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留的作业,让全班人都沉默了
2017-12-07 10:52:39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0评论
  上一个班会课,老师给我们布置了一个社会小调查,没想到引起了轩然大波。在此之前,我从没对它进行过观察。做完调查之后,我久久不能平静,于是发了消息给何小猫。毕竟,她也是我的邻居,我们俩的生活环境也是基本一样的。
  “何小猫,你的报告做完了吗?”
  “还在贴图片,你呢?”
  “刚刚结束。”我说,“在这个小区住了这么久,现在我觉得自己一直活在真空里呀。”
  “我也是!”何小猫激动地说,“不过,我和你分到的小组不一样,调查的区域也是不同的。”
  “我调查的是草神庙那一带,你呢?”
  “水月湾,嗯,就是丁不二她们家附近。”
  水月湾对我来说是个陌生的名字。
1.jpg
  “我们是严格按程序来的,记录了那里的环境、车辆,也采访了行人。”何小猫说,“丁不二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怎么呢?”
  “首先,我们根本进不到小区里面,幸亏班长聪明,出示了她在报纸实习的小记者证,保安才放行。其次,丁不二住的那个小区就像一个热带花园,长着好多我见都没见过的植物,有一个小温室,班长说里面居然种着鸡蛋花和蝴蝶兰。对了,还有一个游泳池!”
  “哇!”
  “不过,水是干的。毕竟我们这里冬天还是很冷的,根本没法游泳,那就是个摆设。”何小猫发出“啧啧”声,“水月湾没有我们小区热闹,几乎没有什么人在路上走,建筑也稀稀拉拉的。接着,我们进入了车库——”
 
  “什么?”
  “养鸡场见过吗?”何小猫继续说道,“就是那样的,每个车都停在划好的位置上,就像母鸡趴在窝里孵蛋似的。班长速写了它们的样子和标志,奇形怪状的外国车最多,我现在就在贴这个图片呢。”
  我们这个老小区也有不少车辆,但都是挤挤挨挨地停在楼与楼之间,稍微回来晚点就没位子了。
  “行人对老师的问题怎么回答呢?”
  “别提了,”何小猫说,“他们都是开车出入。偶尔逮到一两个人,也不愿意回答问题,似乎很注重保护隐私呢。只有一个人回答了收入状况,那个数字差点把我吓瘫在地。对了,也是这个人告诉我们,他刚刚去南极看过企鹅,打算到澳洲去跨年,因为那里是夏季,而且墨尔本有个咖啡店和他妻子的名字一模一样。好了,我说得差不多了,你那边呢?”
2.jpg
  我一时语塞,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对着电话那头说道:“虽然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很久,但我一次都没有去过草神庙。如果不是老师布置这个调查,我可能永远也不会去的,虽然只要坐几站公交就能到。”
  “我也没去过。”何小猫好奇地问我,“快点讲讲,那里也有鸡蛋花吗?”
  “只有狗尾巴草,长在屋瓦的缝隙里,所以要注意修补,以防瓦片掉下来。”我说,“我去的那天正好下雨,大人和孩子都在忙着搜罗家里所有的容器,脸盆、茶杯……都用来接水,不然漏到屋里淹起来,被子和家具都要遭殃。他们说,以前就有过,晒了好几天被子都发潮,天气一冷都变硬了,没法睡觉。”
  “啊——”我仿佛能看见何小猫惊讶地张开了嘴巴,“这个年头还有瓦房啊?”
  “怎么没有?”我说,“那里面大白天都黑乎乎,我走进去,一个老婆婆无声无息地坐在那儿,吓得我差点尖叫起来,以为见了鬼。”
  “我的天!”
  “结果老婆婆颤巍巍地跟我说,白天不能开灯,省个电费。她女儿是送外卖的,前两天才被客户投诉没按时送到,罚了钱,可心疼了。真不是故意晚了的,实在是接连下雨,路又滑,摔了个大跟头——幸好没有骨折,不然都不够看病的,外孙女也要没人管了。”
  “孩子爸爸呢?”
  “看生了个女孩就跑得没影子了。老婆婆说,跑了也好,留在这每天赌博喝酒,更糟心。”我对何小猫说,“你想想,同样是女孩子,我们的父母就不会这样。”
  “绝对不会。”何小猫说,“而且我们都会接受很好的教育。”
 
  我和何小猫所住的小区以前是属于学校的,虽然又老又旧,也没有鸡蛋花和游泳池,但邻居彼此都认识。我小时候经常到爸妈同事家蹭饭,父母也给他们送去过自家腌的咸鱼咸肉,喊我端去过刚煮好的赤豆元宵和桂花糖芋苗。
  “草神庙有一半的房子上面都写着白色的‘拆’,但实际上还有人住在里面。那里不存在什么小区,一边是高楼大厦,一边就是低矮的平房,门口垃圾也堆积如山。我问路人为什么不及时清理,他们说很多垃圾是收来卖的,值钱呢,不能扔。对了,还有那种生锈、布满青苔的水龙头,你很久没见过了吧,我在那就见到了。想要洗个手,拧都拧不开……”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