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天空
2017-11-28 13:52:23    《中国少年文摘》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0评论
1  
 
  五年级一开学,我就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当和尚去。当然了,我说的不是一般的和尚,是武僧。
 
  那时,电影《少林寺》正风靡一时,武打明星李连杰的高超武功让我们男生如醉如痴,心驰神往。课上课下,我们满口的太极拳、八卦掌、金钟罩、铁布衫、气沉丹田等武林行话。上学放学,我们总是舞拳踢腿,一路嗨嗨呀呀吼个不停。除此之外,每天晚饭后,我们还在打麦场上无师自通地练蛤蟆跳、翻筋斗、鲤鱼打挺……每每练到腰酸背痛,两条腿灌了铅一样不听使唤,直到让爸爸妈妈拧着耳朵拎回去。然而,大家兴致不减,第二天接着练。不仅如此,那段时间,我们男生一见面,都要抱拳拱手,口称“在下”,言必“仁兄”“贤弟”,似乎人人都是侠肝义胆的绿林好汉。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想到了去少林寺。我想男子汉大丈夫要做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整天闷在学校里多没出息。
 
  我迫不及待地向全家公布了这一重大消息。让我始料未及的是,我的远大理想首先遭到了来自爸爸的当头一棒:“我看你是皮痒痒想挨揍了是不是?你给我老老实实读书!”
 
  出师不利,碰了一鼻子灰。哼,这点儿打击算什么?不当和尚也罢。留在家里也一样可以练成武功,一样可以做出惊天动地的大事。
 
 
  2  
 
 
  我决定继续习武。
 
  可一个人练没意思,似乎收效也不大,最好能找个伴。我去叫葛涛。果然,这小子一听高兴得一跳三尺高。我们一起琢磨怎么个练法,最后一致认定,按照过去的练法肯定啥都练不出来,要改一改练武方式。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跟着师父练,可是在我们知道的范围内好像没有谁是会武术的。葛涛突然想起了一本名字叫《武林》的杂志,他老爸的办公室里订了好多杂志,其中就包括那本专门讲武术的《武林》。我们当场拍板决定拜《武林》为“师”。
 
  然后是选定要练的兵器。葛涛主张先练棍,我坚持先学剑术,于是我们决定用“石头、剪刀、布”来裁决先练哪一样兵器,谁赢了听谁的。最后,我赢了。
 
  于是我们就一起练剑术。我们用木板削出两把剑。然后用香烟壳子里面的一层锡纸给宝剑镀上银,再找两段红绸带束在剑尾上。宝剑做成了,我和葛涛意气风发地开始操练。我们一边把剑舞得呼呼响,嘴里一边不停地叫着从书上学来的武术动作,什么“白鹤亮翅”“仙人指路”“童子拜佛”……反正能叫得出名的动作我们都练了一遍。这样练了几天,我俩觉得浑身都是功夫,就想找件大事做做。
 
  我们决定先桃园结义,然后除暴安良,干一番大事业。我们两个人选了一个星期六的上午,在我家的玉米地里举行了兄弟结拜仪式。
 
结拜后,我们决定首先要铲除村里的“邪恶势力”,一来算是为民除害,二来,我们觉得自己练武这么长时间了,应该好好验证一下。
 
  3  
 
  第一个打击的对象也很快确定了。当然是王双子。他药死了我朝夕相处的好伙伴阿黄。
 
  王双子没考上高中,又好吃懒做,游手好闲,慢慢变成了一个“二流子”。加上这家伙身强力壮,满脸横肉,简直成了村里无人敢惹的霸王。
 
  我和葛涛从内心深处升起一股行侠仗义的豪气。
 
  我们埋伏在离村子大约有一里远的磨坊后面。这是从镇上到村里的必经之地。王双子一早骑车去逛街,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们在这里等了三个钟点,就在我们耐不住心焦准备放弃这次除暴安良行动的时候,王双子终于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我和葛涛一下激动起来,从磨坊背后蹿出来,一前一后挥舞着宝剑,拦住了王双子的去路。
 
  王双子先是吃了一惊,可是,等看清是我们,这小子瞪起了眼睛:“快滚开,小心我揍扁了你们。”这坏家伙似乎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哼,一定要给这小子一点儿颜色瞧瞧,让他知道知道我们练武人的厉害!我和葛涛举着宝剑迎了上去。
 
