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份儿礼物
2017-07-04 10:49:00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 [ 美] 罗伯特·巴里
  那一年我10 岁,我哥哥尼克12 岁。这一年的母亲节是个让我们俩激动不已的日子——我们要各自送母亲一份礼物。
  这是我们长这么大以来送给她的头一份礼物。我们是穷人家的孩子,要买一份礼物可非同寻常。好在我和尼克都很走运,出去帮人打杂赚到了一些钱。我和尼克越想这件会让母亲出乎意料的事心里越激动,我们告诉父亲时,他得意地抚摩着我们的头。
  “这可是个好主意,”他说,“它会让你们的母亲高兴得合不上嘴。”从他的语气里,我们听得出他在想什么——他们一起生活的这些年,父亲给予母亲的太少了。母亲一天到晚操劳不停,既要做饭、照料我们,还要在浴缸里洗全家人的衣服,而且对此毫无怨言。她很少笑,不过能让她笑起来那可是令全家开心的事。
  “你们打算送妈妈什么礼物?”父亲问。
  “我们俩将各送各的。”我答道。
  “请您把这事告诉给母亲。”尼克对父亲说,“这样她就能乐呵呵地有所期待了。”
  父亲说:“这么了不起的想法,竟出自你这么个小脑袋瓜,你可真聪明!”
  尼克高兴得面泛红光。随后,父亲把一只手放在我的肩头,说:“鲍勃也是这么想的。”
  “不,”我说,“我没有这么想过。不过,我的礼物会弥补这个不足的。”
  此后的几天,我们和母亲都在玩着这个神秘的游戏。母亲干活儿时满面春风——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家里充满着爱的氛围。
  我再三考虑,最后买了一把镶有许多光闪闪小石子的梳子,这些小石子看上去就如同钻石一般。尼克很赞赏我的礼物,却不愿说出他买的是什么。
  “等我选个时间,我们再把礼物拿出来给母亲。”他说。
  “什么时间?”我不解地问。
  “说不准,因为这跟我的礼物有关。你就别再问了。”
  第二天早上,母亲准备擦洗地板。尼克对我点头示意, 然后我们跑去拿各自的礼物。
  我折回来的时候,母亲正跪在地上,显得有些疲惫。
  她用我们已经穿烂了的破衣片,一点点把地板上的脏水擦去。这是她最讨厌干的活儿。
  尼克也拿着他的礼物返回来了。母亲一看到他的礼物,顿时脸色煞白。尼克的礼物是一只带有绞干器的新清洗桶和一把新拖把!“一只清洗桶!”她说着,伤心得语不成句,“母亲节的礼物,竟然是一只……一只清洗桶……”尼克的眼睛里涌出了泪花,他默默地拿着清洗桶和拖把走下楼去。
  我把梳子装进我的衣袋,也跟着他跑了去。他哭着,我也哭了。
  我们在楼梯上碰到了父亲,因为尼克哭得说不出话来,我便向父亲说明了事情的原委。
  “我要把这些东西拿回去。”尼克抽抽噎噎地说。
  “不。”父亲说着,接过了他手里的清洗桶和拖把。“这是一份很了不起的礼物,我自己应该想到它才对。”
  我们又回到楼上,母亲还在擦洗着地板。
  父亲二话没说,用拖把吸干了地上的一摊水,又用清洗桶上附带的脚踏绞干器,轻松地把拖把绞干。
  “ 你没让尼克把他要说的话说出来,”他对母亲说,“尼克这份礼物的另一半,是从今天起由他来擦洗地板。是这样吗,尼克?”尼克明白了其中的含义,羞愧得满面通红。“是的,啊,是的。”他声调不高但却热切地说。母亲体恤地说:“让孩子干这么重的活儿是会累坏他的。”
  到了这个时候,我才看出了父亲有多么聪明。“啊,”他说,“用这种巧妙的绞干器和清洗桶,肯定要比原先轻松得多。这样你的手就可以保持干净,你的膝盖也不会被磨破了。”父亲说着,又敏捷地示范了一下绞干器的用法。
  母亲伤感地望着尼克说:“唉,女人可真蠢啊!”她吻着尼克,尼克这才感到好受了一些。
接着,父亲问我:“你的礼物是什么呢?”尼克望着我,脸色全白了。我摸着衣袋里的梳子,心里想,若把它拿出来,它会像尼克的清洗桶一样——仅仅只是一只清洗桶。就是说得再好,我
的梳子也不过是镶了几块像钻石一样闪亮的石子罢了。
  “一半儿清洗桶。”我悲苦地说。尼克以同情的目光望着我。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