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15岁
2017-02-08 10:53:16    《知心姐姐》 人参与 0评论

文·冠豸 

 

                           1

 陈立是初三才转学到我们班的。第一眼,我就不喜欢这个土里土气的同学,他整个人看起来脏兮兮的,脸上还有一块骇人的疤痕。

 郁闷死了,班主任老师居然会安排他和我同桌。在大家鼓掌欢迎他时,我却是一脸嫌弃,心里很不痛快。他刚坐下,我就闻到一股汗酸味,眼睛一瞟,又是他脸上酱紫色的伤疤,胃里一阵不舒服。

 真是的,就算穿得不时尚,至少得把自己收拾干净吧?我眼巴巴地回头看了之前的同桌付轩明一眼。付轩明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小学同班,初中同桌。我们都喜欢看NBA篮球赛,喜欢逃跑计划乐队……我们有太多相同的爱好。虽然性格不同,但我们之间很有默契,好朋友之间从来都是求同存异的。

 只是没想到,半路杀出来的陈立挤走了我的好朋友,他的出现,打破了我和付轩明之间的和谐。

                           2

 放学后,我在路上滔滔不绝地向付轩明大吐苦水。

 “这新来的家伙身上太臭了,我估计他进城后一直就没洗澡。你说老师也真是的,明知道我们俩关系好,偏偏把我们拆开,安排他坐哪儿不行呢?”我不停地抱怨。

 “老师是希望你多帮助新来的同学。”付轩明说。

 “帮他?我可没那闲工夫。我也不想和他走太近,你看看他的脸,那伤疤……”说着,我还做出一副嫌弃状。

 “你这种想法可不对,哪儿能以貌取人呢?他来我们班就是我们的同学了。”付轩明一本正经地说。他的严肃表情让我突然就不爽了。

 “我没你高尚,要不,你和他同桌吧,看你到时怎么说。”我赌气地回了一句,顺势甩开了付轩明搂在我肩膀上的手。

 “杜灿,这不像是你呀?”

 “那你呢?你怎么不去助人啊?凭什么就我遭这份罪。”我没好气地反驳。这个付轩明真是的,为了新来的陈立与我针锋相对。我心里气愤,正巧,脚下有只空可乐瓶,我一脚把瓶子踢了出去。

 “哎哟!”前面的同学叫了一声,转过身来,是陈立。

 “杜灿,瓶子踢到陈立身上了,快去道歉。”付轩明说。

 我看了付轩明一眼,无动于衷。

 “没事,没关系。”陈立自己先说话了。

 我扭头挑衅地对付轩明说:“他都说没事,道什么歉呢?”

 “你真差劲!杜灿。”付轩明说完,扔下我,跑到了陈立身边。

                          3

 付轩明已经几天没搭理我了,我倔强地不肯先和他说话。不知道是我太敏感还是付轩明故意的,他和陈立倒是经常聊得兴高采烈。

 心里憋气,体育课分组打篮球时,我在陈立伸手阻拦别人时,叫了他的名字,然后迅速地把球砸向他的头。陈立刚一转身,篮球就砸到他的脸上,鼻血立刻涌了出来。

 大家都怔住了,我强词夺理先发制人:“陈立,你怎么不躲开呢?球来了,要用手接,而不是用脸。”

 陈立被球砸蒙了,他用手紧捂住出血的鼻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班上的同学都围在陈立身边,付轩明用纸巾帮他止住了血。

 “杜灿——”付轩明脸色很不好看,大声叫我的名字。

 “不怪他,是我自己没躲开球。”陈立急着替我开脱。

 见他这样说,大家也就散了,本来嘛,打球磕磕碰碰是常有的事。没想到,付轩明铁了心要和我作对,他当众说:“杜灿,你是故意的吧?”

 众目睽睽下,我一听,火冒三丈,不甘示弱地嚷:“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故意的?陈立自己都没说,你说东说西的烦不烦啊?”