  “王双子,你作恶多端,我们今天要替天行道,教训教训你这个恶人。”葛涛抢先喊道。
 
  王双子听了哈哈大笑:“我今天真倒要看看你们两个小东西怎么替天行道。”这小子立好车子,挽起袖子,向我和葛涛走来。
 
  我腿肚子有些发软,葛涛显然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我看到他拿着宝剑的手有些哆嗦。练武多日,用在一时。不能在葛涛面前露怯。我手握宝剑迎了上去。
 
  “王双子,你的末日到了。我要替我家阿黄报仇。看招!”
 
  我拉了一个“白鹤亮翅”的架势,挥剑准备和王双子战个你死我活。
 
  千钧一发之际,我拿定了主意。我准备使出武当剑派中“仙人指路”的绝招,一交手就给王双子个下马威。这么想着,我就觉得有一股豪气从脚底袅袅升起。我甚至已经看到了王双子被我打倒在地的狼狈相。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实在让人丧气。还没等我使出那个十拿九稳的招数,扑通一声,我就莫名其妙地摔了一个狗吃屎。还没等我爬起来,紧接着,屁股上又重重地挨了一脚。
 
  紧跟在我身后冲上去的葛涛自然也败了。他的情况比我更惨:门牙掉了一颗,眼窝青了足足有一个星期。
 
我真是不服气。王双子简直是小人一个,胜之不武。我刚刚把“白鹤亮翅”的架势拉好,没想到,眨眼间这小子大巴掌就抡过来了,你说气人不气人?也不知这小子使的是什么怪招数,反正转眼间我和葛涛就先后趴下了。
 
  显而易见,我们的这次行侠仗义行动宣告彻底失败了。
 
 
  4  
 
 
  这次惨败,让我和葛涛沮丧得要死。练了那么长时间的武功,一交手就被打得落花流水,这件事实在令人难以接受。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我们从《武林》上学到的其实只是一点儿花架子。而要改变这种情况,就必须找到一位真正的师父,一位能够亲自传授我们武功的高手。可是找谁呢?思来想去,我们决定还是要到少林寺去。
 
  有了上次的教训,我们决定这次行动一定要隐秘,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投奔少林寺,学成武功再回来,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
 
  可是,我们的路费该怎么办呢?就凭着我们俩花拳绣腿的这几下子,打把式卖艺肯定是没人看的。到车站搬运货物卖苦力倒是来钱很快,可我们没有那把笨力气。何况真要那样做,就必须旷课,那样我们的计划自然就暴露了。
 
  这样琢磨来考虑去,最后决定只能暂时降低一下我们“侠客”的高贵身份,动用最原始简单的方法——摘车前草、捉“天牛”、搜集废铁烂铜……总之,一切可以用来换钱的东西都可以拿来用。
 
  那段时间,我和葛涛就像两只野猫,眼放绿光,一放学就满沟渠乱钻,垃圾堆里乱掘。
 
  我们鬼头鬼脑地整天翻呀找的,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多月,终于攒到了三百块钱。最后一次数完钱,我对葛涛说,够了。葛涛眼里立即放出光来。
 
  我们兴致勃勃地踏上了开往西安的火车,准备在那里换车前往河南登封市。
 
  我们一路欢歌笑语到达了西安。然而,下车时,我们却傻眼了。葛涛的爸爸瞪着牛样的眼睛立在站台上,一旁佝偻着我那脸膛黝黑的父亲。
 
  计划的败露全怪葛涛。这小子总是婆婆妈妈,他给家里留了一张字条,说他到少林寺去练武术,不学出个人样决不回来见人。就这样,他爸看到字条后坐飞机撵到了西安。
 
  到少林寺出家不成,我和葛涛又老老实实地回到了学校。老师说,好好复习,你们都会考进重点中学。我苦着脸答应了老师的要求。我的人生理想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改变了。
 
  半年后,老师的话应验了,我考进了重点中学。功课一天比一天紧张起来,我和葛涛更是没有时间切磋武功了。
 
  少林寺从此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摘自《自己的天空》(北京燕山出版社)
 
蓝叨叨 编辑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