如果一只獾遇到另一只獾
2017-12-29 09:16:44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0评论
龚房芳  
  “如果一只獾遇到另一只獾……”一只獾念道,他的手里拿着的是一本《獾行动指南》。刚好这时候,他遇到了另一只獾。
  “最好对对方微笑。”一只獾又念道,念完,他展开一个笑容给另一只獾。没想到,对方很不高兴地说:“你笑什么?是在嘲笑我吗?哼!”
  一只獾再翻开《獾行动指南》,没有对这种场景的指导。他只好合上书,说:“我没有嘲笑,是在按照书上说的对你微笑。这是微笑,你看好了。”说着,他又笑了一次。
  “哼!我不管你是微笑还是嘲笑,总之我不开心的时候,谁也不能笑。”另一只獾仍然很不友好。
  拿着书的一只獾,我们叫他獾小甲吧,他很热心,听说另一只獾也就是獾小乙不开心,马上把书递了过去:“给,如果你遇到了麻烦,尽管看书好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獾小乙接过书,转身就走了。没走几步,他又停下问:“我把书拿走了,你怎么办?不如,你和我一起看吧?”
  “这是个不错的主意。”獾小甲马上跟了上来,“其实,我看这本书是想知道怎么找个朋友。”
  獾小乙拍拍獾小甲的肩膀说:“我不开心的事,就是自己连个朋友也没有。”
  “那还等什么?我们做朋友吧?”
  “这个主意不错,算是谁的?”
  獾小甲乐了:“算你的,算你的,只要你开心就好。”
  “不,要算我们的!”獾小乙果然很开心。
1.jpg
  其实做朋友可没那么简单,对于新朋友獾小甲和獾小乙来说,他们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不过,好在他们有那本《獾行动指南》。
  完全按照书上说的做,也是很麻烦的。比如这天早上,獾小甲做了面条,还做了炒面,请獾小乙吃。
  他们都清楚地记得,《獾行动指南》上指出“作为朋友,要懂得谦让”。于是,面对自己喜欢的面条,獾小甲还是选择了炒面。同样,獾小乙也把自己喜欢的炒面推给了獾小甲,开始低头吃最不喜欢的面条。
  就这样,他们都痛苦地吃下了自己不爱吃的东西。直到后来有一次獾小乙不小心说漏了嘴,他们才知道白白做出了牺牲。
  哈哈大笑之后,獾小甲说:“看来这本书有的地方需要改一下。”
  “没错,是要改一改。”獾小乙当然同意。
  从此,他们出门的时候就有了两本书,一本是《獾行动指南》,一本是《獾行动指南纠错》——这是他们自己取的名字。
  有的时候,他们做完了一件事才想起去看《獾行动指南》,一看不要紧,竟然和书上的做法不一样。
  比如,他们一起摘瓜,为了搬运省力,獾小甲仰面躺在地上,四脚朝天,獾小乙把摘好的瓜放在獾小甲的肚皮上,獾小甲四肢紧紧抱着两只瓜,獾小乙拉着獾小甲运回去。
  但是书上不是这样说的,书上说:双手抱住瓜,摘下抱着跑回家。
  “哈哈,书上说的一次才搬一只瓜,我们可是一次搬两只哦。”獾小乙得意地笑了,指着书说,“还不如我们聪明呢。”
  獾小甲却算了一笔账:“书上说的是一只獾运一只瓜。咱们是两只獾运两只瓜,结果是一样的啊。”
  “不管怎么说,我们的办法更好,最起码咱们一路上还能像拉车一样说说笑笑吧?”獾小乙坚持认为他们的办法更好。
  “看来,这本书需要补充一下了。”獾小甲认真想了想,同意獾小乙的意见。
  “没错,是要补充。”
  从此,他们又多了一本书,现在一共三本书了,一本是《獾行动指南》,一本是《獾行动指南纠错》,还有一本是《獾行动指南补充》。
  当然,即使是好朋友,也有闹别扭的时候。原因嘛,已经记不清了,但是他们不再说话了,这肯定不是一件好玩的事,天天在一起住着,却互相不搭理,真够难为情的。
2.jpg
  獾小甲偷偷地翻过《獾行动指南》,上面说如果不好意思先开口说话,可以写张字条放在某个地方,等待对方发现。獾小甲写了张字条:“嗨,我们和好吧!”夜里悄悄放在洗脸池上,要知道獾小乙早上总是先去洗脸的。
  谁知獾小乙洗脸前不戴眼镜,根本没发现那张放在白色洗脸池上的白色字条,直到洗完脸,字条也被泡成纸浆和水一起流走了。
  事实上,獾小乙也写了字条,他把字条夹在了獾小甲的馅饼里。但是,獾小甲心情不好,看也没看就把馅饼给吞了下去。
  书上还有别的办法,比如:你可以做出痛苦的样子,对方就会主动问你:“怎么了?”这样,你们的对话就开始了。
  獾小甲吃面的时候,辣酱放多了,他夸张地伸出舌头,使劲用手扇,表示很辣需要安慰。獾小乙果然注意到了,却倒了杯热水递过去,他还以为獾小甲口渴了呢。辣疼了的嘴巴再喝热水,那滋味当然就更糟糕了。獾小甲有些生气,这次尝试又失败了。
  还有,书上说:可以买些鲜花摆放一下,以博得对方的赞叹。只要对方说:“好香的花呀。”你就可以开始接下一句了。
  獾小乙真的买了花,放在餐桌上、茶几上。可是,獾小甲除了不停地打喷嚏以外,再也没有别的反应了。很久以后獾小乙才知道,獾小甲对花粉过敏,自己做了件很蠢的事。
  不用担心,他们最后当然还是和好了,因为长时间憋着会憋坏的,所以,他们就同时伸出手来直接说:“嗨,朋友,我们和好吧?”
