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你记住我
2014-04-15 14:14:54     人参与 0评论

 

1.我坐进了一只囚笼

下课铃响了,我坐着没动,冒黎也没动。

冒黎是优等生,同学们却都叫她冷酸灵:对谁都是冷若冰霜,说话尖酸刻薄,但脑袋瓜子灵,成绩特别好。

我成绩中等,但我跟谁都能成为朋友,而冒黎,一个朋友也没有。

冒黎是我的新同桌。我的新座位,一侧是墙,另一侧是冒黎,要想走出去,必须要她先让开。同桌第一天,我对冒黎说:“我想去厕所,让一下,好吗?”

冒黎在写作业,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我试着想挤出去,可发现根本行不通。

我本想跟她理论一下,可她甚至都没有看我一下。对这样不爱说话的人我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鬼使神差地,我重新回到座位上,装模作样地做起了作业。那天,一直等到冒黎去厕所,我才如离弦之箭紧随其后。

“我坐进了一只囚笼。”晚上,我在日记中写了这句话。

2.芝麻开门

我开始控制自己喝水的次数。

就算这样,仍有憋不住的时候。我每天对冒黎微笑。可这一招似乎不太管用。

我坚持坚持再坚持,终于有了一线转机。

数学课上,我要去交作业,我用手指点了点她的手臂。

冒黎闪了一下说:“不要碰我,请说‘芝麻开门’!”

“芝麻开门!”我老老实实地说道。

冒黎让出一条道,我心中如同有一道阳光分开了阴云。

英语课上,老师让我到黑板上去默写。我有一些小兴奋,可以试试那个暗号了。

“芝麻开门!”我轻轻地说。

冒黎没动。我又说了一遍:“芝麻开门!”

冒黎翻了个白眼:“说‘绿豆开门’!”

我气得眼前一阵发黑!

“不要磨磨蹭蹭,快到前面来!”英语老师咆哮了。

“绿豆开门!”我急急地说。

3. 忍字头上一把刀

每天,冒黎都会随时更改暗号——黄豆开门、红豆开门……说错一个字,她便冷冰冰地堵住我。

我在文具盒里写了两个字:忍!忍!

就在我快要绝望和崩溃时,事情忽然“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那天考试时,冒黎把文具盒翻了个遍,我问:“找什么?”

“橡皮。”

我赶紧把一块新橡皮放在她手边并说:“送给你了!”

话音刚落,我立即听出了自己讨好和卑微的语气。

冒黎接过了橡皮,认真地看了我一眼。第一次,我看到了她目光中居然有那么一丝丝的温暖,让我的心“咚”地猛跳了一下。

我趁热打铁说:“希望你考出好成绩!”

冒黎没说什么,埋头写字。沮丧又一次罩住了我,我觉得自己真是自作多情!

考试结束,冒黎突然对我说:“你去厕所吗?”

4. 两枚硬币

冒黎不再设置暗号,我也已经习惯了对她低眉顺眼。

冒黎把橡皮还给了我。我抑制住自己澎湃的心情,把一本精美的日记本送给了她,她没有退还给我。

隔三差五地,我会送她一些小礼物。有时,我没时间去买礼物,就会把硬币塞进她的抽屉。“当啷”一声,硬币敲击木板的声音在我听来就像咒语,帮我敲开通往自由的大门。

冒黎渐渐地会主动让我通行,即使没有礼物和硬币。但我却像着了魔似的,几天不送点儿什么给她就浑身难受。

我感觉自己快被逼疯了,我总是不由自主地去看冒黎的脸色,她有一丝的变化我都在意得不得了,可她依然冷漠。我经常会有找她打一架的念头,我终于知道,世界上最令人难以忍受的不是训斥,不是争吵,而是冷漠。

5. 别有用心的火柴盒

我要争取自由——调座位!

要调座位就要找老师。可是每次面对老师,我就会舌头打结,心跳加速,冷汗潺潺地流淌。

为什么不能让老师主动来调我的座位呢?

我提前一个小时到校,就为了把一个火柴盒悄悄放进冒黎的抽屉。

上星期的科学课,做解剖蚯蚓的实验。胆小的女生们看到蚯蚓直尖叫。冒黎没有叫,但脸色苍白,当时就呕吐了。我觉得,那些尖叫都比不上冒黎的恐惧程度。

我在乡下长大。在乡下,蚯蚓是很常见的,所以我不怕蚯蚓。

火柴盒里那两条肥肥的蚯蚓是我从一个小花圃中挖来的。如果冒黎打开盒子,会是什么表情呢?

她一定会报告老师的吧?那么我就会破釜沉舟地提出调座位!

冒黎到了,跟往常一样,她先拿出作业和书,然后……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冒黎慢慢地掏出那只火柴盒,打开盒子,果不其然,她“啊——”地惨叫了一声。

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她已经跑出了教室。

那天,我一直等着老师找我,结果等来的却是冒黎的一张纸条:“周六下午两点,蛛蛛书店见。”

6. 蛛蛛书店见

蛛蛛书店就在学校大门口,书店二楼有一个阅览室,如果是书店的会员,可以在那里看书。冒黎理所当然是会员。冒黎的爸爸非常有钱,她的衣服、鞋子都是名牌,文具用品也是。

我不是会员,可我用微笑“征服”了书店老板的妈妈——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我经常在双休日去那里看书。

周六那天,早晨便开始下雨。去还是不去,我犹豫着。

当我做出决定,跑进蛛蛛书店的大门时,墙上的挂钟告诉我,我迟到了五分钟。

阅览室里只有冒黎一个人!我有些尴尬地说:“我迟到了。”

冒黎摇了摇头,说:“没事,我也刚到。”

一时间,我们都没有说什么。空气有些凝滞。当我搜肠刮肚地寻找话题的时候,冒黎说:“我下周要走了。”

走?去哪儿?离开那个座位?我的心一阵狂跳!我克制住自己的喜悦,努力摆出一副平静的样子。

冒黎说:“我想跟你道歉,其实……我没有你想得那么坏……希望你不要忘记我……”

没等我回答,冒黎猛地站起来,把一个大大的盒子放在我面前,然后转身跑下了楼。

7. 我会记得你

有时,拼命追求来的东西不一定能让你感到快乐。

冒黎家搬到更大的城市了。身边的座位空着,我来去自由,但空座位带给我的是无尽的失落。

我的文具盒跟冒黎的一模一样。冒黎在信中说:“买文具盒的时候,我买了两个。可是,我没有勇气送给你。”

晚上在灯下做作业,台灯旁,那只水晶猪满肚子都是硬币,有一部分是我曾经硬塞给冒黎的,还有一部分是她加进去的。冒黎写道:“你是个像阳光一样的女孩子,我羡慕你的快乐。”

冒黎的信洋洋洒洒写了好几页,她说,爸妈离婚后,妈妈再也没回来看过她。爸爸太忙也无暇照顾她。

“我羡慕你有很多朋友。我也想成为你的朋友,但我不知道怎样做,我故意逗你,可后来发现那却伤害了你。最后,为我所做的再说一声抱歉,那真的只是为了让你记住我。”

有时,我们所见所闻的未必就是事情的全部,了解一个人,需要一个多么漫长的过程!不过,我会记住你的,冒黎。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