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猎手
2017-12-25 10:45:03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0评论
麦子
 
  夜幕降临,当青伞像以往那样拎着星网出门时,远远看见一个人朝空镇走来。
  青伞很惊讶。
  空镇从来都没有来过人类。空镇是妖怪们的空镇,来空镇的除了妖怪还是妖怪,没有任何人类知道空镇的入口,他们也不应该知道。可是现在,空镇却来了一个人。
  “你好,我叫鸟橘。”来人站到了青伞的面前。
  青伞没想到他会径直朝自己走来。青伞想变身,变成人类的模样。可是,青伞还没来得及念咒语,来人又说话了:“请问,你能带我去永川河畔吗?”
  青伞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继续呆呆地保持着一条独腿、一只独眼的伞妖模样。
  “我听说,人类那些溜掉的星星都到了那里。”自称鸟橘的男子不过三十岁左右,眼睛亮亮的,青伞觉得好看极了。
  “我的星星趁我不注意溜掉了。”
  “我真的很喜欢它。”
  “我想找到它。”
  鸟橘说着,一句接着一句。
  青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别的星星猎手早就出门了。青伞有些后悔不该反复数那些星筒。
  “是雨雾怪告诉我这个地方,他说也许会有猎手愿意带我去。”鸟橘又说。
  原来是雨雾怪告诉他的啊。青伞有些动心了。每年的十月十日,所有的妖怪都会齐聚空镇,看星星——灿烂无比、明亮无比的星星。雨雾怪也会来。
  “你放的星星真是特别。”每年,雨雾怪都会这样对青伞说。
  青伞不知道自己的星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他觉得自己猎捕到的星星和别的猎手捕的都一样,在打开星筒时它们瞬间飞到空中,然后绽放出五色花火。
  “不过,最特别的星星却会在心里绽放出温暖。”雨雾怪说。青伞只看过或灿烂或暗淡的星星,却从来没看过雨雾怪说的星星。他很想看一看。
  “你愿意带我去吗?”鸟橘看着青伞。青伞望着鸟橘的眼睛。鸟橘的眼睛真像星星,那种清澈无比的星星。青伞想。然后,他拎着星网,朝空镇的南面走去。
  鸟橘跟在他的后面。
  永川河畔已经有许多猎手开始忙碌。他们举着星网,捕捉着源源不断从北面的峡谷涌来的一颗又一颗比春天的晨露更晶莹、更剔透的小星星。
无数的星星恣意地在空中飞舞,有的顺利躲过星网,涌入浩浩汤汤的永川河——那条由无数星星汇聚成的光河。据说它们将逆流至天河,并在那里散发出永恒的微光;而有的却落入猎手们的星网。它们将被装入星筒,然后在猎手们的咒语中,升入空中,绽放。
1.jpg
  “我的那颗星星很特别。”鸟橘看着一颗又一颗涌动而来的星星说。
  “它有柠檬的味道。”鸟橘又说。
  青伞不说话。他全神贯注地看着源源不断涌来的星星。他要从众多的星星中寻找到他所喜欢的。他只捕捉自己喜欢的星星。
  “那颗星星一定是属于哲学家的,它身上有种自由精神呢。”
  “不,它应该属于画家,因为它带有一种灵性之美。”
  “你们都错啦,它一定属于一位诗人,只有诗人的智慧才会孕育这样的星星。”
  一颗璀璨得可以将黑夜彻底驱散的星星飞过来。所有的猎手——藤怪、树妖、岩怪、花精都开始激动,他们均张开了星网。只有青伞没有。
青伞看着鸟橘。
