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眼泪遗漏在光阴里
2007-11-27 10:31:01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我和苏小娅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她灵动柔美,我行我素;我犹喜唐诗宋词,人送雅号:老夫子。
    七岁到十七岁。别人说我们青梅竹马,我不介意,可小娅却纠正道,我们是“哥们儿”。
    我们相约在街角硕大的银杏树下,一起骑车上学。如果哪天没见她,我便像丢了样东西。
    我把这种感觉告诉小娅,她只是笑笑。

    路远是个英俊的家伙,一天放学,他拉我吃比萨,说请教柳永的《雨霖铃》。吃饭出来,他说,我觉得这首词是写给情人的。我惊讶,你找我为讨论这个?路远红了脸,我喜欢苏小娅……我不知说什么好。其实他们蛮相配的:小娅的孤芳自赏,路远的高傲。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尽管心中有不甘和悲凉,但我还是对路远拍了胸脯。

    周日没课,跟妈说去同学家借资料。我跑到街上,在公用电话约小娅在上岛咖啡见。算起来我还没和小娅正式约会过,今天竟是为了路远。胡思乱想着,一双女孩子秀美的脚映入眼帘:小娅不再是当年的黄毛丫头了。
    不认识我了?小娅嘟噜着。
    我不好意思地挠头,嗯嗯啊啊好一阵才告诉她。
    正等她生气、掉眼泪、或赏我个嘴巴子什么的,没想到她却笑了,就这事啊,我愿意。明天放学,我在车棚等他。
    小娅答应得这么痛快,看着她的背影,明灭不清的忧伤涌上心头。
    事实上,路远等到天黑都没见到小娅。他问我是不是搞错了,我心里不可抑制地快乐起来,但马上觉得自己特小人,抿紧嘴唇说,不会搞错。

    临近高考,大家全力以赴,小娅却约我去滑旱冰。
    我不会滑,刚进场就摔倒了,小娅气得哭了。我第一次看她哭,吓坏了。良久,她抬起头说,家里安排好了,一毕业她就去德国。
    好事啊,我擦去她的泪。我不希望她走,但有些事我们无力改变。就像我放弃北大,选择军校。这是生在军人世家的我必然的道路。
    临走,小娅把她的瓷猫送给了我。

    两年后的暑假,我回中学看老师,碰到路远。我们说起小娅,我说她是只小蜜蜂,你偏往上撞。路远叹气道,听说蜜蜂蜇了人会丧命,可惜小娅还那么年轻。
    我怀疑自己听错了,心被一种不祥的预感紧紧地攫住。
    路远说,去德国前,小娅到云南旅行,结果面包车掉进悬崖,送到医院没有多久,就去世了。她临终前说不让告诉你……
    回到家,抱着瓷猫,忽然觉得小娅在门外喊我,不小心瓷猫滑落,一地碎片。我清醒过来,蹲下身去捡,却看到一张小纸,写着清秀的字:我喜欢你,毕业后我就回来。苏小娅。
    我呆住了,隐忍的眼泪流下来,打湿了手中的那张纸。
    谁的青春,谁的眼泪,遗漏在光阴里。

积雪草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