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和鹿
2017-09-11 09:32:08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0评论

                             文/乌热尔图


     有个老人和孩子,走在树林里。老人走起路来身子有点发颤,但脚步很稳。
    “老爷爷,你行吗?”孩子问。老人点点头。小路转弯了。老人在一棵松树旁停住脚步,伸手抚摸树干。
    “又看见你了……”老人声音沙哑。
    “老爷爷,你和谁说话?”跟在老人身后的孩子问。
    “和我的朋友。”
    “哦,你在和松树说话。”
    “嗯,它还没死,就是说,它还没被人伐倒。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它只有碗口那么细。”
    “老爷爷,你多大岁数了?”
    “八十一啦!”老人咳了一声,继续朝前走。
    两人来到河岸。老人停住脚步,站在那里。这里是一块难得的空地。“孩子,就在这儿,还是老地方。现在升火,熬茶吧。”
    孩子像只松鼠弯腰钻进帐篷,拎出一张犴皮,铺在地上,随后,又取来水壶、猎刀、小斧,还有毛毯和一些吃的,摆在长满青苔的地上。老人拎起水壶来到河岸旁,弯腰把水壶灌满了水。
    “老朋友,你还是这么清,清得能让人看见你的鱼,鱼可是你的宝贝。”老人蹲在河边,把一只手伸进水中。 
    “哗啦!”孩子抱来一搂干枝扔在地上。
    “嘘——你轻点,这不是在家。你看,这里多静。”
    两人坐在火堆旁。晚饭是从家里带来的,有熟肉、蔬菜、罐头、烤饼。孩子用猎刀割了一小块熟肉,在嘴里嚼着,两只眼睛却在端详被火光映照的老人。
    “老爷爷,你为啥年年都来这儿住几天?村里谁也劝不住。”
    “啊,这个……你知道春天飞来的大雁吗?”
    “我知道。”
    “它们年年飞回来,一次也不错过。它们——生在这儿。”老人加重了语气。
    “我明白了,老爷爷。还有……都说你到这里来,是听山上的野鹿叫唤,是吗?”
    “是。我是来这儿听野鹿的声音,那可是真正的歌呀!”
    “有人说,山上的野鹿救过你的命,是真的吗?”
    “不,不是真的。这里的河、树、鸟儿、鹿,都是我的朋友。它们帮过我,帮我活到现在……吃饭吧。”
    吃过晚饭,老人抬头凝望西山。孩子枕着双手,叉开两条腿,躺在淡绿色的青苔上。
    “太阳落得多慢,她不愿离开我们。她大吗?”老人问。
    “又大又红,像火球。”孩子坐了起来,“老爷爷,你在山上好像啥都能看见,可在村里,你出门就让人领。”
    “是这样。你知道,这些小路有不少是我的脚踩出来的。”
    夜悄悄地来了。孩子用毛毯裹住身子,仰脸瞧着老人。老人安稳地坐着,火光把他的面孔映得庄严、神圣。他正在听着什么。
    “老爷爷,你在听啥?”
    “嘘——轻点。我在听歌,小河唱的歌才是真正的歌。”
    “睡吧,老爷爷。”孩子说。
    老人若有所思:“今天是五号吗?”
    “是。你问过四遍了。”
    “明天早上,那头鹿就要在前面的山上叫了。叫得真好听!孩子,你听过吗?”
    “我没听过。”
    “明天早上你能看见它。”老人抬起右手指了指,“它一边叫,一边登上那个山崖。去年……它是六号早上叫的……前年也是。”
    “老爷爷,这么多山,它偏到这儿来吗?”
    “孩子,鹿不像人。它爱上那个山,是不会甩掉的,除非它死了。” 
    “老爷爷,你打过鹿吗?”
    “我……”老人好像突然被谁触到痛处,声音顿时低下去了,“现在,我喜欢鹿,最喜欢它,它没有一点坏心眼。”
    夜深了。孩子蜷缩在皮褥子上,进入了梦乡。这一夜,老人只打了个盹儿。
    黎明来到了。
    老人挺直了腰,坐得端正,静心等待。
    树梢上踏过晨风的脚步,树叶在颤抖——没有野鹿的动静。
    老人心中有些焦急。“明天,明天会来的。”他自言自语。
    这时,孩子醒了,他爬起来,伸个懒腰,望着从山顶的树隙间冉冉升起的火球。
    “老爷爷,鹿叫了吗?我睡得真死。”孩子凑在老人身边,问道。
    “没——有。孩子,它没叫。它——没来。”
    “它会出事吗?”