  “不是我的。”鸟橘说,“我的那颗是某天突然出现的。我一看到它,就被它灼烧得心口发疼。我想用笔立刻记下它,可碰巧来了一个电话,它就跑掉了。”
青伞点了点头。雨雾怪曾告诉青伞,人类将这些星星叫灵感或火花。因为这些星星,人类才有那么多的创造和发明,比如美丽的绘画、浩瀚的书籍。不过,并不是所有人类都珍惜突然出现在他们生命中的星星,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想牢牢抓住这些星星。所以,每天才会有如此多的星星涌入永川河,才会有专职的星星猎手制作星筒,捕捉星星。
  鸟橘努力地寻找着他的星星,在众多的星星中。
  他找到了。
  好普通。所有的猎手都这么认为,只有青伞默默地看着鸟橘的那颗星星,那颗清亮剔透、毫无杂尘的星星。
  鸟橘没有星网,那颗星星闪躲得又极快,但鸟橘终究还是抓住了它,将它捂在了掌心。
  “它还小呢,不过也许我能使它绽放出璀璨的花火,比你们在十月十日所有星星迸溅出的花火还明丽还美艳的花火。”鸟橘对青伞说。
  鸟橘带着他的星星离开了空镇。
  青伞将捕捉到的星星装入星筒。然后,开始想封印星筒的咒语,好玩的、有趣的,或是俏皮的、捣蛋的。咒语会影响星星绽放时的绚丽程度。可是,尽管青伞努力地想集中注意力,还是忍不住会想:“鸟橘的那颗星星现在怎么样了呢?”
  青伞决定去看看鸟橘。
  妖精二十年,他去时,鸟橘正望着那颗星星发呆。
  妖精二十五年,他去时,鸟橘正认真地琢磨着那颗星星。
  妖精三十二年,他去时,那颗星星在鸟橘的掌心变得又大又亮。
  鸟橘住的地方离空镇很远,青伞却一次又一次地前往,不辞辛劳地一次又一次变成人类的模样,来到那个烟火味极重的城市。他迷恋上了那颗星星,那颗看上去平平凡凡却逐渐光洁剔透、散发出青草味儿的星星。
  “你的星星很漂亮。”青伞忍不住对鸟橘说。
  “是的,但是还不够。”鸟橘说。鸟橘继续用心地打磨他的星星——行走时,吃饭时,睡觉时,旅行时……
  青伞一次次地去,去看鸟橘不辞辛劳,高兴地、忧伤地、快乐地、悲哀地雕琢着他的星星,使它逐渐熠熠生辉,直至光芒万丈。
  “你喜欢它?”鸟橘问。
  青伞点了点头。
  “你想捕猎它?”
  青伞不说话。
  “你会如愿的。”鸟橘微微笑道。
  但是,当青伞最后一次去看鸟橘时,那颗星星却不见了,消失了。
  “它已绽放在了我的笔下。”已进入垂暮之年的鸟橘说道。
  他送了一本薄薄的书给青伞。
  青伞将书轻轻打开,却又急急合上。他竭力想让自己平静,但他那颗藏在伞柄里的心仍剧烈地跳个不停。
  那年的十月十日,当所有的妖怪聚集在空镇,当猎手们依次揭开星筒的封印,在咒语中放飞各自捕捉到的星星,看它们绽放出一朵比一朵更灿烂的花火、极美极艳的花火后,青伞没有拿出星筒——他拿出了那本书。
  青伞将书缓缓打开。
  所有的妖怪都以自己的方式看向那本书。
  书页在风中发出“沙——沙——沙”的声音,一个又一个字符在他们的唇间滑动,继而跳跃出、变幻出一行又一行的诗句,然后那些诗句轻轻地、慢慢地、悄悄地渗入他们的心底,在他们内心的某个角落里噼里啪啦地开始燃放,继而又飞升出一朵又一朵带着清香味的七色花火。那些花火让妖怪们眩晕、幸福,感到温暖——雨雾怪所说的那种温暖。
  “今年,青伞捕猎到的星星很特别。”妖怪们说。
  青伞不说话。因为只有他知道,鸟橘才是真正捕猎到这颗星星的人。
选自中国童话新势力系列丛书之《星星猎手》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