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银河
2017-09-11 09:38:59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0评论

                                文/彭雨  


    我在梦游。
    有的时候,你能清楚地知道自己在梦游。
    我低下头,看到脚上穿着妈妈新买回来的绑着浅红色绸缎带子的高级红皮鞋。穿着这么漂亮的红皮鞋,应该去哪里玩呢?
    “去学校吧。”学校的天文社里有台天文望远镜,说不定能看到银河。
    我一抬脚,身子轻飘飘地飞到了树尖。不一会儿,就看见天文社耸得高高的白色塔楼。
    我停在二楼的阳台。一只戴着眼镜的花猫立在天文望远镜前,看得正入神。
    “你好。”我轻声说。
    “你好。”花猫转过头,“不好意思,我正在看泰吉,他总是落队。”
    “泰吉是……”
    “池塘家的小萤火虫呀,今天轮到他们家组银河了。”
    “组银河?”我有些吃惊。
    “今天可是夏日银河的最终日呢。”花猫拉着我走到天文望远镜前。
    “真美啊!”深蓝色的天空中蜿蜒着奶白色的星带,亮闪闪地通向天的尽头。
    “可是萤火虫和银河有什么关系呢?银河是星星组成的呀。” 我疑惑地看着花猫。
    花猫瞪大了眼睛:“你们总是乱讲!银河可是萤火虫们攒了一个夏天的阳光,拼命组成的亮光,这可是很辛苦的工作呢!”
    花猫带着我飞出窗外,夏日的晚风温柔地亲吻着我的面颊,白色的连衣裙被吹成了一朵灯笼花。
    我看到一只小小的萤火虫提着一盏比他身子大了许多的纸灯笼,费力地向前飞行。
    “泰吉,今年的光攒得真多呀。”花猫说。
    “是啊,可以一直飞到葫芦海呢。”泰吉晃着小小的身子,骄傲地说。
    “呀,那鲤鱼大娘得开心了,她可从没见过银河呢。”花猫畅快地舒了口气。
    “我先走啦。”泰吉笑着向我们挥挥手,“夏天要结束了。”
    “我们在这儿等泰吉回来吧。”我被风吹得有点儿累,气喘吁吁地坐在树尖上,马尾松的叶子刮过我的小腿。
    “泰吉可不会回来了。”花猫看向远方,“夏天最后的银河可是跟着夏天一起离开的呢。”
    银河拖着长长的尾巴,缓慢地向前流淌,一点儿一点儿消失在紫色的天边。
    “走吧。”花猫摘下眼镜,向着远远的天边鞠了一个躬,“夏天结束了呢。”
    有的时候,你能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在梦游。
    我踏着听不见声音的步子打开房门,小心地换下红皮鞋,把它们放到高高的柜子上。
    空气里悄悄染上桂花香。
    “醒着的人可是看不到夏日的银河呢。”耳边有花猫的声音在轻声说。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