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 叶 书 签
2010-01-12 11:18:06    中少在线 人参与 0评论

刘厚明

我们五年二班新来的班主任小方老师,开学不久就和我们闹了一次矛盾,一次很大的矛盾。

我们叫她小老师,是因为她刚从师范学校毕业,完全是个“小青年”。她备课倒挺仔细认真,笔记本上写得密密麻麻;可是讲起课来,又急又快,好像放机关枪,叫你听得糊里糊涂。同学们听不懂,当然就要走神儿,就不免随便说话,做小动作,教室里也就变成了一个大蜂房,总是嗡嗡嗡、嗡嗡嗡的。

有一天,嗡嗡得太厉害了,小老师终于发了火。她拿起硬皮笔记本,啪啪地拍着讲台,吼道:“安静!安静!你们再说话我就不讲了!”声音像打雷一样,把我们都吓呆了,教室里立刻鸦雀无声。小老师转身往黑板上写算术题,拿粉笔的那只手不住地哆嗦,大概还在生气。就在这时候,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我的同桌谢学丹,忽然咳嗽起来。

你一定很奇怪:咳嗽有什么可怕的?一个人着凉感冒了,嗓子就会发痒,好像有一条小虫子在嗓子眼儿里爬,那就非咳嗽不可。可是,小老师正在气头上,喀喀喀(kā)的咳嗽声,又打破了教室里的安静,她就觉得很刺耳,回头瞪了谢学丹一眼。谢学丹不敢咳嗽了,可是嗓子还在痒,就闭住嘴使劲憋(biē)着。没想到这么一憋,咳嗽声竟从他的鼻子里钻出来,变成尖细的鼻音,像吹哨子似的,逗得同学们哧哧笑起来。小老师刷地转过身子,拧着眉毛说:“谢学丹,你不要无理取闹!”谢学丹站起来,想说什么,可是一张嘴,又喷出一大串喀喀喀、喀喀喀的咳嗽声,他浑身抖动着,把桌上的铅笔盒也碰掉了,铅笔、橡皮、尺子、小刀,哗啦啦撒了一地。同学们忍不住哈哈大笑。

突然,小老师三步两步走下讲台,推开门,说:“谢学丹,请你离开教室!”谢学丹的脸涨得通红,像个大番茄。他想申辩,可是小老师又向门外一指,厉声说:“出去!马上出去!”谢学丹咬住嘴唇,气忿地抓起桌上的书本,把书包往肩膀上一抡,连铅笔盒都没拣,就噌噌走出了教室。

这时候,下课铃响了。

放学以后,我拿着谢学丹的铅笔盒去找他,看见郑文已经坐在他的屋子里。我们三个人在一个小队,谢学丹是小队长。他果然感冒了,靠着枕头半躺在床上,脸还是像番茄那么红。郑文告诉我:“刚才,小老师也来了。谢学丹用被子蒙住头假装睡觉,没有理她。她看见谢学丹真的病了,似乎很吃惊,在床边坐了半天才走的。”我说:“她很吃惊吗?那就证明她事先不知道谢学丹病了,准是来找家长告状的!”谢学丹忿忿地说:“小老师又主观又不讲理!要是老师还当咱们的班主任,那该多好!

老师是一位老教师,四十多岁了,从一年级到四年级,她一直做我们的班主任。她讲课又清楚又生动,那双眼睛能看透学生的心,如果你偶然走神儿了,她就叫你回答提问,你答不出来,她也不批评,可你站在那里,自己心里就会惭愧、后悔,知道注意听讲了。老师还特别关心同学,有一回我踢球崴(wǎi)了脚,老师急忙找来碘酒给我涂上,还抱着我的脚揉了好半天。可是,这学期党支部让她管全校的教学工作去了。看,老师走了,该多可惜啊!

“我有一个主意,能让陈老师回来还当咱们的班主任!”我兴冲冲地说,“咱们把全班男同学联合起来,跟小老师起哄,哄得她管不了啦,学校领导就会说:五年二班成了乱班,快让老师回去管管吧!”谢学丹摇摇头,说:“不行!正抓纲治校呢,咱们成心起哄,像话吗?干脆,咱们把小老师的缺点,都汇报给党支部,要求把老师再给咱们调回来。”我说:“也好。把今天她怎么冤枉你,也汇报汇报。”郑文心细,他说:“还得增加一条理由,就是打倒了‘四人帮’,我们都想好好学习,可是小老师当我们的班主任,我们上不好课。”谢学丹下了床穿上鞋,说:“理由够充足了,党支部准能答应咱们的要求。走吧!

学校里静悄悄的。操场中间那棵大杨树,被风一吹,叶子哗啦啦作响,好像也在鼓掌赞成我们的想法。经过教员室的时候,只见老师们都在专心备课,判作业呢!绕过一道暗绿色的柏树墙,就到了党支部门口。我们扒在窗户上一看,屋里没有人,刚转过身,只见从教员室那边,走过来两个人,正是老师和小方老师!我们吃了一惊,像三只猫一样从台阶上窜下来,在柏树墙后面缩做一团。我们本来理直气壮的,不知为什么,一下变得那么紧张。

两位老师一边走一边谈。小老师问:“您怎么知道谢学丹得了感冒的?”老师带着笑音说:“你把他从教室里赶出来,我在操场碰见了他。他低着头,气哼哼地从我身边走过去。从他的呼吸里,我听出他感冒了,所以才让你去看看他。”

郑文捅了一下谢学丹,小声说:“小老师是去看你的病,不是找家长告状,咱们猜错了!”谢学丹摇头不让他说下去,因为两位老师已经走到跟前,并且坐在柏树墙前面那张长椅子上了,从树干空隙(xì)里,都能看见她俩的腿。一阵小风吹来,带刺的柏树枝一摇,扎了一下我的脸,我咧咧嘴没敢吭声,把身子缩得更紧了。这时候,我们真像三只做了错事的猫了!

