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香格里拉看雪
2017-08-30 10:44:39    《中国中学生报》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0评论
○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鲍德温学校十年级 张莺藐
 
  翻过万水千山,只为等第一片雪花飘临。5 月底,还在为期末考试忙得焦头烂额,妈妈突然打来视频问我暑假去云南想去腾冲还是香格里拉。
  去昆明看外公外婆是很早就计划好的,而对于在云南的两周唯一的期待就是能够每天睡到自然醒,下午能一边坐在阳光下看书一边喝鲜榨的果汁,能在微凉的傍晚和外公外婆一起散步, 轻轻松松地度过一天。除此之外的任何行程都好似添加在旅行上的累赘,不只会让我的眉头皱得稍微深一点。
  所以,这个突如其来的选择题成了压死正在期末复习的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我挂了视频之后,躺在折叠沙发床上发呆。没办法反驳妈妈提出的建议,想一想云南不知道去过多少次,然而我却对这两个本该耳熟能详的地名一无所知。只是,在那么一瞬间,忽然想起不知道在哪篇文章里读到的一句话:“去香格里拉看雪。”只是简单的七个字,却让我内心深处的文艺劲儿立马泛了上来,没多想就决定去香格里拉。
  于是,当两周后我从车窗里开始看到连绵的山峦时,我并没有意识到我已经踏上了那片传说中的圣土。想象中的香格里拉永远晴空万里,城市干净圣洁得让人不敢触碰,哪怕是大声说话都会玷污那份只应天上有的宁静。然而,香格里拉总归还是凡人的地盘,那里确实有蓝天白云、有牦牛酥油,但是在那里红灯是没有人看的,用当地人的话来说就是“红灯在天上我在地下,我哪里闯得到红灯”。嗯,仔细想一想也蛮有道理。
  现在回想起来,香格里拉其实是个相当漂亮的城市。就算街道上再拥挤嘈杂,她还是有一种魅力,源自藏族血脉的那种圣洁。哪怕只是为了那质朴斑驳的白色墙壁,就值得去一趟。但这些都是后话,我当初到达香格里拉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后悔,尽管原因听起来很矫情—— 因为入住的酒店是当地朋友安排的,虽然感谢帮忙,但心底里却嫌弃酒店房间的楼下就是KTV。因此,在两晚上撕心裂肺唱的流行歌曲伴眠之后,我对香格里拉便没有了更多的留恋。
  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有个朋友问,不去德钦看雪山吗?雪山就像是文章里用荧光笔画出来的重点一样印到了脑海里,于是决定开车去德钦。走前匆忙查了资料,对德钦的了解,除了可以骑马走茶马古道,便是可以住在雪山脚下,在日出的时候看从云里露出头的梅里雪山山峰被刚刚升起的朝阳照得金光熠熠。因此,我从来没有想过,德钦才是我内心深处追寻的真正的天国。
  从香格里拉出发,一百多公里的路驱车三个半小时才走完。路程的艰险程度超乎意料,稍微一走神就会跌下山崖摔得粉身碎骨。然而这三个多小时的辛苦与危险换来的是等值的美景。下榻的酒店在雪山脚下,哪怕是躺在床上也可以看见雪山的全貌。
  周围很安静,不是因为周围了无人烟,而是因为这里的天空比北京要高一点,只需要仰首望一望头顶的蓝天,内心就会变得异常宁静。即便头顶上是乌云密布,内心也依旧平静。由此我爱上这里,爱上她的纯粹,仿佛这里才是一个灵魂的归宿。
  或许我与这里只是有缘无分,虽是占据了地利人和,却仍然与这里的金顶失之交臂。梅里雪山,终年用白云掩面的害羞姑娘,很少露出她万丈光芒的峰顶,更别提要在朝阳升起的时候揭开她的面纱。
  在这里停留得短暂,没有看到日出的金顶,却也算是幸运地看到了雪山的全貌。
  雪山露出全貌的时候我正在满头大汗地吃牦牛火锅,我的座位是背对雪山的,不转头根本什么也看不见。
  但机缘巧合命中注定,夹菜时无意间就瞥到了梅里雪山两座山峰之间被阳光照得晶莹剔透的冰川,那黑色山石上覆盖着的圣洁的白。那是不同于以往所见的任何的雪,北京的雪是灰色的,东北的则太猛烈,唯有这里的雪,静静地躺在山顶上,恰到好处地蕴藏这圣洁与安静。
  也是在那一刻,忽然想起来在香格里拉颠簸的车上,一笔一画地在日记上写下的那句话:“去香格里拉看雪,然而夏天的香格里拉没有雪。翻过万水千山,只为等第一片雪花飘临。”
  哈哈,这就是我,张莺藐——熬夜写小说悲春伤秋,却是个学拳击的女汉子;跳芭蕾学民族舞,却是个叛逆少女;小时候是看奥特曼的假小子,长大后说话却莫名有一口娃娃音的矛盾女生。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