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与花期
2017-11-02 13:42:00    《儿童文学》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0评论
文 /湘   女
  我喜欢守候花期,守候那粲然绽放的惊喜。
  有幸生活在昆明这样一座“天气常如二三月,花枝不断四时春”的城市,对季节时令春夏秋冬的感觉就完全取决于花开花落。不用在意什么季节,只管守候着,守候着,很突然地,山间田野,冬樱花红了,报春花黄了,杜鹃花铺天盖地,山茶花就像一群羞涩的山姑娘,袅袅婷婷走来……玉兰、月季、玫瑰、茉莉、栀子、水仙、蔷薇、丁香、百合、紫薇、合欢、含笑、三角梅、太阳花……纷至沓来,争相竞放。
  岁月就在这美的交融与花的轮回中,悄然变幻、远去,留下了无尽的记忆。
  曾在冰心先生的文中读到过这样的话:“这一路旅途的困顿曲折,心绪的恶劣悲愤,就不能细说了。记得到达昆明旅店的那夜,我们都累得抬不起头来,我怀抱的不过八个月的小女儿吴青忽然咯咯地拍掌笑了起来,我们才抬起倦眼惊喜地看到那边圆桌上摆的那一大盆猩红的杜鹃花……”(摘自冰心《我的老伴吴文藻》)
  那是1938年的9月,昆明以一盆开得忘了季节的杜鹃花,给予了冰心先生温馨的慰藉,使她在国破心碎的时候看到了光明。此后的两年时光,先生与花为伴:“昆明那一片蔚蓝的天,春秋的太阳,光煦地晒在脸上,使人感到故都的温暖。近日楼一带很像前门,闹哄哄的人来人往。近日楼前就是花市,早晨带一两块钱出去,随便你挑,茶花、杜鹃、菊花……还有许多不知名的热带的鲜艳的花,抱一大捆回来,可以把几间屋子都摆满……”(摘自冰心《摆龙门阵》)
  曾在一个温暖的冬日,守候着黑龙潭的那株唐梅。那嶙峋的树干,清癯的枝条,如一矍铄老人,历经千载风云,依旧洒脱淡定,一旦触到春意,便于孤傲中呈现红蕾点点,晓风拂过,哗然笑开。旁边一株六百多年早桃红茶花,似得神谕,心有灵犀,须臾,便也托出满树桃红大花,遥相呼应。
  还记得那年昆明初春一场莫名冻雨,滴水成冰,随处可见受冻花木,瑟缩委顿。痛惜之余,直叹今年花期难候。岂料几缕和风,几许阳光,那冻伤之上,突然就姹紫嫣红花光耀眼,所有的花儿竟都如约而至,不负花期。
  记忆最深的莫过于昆明安宁关庄古寺的那株“九心十八瓣”老茶,四百余岁,岁岁花开。古寺下是一所村小学,孩子们总是聚在树下,守候花期。盼到花开,便雀跃着掰了花枝,一束束扎好,宝贝样捧到集市上卖。一棵老树的花,供了一所小学全年的费用。花心童心,相辅相依,便将这世间所有的美好,都凝聚在其中了。
  可知人生也如四季,每一个季节都饱含春意。春的希望不会因季节变换而凋零,季候的更替不能阻挡对美的追寻。守候自己,静待花期,一俟春来,便要花开,一旦花开,就是花季!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