  然后,他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接着,他们还拥抱了一会儿,再接着,他们就开始嘻嘻哈哈地聊开了。
  就这么简单?
  是的,就这么简单。很多事情远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复杂。
  刚和好的獾们有很多话要说,他们都抢着说话,谁也听不清对方的话了。最后,只好你说一件事我说一件事。
  “其实,有一天你的牙缝里有菜叶,我想告诉你的,但是你根本不看我一眼,我就赌气没说。”獾小甲回想起这件事,还是忍不住笑了,“那天,你牙缝里带着菜叶一整天,我的心里想笑,又笑不出来,真难受。”
  “哈哈,那是我故意的。你忘了,每天吃完饭我都会漱口、照镜子的,怎么会没发现?我就是想让你提醒我,可我给你制造这么好的机会你都没用上,唉!”獾小乙说着,摇摇头,“不过,你有一条裤子,开了缝,我也忍着没说,那裤缝总是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都受不了啦,就是没好意思说你。”
  獾小甲已经笑倒在地了,他指着獾小乙说:“哈哈哈,你不知道,那也是我故意做的,是和你有一样的目的呀!”
  “你几次穿不了针,我真想把自己的穿针器递给你。”獾小乙说。
  “你找不到眼镜的时候,我真想告诉你就在茶几上。”獾小甲也说。
  他们说了很多,到很晚还没睡觉,所以躲过了一难。
  谁也没有想到,半夜里发洪水了。那巨大的声音由远而近,两只獾还沉浸在和好的喜悦中。
  当危险逼近,他们来不及犹豫,一个说:“往山上去,那里没有水。”一个说:“往山下跑,顺着河走更安全。”
  他们同时说完这些,就各自奔逃了。
  獾小甲按照獾小乙说的,去了山上。
  獾小乙听獾小甲的话,往山下跑。
  到了安全的地方,他们才发现,自己和朋友分开了。
3.jpg
  獾小甲在山上很安全,食物也充足。“獾小乙说得没错,他给我指明了最正确的路。”獾小甲想起朋友就难过,“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
  有吃有喝,也很安全,可是獾小甲却忍受不了孤独。当洪水退去,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回到家看看,然后再去找獾小乙。事实上,有一句话獾小甲一直没来得及告诉獾小乙,那就是——“我的愿望是我们一直不分开”。
  家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样子,獾小甲很难过,更难过的是,朋友不知在何方。他决定去山下找,沿着河一直找。
  獾小甲走在洪水带来的泥沙上,他必须低头小心地躲避着各种障碍物。
  “如果一只獾遇到另一只獾,最好对对方微笑。”有个声音在说。天哪!这不是獾小乙吗?
  他们根本就来不及微笑,直接拥抱在了一起。很久,獾小乙才说:“谢谢你,朋友,你说往山下跑是对的,那里更安全,食物也足够。”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又说,“有一句话我一直没来得及告诉你,这就使我急于回来找到你。那句话就是——我的愿望是我们永远不分开。”
  本来,獾小甲也有同样的话要说的,但是他现在张了张口,却说:“嗨,朋友,我觉得,除了重建家园,我们必须要把《獾行动指南》编写出来。你说呢?”
  “完全同意!这本书的名字应该叫《獾行动指南大全》,我们可能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补充完善它。”獾小乙说着,做出一副发愁的样子,“这可是一项巨大的工程啊!”
选自中国童话新势力系列丛书《如果一只獾遇到另一只獾》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