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进垃圾桶的信
2017-10-27 09:27:00    《中国少年文摘》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0评论
文:龚房芳
 
1        
  赵小进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捡垃圾的,具体日期真的记不起来了。
  反正是有一次他经过某个垃圾桶时,看到一位老奶奶从里面掏出一些东西,其中竟然有一本书,书的封面一闪,让赵小进眼前一亮。
  结果就是,他花了一块钱买下了这本书,这已经是他掏光了所有的衣兜所得的。那位老奶奶絮絮叨叨的,说什么“如果卖到废品站肯定不是这个价,最少还要多一倍”。
  那书是他朝思暮想的,而且是现在买不到的,所以,他有足够的理由高兴好一阵子。仔细地清理干净,包了书皮——这下,谁也不会想到这本书来自垃圾桶了。
  也就是从那天起,赵小进开始关注垃圾桶了。每当路过垃圾桶时,他的脚步就慢了下来。他不好意思像拾荒者那样去深扒,只能看看表面。如果刚好有一本书的模样映入眼帘,他的心会瞬间加快跳动的速度,像做贼一般,快速伸出手去,再快速缩回,手里已经多了一本书。
  “唉!”事情往往是以叹气而告终的,因为他拿出来的多数是街上派发的类似书的大小册子,他失望地又扔进垃圾桶。
  当然,收获也是有的,他又捡到过一本不错的书,用赵小进的话说,是“淘来的宝”。这几个字,充满了自豪,不偷不抢不花钱,凭劳动所得。但是赵小进不会把全市的垃圾桶都去翻个遍,他的“工作”范围仅锁定在学校附近自己每天往返的两个车站旁边的垃圾桶。
 
2        
  有一次,赵小进竟然捡到了一封信。
  信封是粉色的,封口很严实,却没有一个字。凭手感就能知道,里面的信纸有好几张呢。
  赵小进对于没淘到书却淘到了信这件事,一开始是不在意的。他随手放进了塑料袋,回到家才又拿出来。
  要不要撕开信封?赵小进犹豫了很久,作业都写完了,他还是不知道该不该看信。“私拆别人的信件不太好吧?”他自语道。
  “好吧,让天意来决定。”赵小进定了个规则:往上扔信封,等落地的时候,正面朝上就拆开,背面的话,就算了。所谓背面,就是有印刷厂名字的那面。
  最后,信封被拆开了!
  是女生的字体,秀气,内容却满是对某个男生的控诉。这个男生,用了一个英文字母做代码:Z。
  看起来这个“最末位的字母男生”是个不太讨喜的家伙,女生说:“你吧,除了帅一点儿,也没有什么优点了吧?可帅能当饭吃吗?好吧,也许你还有一点点优势,就是你的幽默,你一开口,同学们十有八九会被你逗乐,所以你的人缘还算不错。要是你的成绩能好那么一点点,或许还值得本人关注一下下,可惜哦……”
  赵小进看着就乐了,心想这个男生跟自己还挺像的。要说赵小进,在学校里虽然算不上校草,可在班级里那可是班草一级的人物。
  “我的成绩要是能再进步些,老师会更满意,同学们会更喜欢我的吧?”赵小进将那个Z和自己对照起来。
  至于幽默嘛,赵小进很自信,他走到哪里,就把笑声带到哪里。那些平时不好意思跟他说话的女生都会在他讲笑话时围过来,看向他,让他很有成就感。
  比如赵小进扒拉垃圾桶这件事,也不是没被同学撞见过,有人想要笑他,他却总能用几句简单幽默的话就化解开了,一点儿都不失体面。“纯属个人爱好,只是有些特别的爱好。”他这样做最后的总结。
 
3        
  此信第二段主要内容是:
  “你的五官端正,如果从小就注意用眼卫生,怎么会戴上近视眼镜呢?我想象过你不戴眼镜的样子,一定会让大眼睛更明亮的。不过,你也别得意,我只是说说而已。还有,你的嘴巴挺好看,如果吃东西的时候不发出那么响的声音,就……”
  赵小进边看边笑,这个女生,真是有意思,人家这些习惯关你什么事?不过,他马上想到自己,扶了扶眼镜。确实,如果不是有坏习惯,他真的不用戴眼镜。
  赵小进对自己说:“不管怎样,以后这近视程度不能再加深了,必须注意。”吃东西嘴巴发出响声? “哎呀,我吃饭时嘴巴是很响的,妈妈说了很多次了,可是我改不了。”他想起有时候会带上盒饭在学校用餐,当着同学的面“吧唧吧唧”真是太难为情了,再说自己长大后会有和更多的人在一起吃饭的机会,这毛病必须改!
  “Z帅哥,你别得意啊,虽然很多人经常夸赞你,可你的毛病还是不少的,比如抖腿!你知道吗?抖腿虽然是大多数人会犯的毛病,可对你来说,这都不是理由。为了你的形象着想,还是别抖了吧。再说你考虑旁边的人的感受了吗?你一抖,大家都跟着抖,整个教室都好像在抖呢。”这是信的第三段。
  赵小进又乐了,这个女生一天到晚都在注意人家Z吧?还挺用心的呢。
  信里说得对,大多数人都有这个毛病,赵小进也是大多数里的一员,没错,他也抖腿。上课时,他听着课就不由自主地抖起了腿。即使是站起来回答问题,他也会一条腿做支撑点,另一条腿不停地抖着。
  “看起来这个毛病……”赵小进嘀咕着,腿又开始抖了,他猛地一巴掌拍下去,拍得自己倒吸口凉气,“哎呀呀呀……”

4        
  这信越往后看,赵小进越想笑,但是每次笑完了,就觉得是在说自己的缺点,比如上课做小动作;爱接老师的话头;不等同学发言完毕就抢着举手,甚至站起来直接说话;还有忘记做值日……
  “天哪,这个Z怎么会和我有这么多的相似之处?”赵小进急速地把信翻到最后,可惜没有署名,只是画了个笑脸。
  笑脸?赵小进想起爱画笑脸的同学,男生女生都有。
  仔细想想这封信的意思,好像是一个喜欢Z的女生写的,别看整封信都是看不惯呀,毛病呀,缺点呀,可你那么关注人家说明了什么?嘿嘿!
  赵小进想起这封信出现的垃圾桶,就在自己放学要乘车的那个车站旁边。他想起曾经指出过他缺点的女班长,不过赵小进当时根本不在意这些小毛病。
  “该不会是谁特意写给我的吧?还扔进了我会‘光顾’的垃圾桶。”赵小进的联想之门大开,女班长?同桌李子蕊?左前方的赵欣月?右后方的朱萌萌?左边隔一个桌的夏木子?
  赵小进想得脑袋疼,也没发现可疑人物。最后他决定不猜了,也不管这信是写给谁的,反正里面的Z和自己有同样的毛病。毛病不大,改了最好,为了自己的好形象。
  “改!”赵小进在临睡前下定决心。
  不过,“淘宝贝”的习惯明天还得继续。
 
摘自《儿童文学》(2017.6) 
李木木 编辑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