    “不会的。它是一头老鹿,和我一样。”
    “老爷爷,瞧你多硬实呀!”
    “它也一样。除非它被人打死,被人套死,被人药死。唉——我……我也难说啦!”
    孩子不敢再问了,他知道老人心里难受。太阳带来的是一个闷热的白天,真难熬。老人闷闷不乐地喝了几口酒,躺倒后就一动也没动,像个病人。
    夜晚,老人蒙上毛毯躺在火堆旁。孩子睁大了眼睛瞅着老人,他听到了他的每一声叹息。不知什么时候,他怀着替老人忧愁的心情睡着了。
    离天亮不远的时候,孩子壮着胆爬起来,蹑手蹑脚地钻进帐篷里,取了一件东西,悄悄地走进了林子里。
    天亮了,老人倚着树根坐着。
    “呦——”山上突然传来响亮的声音,好像是野鹿在叫。
    老人猛地站起来,激动得全身都在颤抖。他终于听清第二声鹿鸣。骤然间,他的脸变得阴沉、灰暗,嘴角在痛苦地抽动,身体慢慢地瘫软下去。
    过了一会儿,孩子回到他的身旁:“老爷爷,我听到鹿叫了,真好听。”
    老人扶着树干挣扎着站立起来,睁大那双无神的眼睛,凝望着山峰。过了好一会儿,他转过身来。“把——鹿——哨——给——我。”老人声音颤抖。
    “老爷爷——”孩子伤心地哭了。他把松树根制成的鹿哨递给老人。
    “谁教你的?”
    “是爸爸……”
    老人抬起突然变得沉重的手臂:“是该教给你了。”他一字一字地说。“呦——”悠扬的鹿鸣从鹿哨中迸发出来,向山峰、河谷飘荡。
    “它没来,真的没来。它来的话,能回答我的。没有鹿了,一只也没有了,孩子。”老人下了一个痛苦的结论。
    “孩子,你听着。”老人又一次吹起了鹿哨,“记住:这是老公鹿的声音。这是小公鹿的声音。这是母鹿的声音。”
    老人疲倦地放下鹿哨,他那瘦弱干瘪的胸脯上下起伏。
    “给我一块桦树皮。”他喘气都费劲了。接过桦树皮,他撕了撕,折成三角形的小块,含在嘴里,连续发出清脆娇嫩的声响。
    “记住:这是鹿崽的声音。 这是狍崽的声音。”
     ……
    老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孩子,我真累了。以后……你不会听见……这些声音了。你说……像歌吗?”老人伸出双手,把孩子紧紧地搂在怀里。
    “像歌,真像唱的歌。”
    “比歌好听吗?”
    “好听,比歌还好听。”
    “去吧,孩子。拎点水,我真渴,咱们熬茶……我胸口真闷……快去吧。”
    孩子含着泪,松开老人的手,拎起水壶。
    “你回来!”老人朝他喊。声音又低又哑。
    老人又一次把孩子搂在怀里:“孩子,告诉我,你爱山吗?”
    “爱。”
    “你爱林子吗?”
    “爱。”
    “你爱小河吗?”
    “爱。”
    “你爱山上的鹿吗?”
    “爱。”
    “孩子,你记住,就像爱你的兄弟,就像爱你的母亲那样爱吧。记住……我的话。人永远离不开森林,森林也离不开歌。”
    “老爷爷你哭啦!”
    老人捂着脸痛哭起来,“那头鹿……不愿来和我告别了。”老人低着头,肩膀在抖。
    “准是它——死——了。”
    “你别怨我,老爷爷,我没告诉你,爸爸对我说,那头鹿让人用铁丝套死了。”
    “它——真的死了。”老人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了,“孩子——你去拎水。”
    “你等我,老爷爷。”孩子撒腿朝河边跑去。他刚把水壶浸到河水中,猛地听到身后响起一声喊叫,他大吃一惊,扔下水壶朝回跑。
    老人栽倒在地上,刻满皱纹的脸紧贴着地面,伸直了的双臂,好像搂抱着大地,他的眼角还挂着泪珠……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