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
2017-06-19 11:55:58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 [ 美] 朱迪·卡特 著 邓笛 译
  我总觉得“继母”这个词是给那些和有孩子的男人结婚的女人们贴的标签,这样做原因很简单:我们总得管她们叫个什么。实际上,继母很难将母亲的角色继续下去,至少我刚做我丈夫4 个孩子的继母时是这样的感觉。
  我和丈夫结婚6 年了,我看着他的几个孩子从小不点儿长成少年。这些年里,我们都在不断调整,以适应新的家庭组合:我们一起度假、打球、看碟片,我辅导他们做作业,给他们烧可口的饭菜。然而尽管我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比他们与生母生活的时间短,可我还是觉得自己有点儿像闯入他人领地的外人。我没有自己的孩子,为人母的体验全来自于丈夫的这四个孩子,于是常感叹自己可能永远无法体会到父母与孩子间那种特有的纽带关系。
  后来孩子们到离家很远的城市里寄宿读书,丈夫买了一台电脑,为的是能和他们发邮件或上网聊天。然而现代化的通信工具在提供方便的同时,却也疏远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尤其是我,如果邮件收信人是“爸爸”,我就有种被忘却或被轻视的感觉。
  一天晚上,丈夫已经睡着了,我因为失眠坐到了电脑前,上网后我发现长女玛可正在与丈夫聊天。虽然我们彼此发过邮件,但从没在网上交谈过。我有了一个主意,不让她知道电脑前坐的是我还是她的爸爸。那天晚上,她自始至终都没有问,我也没有暴露自己。她谈起了她的学习成绩,谈起了前一晚舞会上的细节,还谈到了一个男生对她有好感。我逐一发表了看法,最后我说,时候不早了,休息吧。她回答道:“好的,谈的时间很长了!爱你!”
  读了这句后,我意识到她肯定一直认为是爸爸在与她交谈,因为我和她虽相处融洽,却从没有直接说过这些感情外露的话。想到这些,我心中不禁一阵失落与悲伤,但为了不使她尴尬, 我负疚地将错就错, 答道:“ 我也爱你!晚安!”
  我再次想到了他们的家庭圈子,我觉得自己始终有着一个外来者的身份,我寂寞寥落,与他们格格不入。然而,就在我伸手准备关机时,玛可的最后一句话出现了——“代我向爸爸说声晚安。”顿时,我泪眼蒙。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