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轨上的婴儿
2017-11-21 10:23:05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0评论
汤汤
 
  天气预报说要下雨,但是太阳都快落山了,天还是晴着的。
  我背着书包,心里明白应该回家,可是我的脚步,却完全往相反的方向去。
  “嘀咕啦,嘀——咕——啦——”那么飘渺又那么遥远的声音,是谁在唱?
  横穿一条马路,五分钟,直走一条马路,二十分钟,眼前便是大片大片杂草丛生的庄稼地。好像有谁在呼唤——“七七,往这边走,往这边走!”最后,我莫名其妙地走上一段火车道,车轨擦着小小县城的边缘,蜿蜒而去,往前看,没有头,往后看,没有尾。
  车七七,你为什么来这里?我问自己。
  不知道,嗯,真不知道。我摇摇头,又拍拍脑袋。
  我知道的是,很久以前,这长长的铁轨,是有长长的火车呼啸而过的。那时,我被爸爸牵着手,远远地看,高高地跳,大声地叫:“火车!火车!”
  如今它已废弃多年,那么寂寞的样子,它还记得从它身上奔跑的最后一列火车的模样吗?厚厚的铁锈,用脚尖拨一拨,就碎碎地剥落,纷纷落进青草丛里。
  这么多的草啊,在夏天的尾巴里,依旧深深浅浅地绿着,高高低低地站着,和锈迹斑斑的铁轨一起,绵延不绝。铁轨的颜色是棕色、褐色、还是黑色呢,我说不清楚。它在绵延的碧草里,一会儿露着,一会儿藏着,有趣而神秘。黑色的枕木,是潮湿的,有的长着木耳,有的依着青苔,枕木间,开着蓝的、白的、紫的小花。多好的一处地方!离城市一步之遥而已,却是那么静谧和自由,仿佛另外一个世界。
  车七七,今天怎么突然想到来这里呢?
  我踏着枕木摇摇摆摆行走,脚底下“吱——吱——”响着,浓烈的青草气味冲进我脆弱的鼻子,被打搅了的蚱蜢没头没脑地上下跳跃,很多年不亮的路灯,挺着笔直的、黑色的、瘦瘦而高高的身体。此刻,太阳的光芒,柔软、妩媚,沐浴着青草、铁轨、路灯和每一朵小小的花,像一大杯草莓圣代那样令人愉悦,我差不多要沉醉了!如果我是诗人,我会脱口而出:“美啊,废弃的铁轨——”因为我不是诗人,所以后面一句就没念下去。
  我瞬间喜欢上了这里。我承认,我是一个很容易喜欢上某样东西的人。在这生了锈的,会“吱吱”叫的,早被大家遗忘了的铁轨上,走一走,鞋子粘上青草汁儿,走一走,头发上别一朵小花儿,或者张开双臂,像一个大字,躺在草里,让蚱蜢跳到我的胸脯上,多惬意呀。
  可是我为什么会到了这里?
  算了,不去想了。来了就来了吧,妈妈老说很多事情是上天注定,我来这里,也许正是上天的安排。所以,不要老问自己为什么啦,世界上不是每一个为什么都需要搞清楚的!
  有时候糊涂一点,快乐反而多一些。
 
  “咕啊——咕啊——”
  是什么声音?多像婴儿的哭泣。可是这荒郊野外哪里来的婴儿呢。一定是听错了,不理它,我得回家了。回家晚了,妈妈杏仁一样突着的眼睛怪让人不舒服的,对,快跑回家。
  “哇哇——哇哇——哇——”
  分明就是婴儿的哭声,哭得那么响亮和缠人。就在前面,铁轨上,草丛里,一阵紧似一阵。
  我莫名觉得有些害怕,拔起腿要跑,脊背上,丝丝丝地发凉,我可不想遇到什么麻烦。太阳醉了的圆脸终于沉下了,仿佛能听到“嗵”一声响,风什么时候变大了?
  “哇——哇——哇——”一声比一声响,一声比一声凄厉,它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脚步。我的步子迈不开了,回头,转身,我捂着胸口,弓着腰,踩着杂草和枕木,循着声音走去。
  果然有个小小的孩子!她在一盏路灯下。是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吗?被裹在一个蓝印花布的襁褓里,只露出一张粉嫩的脸,我注意到她小巧的鼻翼上有一颗小小的、圆圆的黑痣。
  一只黑斑翅膀灰肚子的蚱蜢“噌”地跳到那张粉嘟嘟的脸蛋上。
  “快跳开!”我情不自禁地喊出声,这一喊,那孩子不哭了。
  而且她对我笑起来,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瞅着我,很深的双眼皮,很密的睫毛!
“咯咯咯——”
  我不由得蹲下身,望着她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是谁把你扔这里的?你是被抛弃的吗?”她当然不会回答我,可是她冲我笑得奶油蛋糕一样香甜。
  那准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笑脸,准是世界上最动听的笑声。我伸出手,把她从地上抱起来,嗨哟,这么沉啊。
  “你这个小胖妞!”没有理由地我觉得她是个女孩子,“你可以做我的妹妹哦。”
她的笑声从“咯咯咯”变成“嘎嘎嘎”了,大大地张着嘴巴,翘翘的小鼻子一耸一耸。我忍不住亲她一口,“哈哈哈——”,她笑得更加响亮。
  这么小的孩子,就能这样笑啊。我舅妈的小贝贝完全不是这样的,成天像只小狗崽那样吃了睡,睡了吃,眼睛都很少睁开。
  抱着她没有两分钟,我的手臂便又酸又麻,小小的孩子怎么有这么重呢,反正实在是抱不动了。我喘着气弯下腰轻轻地把襁褓放在草上,与此同时我想到了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这不是一件东西,而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呢。我这样把她直接抱到爸爸妈妈面前,他们会不会当场晕倒?而且,养个小孩是很麻烦的事情。
  算了,算了,她哭得那么响,总有人会把她抱走的。
  “哇哇哇——”孩子一阵狂哭。
  或者打个电话给110,警察叔叔会来解决的。
  “哇哇哇——”哭得人心里真难受。
  要不然,赶紧跑回家,和爸爸妈妈商量一下,听听她们的主意,小孩子总得尊重大人的意见吧。
  “呜呜呜——”哭声小了下去。真奇怪,这小孩好像知道我心里在想的任何事情。蹲下身,我对她说:“你等着,我跑回家叫爸爸妈妈来。”一只长脚的花背蚊子盘旋着,停到她的嫩脸蛋上,不好,那无耻的长针马上就要扎进皮肤里,我赶紧用手掌扇过去,它才不情愿地飞到了一边。但是更多的蚊子“嗡嗡嗡”地过来了,气势汹汹。
  我解下胸前的红领巾,严严实实地遮住她的脸。
  然后,我甩开步子往家的方向飞奔。
 
— 未完待续 —
 
本文内容节选自《来自鬼庄园的九九》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