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总是让人流眼泪
2013-07-02 10:37:34     人参与 0评论

文:[俄罗斯]·彼特鲁舍夫斯卡娅

译:杨岚

    小洋葱老早就想跟大白菜认亲戚了,您瞧,它们都穿着一百层的衣服,衣服上都没有扣子。

    有一天大白菜准备去游泳。

    喂!大白菜!洋葱在菜园子里冲着它喊道,我是你的亲戚呢!

    谁啊?没有听清楚!大白菜说,他说是我什么人来着?

    大白菜来不及多想了,它迫不及待地赶路,要知道它是不能离开水的。

    我和你都是穿着一百层的衣服,衣服上都没有扣子!洋葱对它说。

    多少层来着?大白菜不耐烦地问,它正着急赶路呢。

    一百层!洋葱说。

    一百层什么啊?大白菜急了,对不起,我不能跟你说话了,我急着游泳呢,离开了水我简直都活不下去了!

    我也和你一样呢!洋葱说,我离开了水也活不下去,因为我们是亲戚嘛!

    说完洋葱就自个儿从地里爬了出来,跟着大白菜往浴场去了。

    其实洋葱早就准备好了无条件地跟着大白菜,尽管连它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假如哪天大白菜被人炒熟吃了,洋葱也心甘情愿地跟随着它。很多洋葱不都这么做了吗?因为亲戚总是要患难与共的啊!幸亏大白菜喜欢的是水而不是火啊!洋葱暗自庆幸。

    大白菜来到了海滨浴场,准备先坐在阴凉下休息一会儿。

    我就是喜欢阴凉的地方!大白菜自言自语道。

    我也喜欢阴凉呢!洋葱一边说一边坐在了它的身旁。

    休息好了,大白菜开始脱衣服准备去游泳。洋葱也跟着脱起衣服来,因为大白菜做什么,它就要做什么!

    但是小洋葱才刚刚脱掉了外套,大白菜就皱起了眉头,只见它不停地揉眼睛。

    你总是让人流眼泪!大白菜抱怨道,你就不要再跟着我了吧!

    说完它径自走开,到那边的一块阴凉地去脱衣服,最后脱得只剩下菜心,便自个儿游泳去了。

    洋葱只能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

    有时候,开始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并不意味着结局就会皆大欢喜,相反,也许结局还会更加糟糕。

    这时,只见一只兔子从远处跑了过来。看到满地都是大白菜的叶子,它惊呼了一声:“我的天啊!然后就开始干兔子经常干的事情了。只见这个家伙脱下自己的外套,把地上所有的白菜叶子都包裹起来,然后扛上一溜烟儿向往家里跑去。

    ————菜!洋葱在岸上大声地叫它,看你的衣服!

  我的衣服怎么了?大白菜还没有回过神来,你别靠近水边啊,你、总是让人流眼泪!

  你的衣服让兔子给抱走啦!洋葱大声地喊道。

    啊?!它抱走了我多少件衣服啊?大白菜问。

    全部抱走了,一件也不剩!

    大白菜这才爬上岸来,它伤心地哭了。

    这可怎么办?我现在没有衣服了,我是个什么怪物啊?!大白菜边哭边说,我现在是什么?是菜心吗,什么也不是了!

    别着急,我们一起想想办法!洋葱安慰它说。

    虽说不着急,洋葱可按捺不住了,它二话不说就追上了兔子。它心想:“办法可以边追边想啊!

    兔子,你抱着的是什么呢?洋葱气喘吁吁地问。

    是一些没有人要的叶子啊!

    你在哪里找到这些叶子的啊?

    浴场边,当时它们都被扔在地上!

    浴场边?啊!那就正好了!洋葱说,这些都是我的叶子呢!我不小心给弄丢了,原来是被你找到了啊!真是太谢谢你了!非常感谢!好了,现在把它们还给我吧!

    你当我是个傻瓜啊?兔子没好声好气地说,刚刚在浴场那里我看到你的叶子了,我没有拿。我拿的是别人的,不是你的!

    这时大白菜追上来了。

    亲爱的兔子!它非常有礼貌地说,这些都是我的衣服,请你现在还给我吧!

    开什么玩笑啊!兔子惊奇地说,你又是谁啊?

    我?我是大白菜啊!

    你是大白菜?兔子半信半疑,怎么?你想欺负我没有见过白菜吗?你根本就不是大白菜!

    它是大白菜!洋葱帮腔道,我认识它的,我可以证明!

    哈哈!一颗像树桩一样的东西,竟然说它自己是大白菜!兔子嘲讽道,真是笨蛋!

    兔子不理他们,接着往前走。

    大白菜伤心极了,它站在那里呆呆地重复着,没有了衣服,我现在什么都不是了!我就要死了!呜呜,我就要死了!

    别伤心!让我再想想办法!洋葱说。

    随后,洋葱冲着兔子大喊了一声:“兔子!你等一下!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只让你一个人知道!

    你的秘密我不感兴趣!兔子得意洋洋的说,我现在要回家啦!

    那好吧!洋葱说,那我就把这个秘密告诉其他兔子去!

    那你打算告诉谁啊?兔子好奇地问。

    洋葱回答道:“谁愿意弯下腰来听我说,我就把这个秘密告诉谁!

    于是兔子弯下腰去。

    兔子!你听着!洋葱一本正经地说,哎呀,你再弯下来点啊!我够不着你啊!

    兔子的腰弯已经弯得不能再弯了,但它的手里还是牢牢地拽着那件装满了叶子的衣服。

    洋葱一本正经地看着兔子的眼睛,凑向它的耳朵说:“……呜呜呜…………”

    你慢点说啊!兔子着急了,我什么都没有听清呢!

    好,我慢点说!你可要听仔细了哦,嘘……呜呜呜…………”

     兔子的眼睛开始不舒服了。

    我接着说啊!洋葱还在继续,……呜呜呜……”

    你,你,你!兔子难受极了,它大叫起来,你总是让人流眼泪!

    兔子受不了了,赶紧用两只爪子去揉眼睛。

    就在这时,它一直死拽着的外套掉在了地上,说时迟那时快,大白菜立刻把那些衣服穿上了。

    兔子在那里伤心地哭了,小洋葱跑回浴场去穿自己的外套了。这回大白菜愿意陪着它一起走了,因为不管怎么说它们都是亲戚嘛:您瞧,它们都穿着一百层的衣服,衣服上都没有扣子!

  平时人们总是说,眼泪是无济于事的,然而有时也会有相反的情况——那些哭的人可能就是最后笑的人。

  

司志政摘自《小说山庄:外国最新短篇小说选(2010-2011)》

李木木 编辑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