她俩坐下后,只听小老师说:“老师,您的教学经验真多!我要是有您这么多的经验,今天也就不会冤枉谢学丹了。”老师笑嘻嘻地说:“我刚做老师的时候,也犯过你这样的错误啊!”她翻动着手里的一本书,从里面取出一件东西,让小老师看:“你看,这是我保存了二十多年的一片红叶。”小老师惊诧(chà)地歪着头瞧着那片树叶说:“保存了二十多年?

是呀,一片红叶还值得保存二十多年?我们三个交换了一下好奇的眼色,心想:也许这片红叶有什么来历吧?

果然,老师就讲起这片红叶的故事——

我十九岁那年,高高兴兴地走上了人民教师的岗位,一心想教好孩子,当个好老师。可是,因为一点儿经验也没有,班里很快就变得乱糟糟的。我又着急又生气,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看电影的时候心里都不安稳,总是想我那个班孩子的种种问题,可又想不出头绪来,真苦恼啊!

有一次上语文课,我在朗读课文的时候,看见从一个女孩子的书桌上,飘下来一件东西;周围的孩子们立刻叽叽咕咕地说:嘿,红叶,红叶!真红啊,多好看!我多次宣布过:上课不许玩东西,不许做小动作,一气之下,就把那片红叶没收了。

那个女孩子叫万小芸。她从此就和我疏远了。下课总躲着我,上课也尽量不看我的眼睛,这使我心里很不舒服。只要她能认个错儿,我就会把那片红叶还给她,可是找她谈话,她却一声不吭。

一个星期天,我带孩子们到香山去玩。爬上“鬼见愁”,放眼一看,满山红叶像彩霞,像红云,真是美极了!我和孩子们一块儿说笑,一块儿唱歌,第一次体会到亲密的师生关系,会给人多少愉快!

在下山的路上,我们每个人都摘了几片红叶。只有万小芸没摘,一片也没摘,她径直跑下山去。等我们下了山,她已经坐在汽车里了。

上车后,我特意坐在万小芸身旁,拿出几片红叶,说:“你怎么没摘呀?我送给你几片吧。”她摇了摇头。我又说:“拿着吧,回去夹在书里当书签。”她忽然抬起黑亮的眼睛,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去,叭嗒叭嗒掉了几滴眼泪。

这时候,我心里一动:我没收的那片红叶,会不会就是她的书签?我搂住她的肩膀,问她是不是这样。她点点头,说:“我夹在语文书里,那天一翻书,不巧掉出来了。”停了一下,又说:“那片红叶,是我爸爸装在信封里,从湖南给我寄来的,爸爸说这是毛主席家乡的红叶。”啊,原来是这样……

汽车开动了,孩子们又唱起了歌。可是我再也唱不出来,心里很难过,只是把万小芸搂得更紧了。

回到学校,我把她领到教员室,老老实实向她承认了错误,取出那片红叶还给她。她不接,笑盈盈(yínɡ)地说:老师,您真好。这片红叶就送给您吧。”我高兴地说:“也好,这片红叶可以让我记住这次的教训。”

我找出她的一本作业,把从香山摘来的几片红叶夹在了里边。

后来,万小芸就特别尊重我,在班里成了我的小助手。毕业以后,她父亲把全家接到湖南去了,她还经常和我通信,直到现在。……

两位老师都不说话了。天色暗下来,教员室里闪出了灯光。过了好一会儿,小老师才像念诗似地说:“一片保存了二十多年的红叶,一颗人民教师的红心……”忽然,她站起来说:“明天,我要向谢学丹和全班学生承认错误。我还要告诉他们:万恶的‘四人帮’破坏教育革命,把教师骂做‘臭老九’,弄得我们在师范学校的时候,不安心学习,所以业务水平比较低。现在,党和华主席又把我们称为‘光荣的园丁’了,我一定努力在工作中提高自己,当个好教师。”老师高兴地说:“好!你这样做很对,孩子们也一定会支持你的。”

两位老师肩并着肩向教员室走去。我们三个从柏树墙后面站起来,活动活动两条腿,默默地朝校门走去。一丝风也没有,操场上那棵大杨树,也呆呆地望着我们,好像生了我们的气。在回家的路上,谢学丹和郑文都不说话,谢学丹连头也不抬,一边走一边踢着小石子。临分手的时候,我觉得应该说点儿什么,就说:“你们听到了吧,小老师到底想认错儿了!”谢学丹白了我一眼,说:“难道咱们就没错儿吗?”郑文说:“咱们往后别再叫‘小老师’了,应该叫‘老师’!

第二天早晨的第一节课,老师走上讲台,用温和的目光环视了全班一遍,又深情地看看谢学丹,才一字一句地说:“同学们,昨天我做错了一件事……”这时候,几十双眼睛,都惊奇地望着她。老师平静而诚恳地说下去,说下去,同学们的脸上渐渐浮出了微笑,像一阵春风吹进了教室。我瞧了瞧谢学丹,他眼眶里滚着激动的泪珠。

老师开始讲课,翻动她那个硬皮笔记本的时候,忽然一片红叶飘飘地落在讲台上,颜色是那样的红啊!……

(载1978年第4期)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