 再一次,我们吵了起来,最后不欢而散。

                          4

 我找了老师,强烈要求与付轩明换座位,我要看看他到底有多高尚。

 付轩明把东西搬过来时,我给了他一个白眼,这样的朋友,不要也罢。

 再过半个月就是学校辩论赛的决赛,那天也是付轩明的生日,我要给他一个“惊喜”。

 辩论赛是学校的大事,我和付轩明联手,加上班里的另外两名女生,蝉联了两次年级冠军。原本我们约定好,这次要更充分做准备,争取来个三连冠,作为送给自己初中生涯最后的礼物,同时也是送给付轩明最好的生日祝福。

 想着即将在辩论会上报复付轩明的举动,我心里犹豫不决。我有必要为了陈立彻底与付轩明闹翻吗?决赛那天,我去赛场时,付轩明早早就到了,他和陈立坐在一块儿有说有笑。看见他们谈笑风生我就来气,于是按原计划实施,在辩论赛最后的总结陈述中,我故意讲错观点,使得我方的辩论自相矛盾,在大家的哄笑中,结果不言而喻。

 所有同学都在骂我,说我是“卧底”,付轩明眼中闪着泪花,他狠狠地推了我一把,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

 我冷着脸,一句话不说,我伤了付轩明的心,也伤了全班同学的心。

                          5

 我在辩论赛上的表现让班主任老师大跌眼镜,但他只是说:“可能是紧张吧?”然后再也没提这事。班上的同学可没老师的涵养,他们大骂,说我是“叛徒”。

 付轩明看见我就是瞪眼,再不会帮我说一句话。

 “他不会是故意的,可能真是紧张吧。”陈立在一群同学围攻我时,挤出了一句话。

 “紧张?我看不会吧,他就是‘叛徒’,也不知得了对方什么好处?”一同参赛的两名女生对我怒目而视。

 我理解她们的心情,为了这次辩论赛,大家付出了很多,为了找资料,每个周末都放弃休息。当胜利在望时,没想到我居然犯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

 报复了付轩明,让他在生日那天收到一个“失败”的战绩,我却没有一丁点的快乐。难过、委屈、伤心、自责,五味杂陈。

                                           6

 虽然我依旧不喜欢陈立,但是,我还是选择了主动向他道歉,因为那种愧疚的心情太折磨人了,而且,作为一个男子汉,做出这样的事情也的确太差劲。

 我给陈立道歉后,付轩明终于原谅了我。

 “恨我吗?让你失去了冠军。”我红着脸问他。

 “亚军也挺好的。”付轩明揽着我的肩膀说。

 “对不起!我太自以为是了。原谅我!”

 “事情都过去了,我相信你了解陈立后,会喜欢他的,他是一个值得我们欣赏的好朋友。”付轩明说,然后他告诉了我陈立脸上伤疤的故事。

 原来在陈立10岁那年,家里发生火灾。原本他已经逃出去了,但突然想到爸爸的遗照还在房间里,于是又冲进了火海,等他再次跑出来时,由于跑得急,心里又害怕,不小心摔了一跤,脸被烫伤了。他妈妈当时不在家,回来时,看见家里已成一片火海顿时晕了过去。房子烧了,陈立妈妈带着他四处打工,后来嫁给了他现在的爸爸,他就转学过来了。

 听着付轩明的述说,我的心紧紧地缩成一团,我从来没有想过,才15岁的陈立,很小就没有父亲了,他还经历了这样的悲惨境遇,而我居然轻视他,嫌弃他。想着自己的言行,我难为情地垂下了头。

 “杜灿,我知道你一直是个善良的人,你只是没有了解陈立……以后我们仨做好朋友吧,我们一起帮助他,让他在我们班快乐地学习和生活。”付轩明说,他的眼眶中有泪光波动。

 “嗯!”我郑重地点点头。

 “你知道吗?阿灿,陈立的生日和你是在同一天,缘分哟!”付轩明笑了起来。

 

                                                           编辑/金萱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