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转来的小黑
2017-08-18 11:33:30    知心姐姐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人参与 0评论

 文/杨奇斌

1

  六(5)班新转来了一个男同学。他长得又黑又瘦,加上常常穿些灰不溜秋的衣物,所以同学们私下里就给他取了小黑这个绰号。他的性格比较内向,一天难得说上几句话。

  不过,大家很快发现小黑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不怕脏不怕累。不少同学值日的时候总爱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拿着扫把慢悠悠地扫着地,生怕沾上一点灰尘。小黑扫地的时候,总是猫着腰,双手握着扫把麻利地挥舞着。

  小黑还有另一个优点,那就是乐于助人。不管是谁值日,只要叫上一声,他都肯搭把手。特别是倒垃圾,他总是抢着去。一开始大家还有点过意不去,到后来大家习惯了,装好垃圾时总会喊一声“小黑”,而他也总会飞快地走过来提起垃圾桶向外走去。

  那天傍晚放学以后,吴小罗突然想起铅笔盒还落在教室里,就匆匆忙忙往学校赶。当他快走到校门口时,突然看到小黑提着一大一小两个袋子从校园里闪了出来。

  “小黑。”吴小罗叫了一声,可他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走得更匆忙了。

  “难道我认错人了?”吴小罗晃了晃脑袋再看。没错,黑黑瘦瘦的背影,不是小黑又是谁呢?

  小黑为什么不理自己?他手中提的是什么东西?吴小罗想不明白这些问题,就在次日课间悄悄地告诉了几个死党。

  “没错!”吴小罗话才说完,余志涛就激动地叫起来。

  “小声点!”班长朱清越连忙提醒道。

  余志涛向四周张望了一下,压低声调说:“我上周也看到他鬼鬼祟祟地提着什么离开学校。当时我没在意,现在听你这么一说,觉得其中一定有问题。”

2

  傍晚放学的时候,大家像往常一样离开了教室。小黑仍旧帮值日生倒完垃圾后,才背着书包离开教室。让人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径直向校门口走去,而是又来到垃圾池边上,然后快速地从边上拽起一个塑料袋疾步地向校门口走去。

  当小黑来到校门口时,陈海洋和吴小罗挡住他的去路。陈海洋问:“小黑,走得这么急,要去哪啊?”

  “我……我回家……”小黑低着头侧着身想从俩人中间挤出去,但陈海洋和吴小罗不约而同地往中间一靠,又挡住他的去路。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小黑急得面红耳赤。

  “不干什么,就想看看你的袋子里有什么东西。”吴小罗毫不客气地说。

  “真的没有东西。”小黑慌忙把袋子藏在身后。

  小黑越是这样,大家就越觉得有问题。站在他身后的吴小罗悄悄地蹲下身来,猛地拽着袋子往下扯,小黑慌忙向上提。

  由于双方用力过猛,袋子被扯破了。“哗啦——”袋子里的东西一股脑地落在地上,只见易拉罐、塑料瓶、纸张、笔头落得满地都是。

  “啊——”男生们全都傻了眼愣在那里。趁着这个空档,小黑一猫腰迅速从人群里钻了出去。

  吴小罗不知所措起来,他怎么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其实,从小黑转到班上的那天起,大家就已经猜出他的家境比较困难。他的书包大概还是一二年级时买的,他的铅笔也是短得不能再短的,有的还要套上一个盖子才勉强可以使用。但是,谁也想不到他竟然贫困到去收集废品。

  “我们把这些东西送到他家里吧。”吴小罗提议说。这个想法好是好,可惜没有一个人知道小黑的家在哪里。

  “我们还是先把这些废品收拾好,等明天还给他并向他道歉。”朱班长说道。

3

  次日,这几个男生早早地来到学校。他们给那些垃圾换了个新袋子,袋子里除了装着昨天小黑收集的废品外,还有一些他们新捡来的瓶瓶罐罐。

  然而,他们在校门口左等右等,一直等到上课铃声响了,还是不见小黑来学校。负责考勤的班长把个这情况反映给班主任。班主任说:“哦,今天早上他爸爸打电话来说他生病请假了。”

  朱班长认定这绝对是个借口,小黑不来学校一定跟昨天的事有关。一整节课,他连老师的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满脑子都是小黑的身影。下课的时候,他马上把昨天那几个同学召集到一起,商量怎么办。

