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单单单
2013-07-24 16:20:22     人参与 0评论

很怪的一个名字,对吧?

  单单单,知道怎么发音吗?正确的发音应该是:shàn dān dān。和我原来的名字音同字不同,我原来的名字是这样写的:单丹丹。

  家里从城南搬到城北,我也转到一所新学校,上学的前一天,我心血来潮、自作主张把“单丹丹”改成“单单单”。不为什么,就觉得搞笑!独特!有个性!别具一格!

  我带着一个新名字来到一所新学校开始了我的新生活。

  谁知,碰巧了,我进的那个班的前任班主任调走了,新的班主任也和我一样是初来乍到。

  第一节课,班主任先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开始点名,我知道我的戏来了,就乖乖女一般敛声静气地等着。

  到我时,果然卡住了,她皱了皱眉头,扶了扶眼镜,然后使劲吞了一口唾沫,好像我的名字是一颗酸极了的杨梅。她犹犹豫豫地叫到:“dān dān dān。”

  下面静了两秒钟,然后突然飞进来了一群蚊子,嗡嗡直叫——

  “这么个怪名字。”“听起来像谁在敲东西。”“好搞笑哦!”……

  他们都看着我——只有我是新生哦。我作害羞状,微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坐着。

  “dān dān dān。”班主任又叫了一遍,我依然不动声色。班主任无奈,只好把“单单单”这三个字写在黑板上,说:“请叫这个名字的同学站起来。”这回我不得不站起来了。

  “你就是、是那个dān dān dān?”班主任小心翼翼地问。

  “我叫shàn dān dān,第一个字是姓,要读shàn。”我指着黑板上的字说。

  “哦,这个,我是学数学的,语文差了点,差了点。”班主任说着,自嘲地笑了笑。

  她一笑,全班同学也跟着笑。这样一笑,陡然拉近了我和大家之间的距离,觉得少了很多拘束,后面不知道是谁甚至还亲热地拍了一下我的头。

  于是,刚开始的那几天,每个学科的第一节课上,我的名字成了大家的一个兴奋点。大家都饶有兴趣地等待着老师点我的名回答问题的那一刻,然后逮住机会放肆地笑几声。谁知准确无误地叫对我名字的人除了语文老师——她是学这个的,这难不倒她——居然还有体育老师。

  那天,在操场上,体育老师喊了立正稍息后就开始点名。点到我时,他居然行云流水般地叫道:“shàn dān dān。”让全班同学大跌眼镜,我更是目瞪口呆忘了应声“到!”。

  没想到这个还长着青春痘的高大帅气的大男孩居然把语文学得这么好。我回过神来向大家扫了一眼,当即就有三分之二的女生两眼放光,心潮澎湃,仅仅在几秒钟之内,他就成了她们眼中的周杰伦。

  就这样,刚到一所新学校的我成了知名人士,全班45个人,有谁不知道我的名字呀。选举班长时居然有人提议说“我选单单单。”

  “同意。”有几个声音叫道。

  “就单单单啦!”大家纷纷附和。

  就这样,我这个从来没当过班干部的人稀里糊涂地当上了班长。

  你还别说,因为这个怪怪的名字,我后来更是美名远扬了。

  这天,我放学回家的路上,突然听到有人高喊:“抓住他!”我抬头一看,一个面相很凶的人迎面飞奔过来,有两个警察在后面追。那家伙越来越近了,要不要抓住他?这个念头还只是闪了一下,我就浑身颤栗起来——我一个女孩子怎么抓得住他?如果我挡在他前面,他肯定会像拎小鸡一样把我拎起来丢到马路中间去。

  当时我正在吃一支雪糕,于是,我急中生智,在他从我身边跑过的一瞬间把雪糕丢到了他的脚下,他居然很配合地一脚踩上去,一滑,身体失去了平衡,两只手大幅度地在空中乱舞,一下子钩住了我的书包带子,哗啦一声,书包撕裂了,我们一起倒在了地上。就在这时,警察冲了上来,一下子按住了他……

  很惊险哦,是不是有点像电影里的镜头?事后,我也确实是这样向别人描述的。

  我被扶了起来,完好无损,可我的书包惨了,根本无法再背,只能抱着。警察把散在地上的课本捡起来,递给我,亲切地说:“谢谢你,小姑娘。”

他又看了看我的作业本说:“哦,你是师大附小的,叫……”他的眼睛眯了起来,我才发现,这个警察好酷哦,长得有点像007。我紧张起来,拜托了,007,求求你了,不要念错我的名字。

  “你叫dān dān dān,不错,这个名字好记。”007说道,还拍了拍我的头。

  不错你个头,晕!

  第二天放学时,班主任叫我去趟校长室,说校长有请。我推开校长室的门,彬彬有礼地说道:“校长好。”

  校长正在看什么东西,他抬起头来,跟班主任一样笑容满面地看着我:“哦,你就是……嗯……dān dān dān同学吧,公安局送来了一封表扬信……”他扬着手里的东西。

  “校长,我叫shàn dān dān。”我打断校长的话,我这样做是不是很不礼貌?

  第二天课间,学校广播站就开始反复播送我的英勇事迹。女播音员的声音甜美娇嫩,把我的英勇事迹播得像一篇抒情散文,而且,她还别出心裁地把我的名字念成:“shàn shàn shàn”。她知道“单”字还有个读音是“shàn”,好像很有文化,可我宁愿她是白痴!

  我终于忍无可忍,冲进播音室,把那个女孩吓了一跳。

  没等她反应过来,我一把抢过话筒,定了定神,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这两天来一直憋在我心里的话:

  “……各位老师同学,弄、弄错了,我、我不是什么英雄……其实,那天我吓得发抖,一动也不敢动,是别人撞了我一下,雪糕掉在地上,那个逃犯恰巧一脚踩上去……”

  一开始我很紧张,结结巴巴的,后来就镇静多了,说完了,我心里舒坦了许多。我微笑着把话筒递给旁边那个呆若木鸡的播音员,她不知所措地看着我:“你、你是……”

  对了,还有一句很重要的话:

  “我不叫shàn shàn shàn,也不叫dān dān dān,我叫shàn dān dān。”

林冬冬摘自《成长的滋味》(明天出版社)

李木木 编辑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