  吴小罗抢着说:“我打听到小黑家住在垃圾填埋场附近,我们放学以后一起去他家看看。”

  “好,就这么办!”大家都举双手赞同这个提议。

  吃过午饭后,四个同学叫了辆出租车匆匆向垃圾填埋场赶去。十多分钟后,司机把车开到一个垃圾场边上停了下来,指着垃圾场边上的一个山头说:“你们要找的人可能住在那里。”

  大家往车窗外一看,只见小山包上孤零零地蹲着一个矮矮小小的木头屋子。在屋檐下,一个妇女在整理着纸箱子之类的废品。

  吴小罗问:“阿姨,请问小黑住在这里吗?”

  “小黑?这里没有叫小黑的。”阿姨回过头应道。大家都吃了一惊,因为这个妇女竟然是个盲人。

  “哦,我们打听的人叫张家荣,他是我们的同学。”朱班长纠正道。张家荣是小黑的大名,平时只有点名的时候才会这么叫他。

  “家荣啊,他去捡垃圾了。你们是家荣的同学啊。”小黑妈妈摸着由长短不一的木板钉成的墙壁慢慢地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自然的笑。吴小罗急切地问:“小……张家荣不是请病假了吗?怎么跑去捡垃圾了?”

  “是啊!”小黑妈妈说,“他昨天傍晚回来的时候我就发觉不对劲,问他怎么了,他就说肚子有点难受。我让他爸带他去看医生,他又不,只说在家休息一会儿就会没事了。这不,才好受一些就又跑去捡垃圾了。快,屋子里坐。”

4

  大家进小木屋,小木屋逼仄极了,里面除了几件必备的生活用品外,连台电视也没有,倒是收集来的废品占了一大半的空间。靠床的地方摆放着一堆整理好的纸箱子,上面放着小黑的书包和一个装着文具的罐头瓶子,看样子那里是小黑的“书桌”。

  大家面面相觑地站在那里。虽然来之前他们已经做了心理准备,但现实情况还是很难让人接受。小黑妈妈这时从“厨房”里摸出一个开水壶和几个碗说:“大家喝口水吧。”

  “阿姨,你们怎么会住在这里呢?”陈海洋忍不住问。

  “唉……”小黑妈妈的脸色变得沉重起来,“我们原本住在乡下,为了给我治眼病,他爸才带着我们进城的。谁知钱花完了,我的眼睛还是看不见。他爸不想放弃,就带着我们临时住在这里。我们大人倒是没什么,只是可怜了家荣,小小年纪就跟着我们四处奔波,受累吃苦。”

  “不过,他挺懂事的。”小黑妈妈的脸上显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回到家就抢着做家务,还总是抽空去捡垃圾卖钱。他说长大以后要当一名医生,要让更多人看到光明。听,他回来了……”

  大家不约而同地朝门外一看,果然看到小黑提着一个大大的蛇皮袋急匆匆地走进来。

  “是你们?”小黑手中的蛇皮袋不由得“哐当”一声落在地板上。

  “对……”吴小罗刚想张口说“对不起”,小黑就慌忙伸手制止住他,说:“对了,你们不是想看野菊花吗?我马上带你们去。”

  “嗯嗯嗯!”朱班长领会到小黑的意思,赶紧附和道,“你快带我们去吧。”

  “你这孩子,才回来又要去哪啊?”小黑妈妈急切地伸出手摸索着。

  “妈,”小黑扶妈妈坐在一把旧椅子上,“我带同学去看花。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哪也别去啊!”

  小黑安顿好妈妈,这才带着大家向山头那边走去。在垃圾场的四周果然盛开着各色的野菊花,但是谁也没有心思去欣赏。

  朱班长恳切地说:“小黑,昨天我们不应该怀疑你,对不起!”

  “不!”小黑有点羞涩地说,“是我害怕被人瞧不起偷偷摸摸地捡垃圾才会引起你们的怀疑。其实我昨天只要把袋子给你们看就一点事也没有了,我更不应该为了这点小事而装病逃学。”

  “小黑,”朱班长说道,“以后,我们跟你一起捡。”

  “对!我们一起捡!”大家异口同声地说道。

编辑/高佳雁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