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可记事
2007-11-08 09:38:44     人参与 0评论

每天早上,安可都看见穿桔黄色球服的男孩在操场上打球。升入高三,安可一直很乱:现实令她失去勇气和自信,而男孩为她带来了阳光。

安可决定给男孩写信。当其他女孩给他送水,当她与他擦肩而过如陌生人,安可就无法呼吸。

安可不知道他的名字,把称呼省略了。这封信写得很顺,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她洋洋洒洒写了五千字,半夜两点才睡。那简直不算睡觉,形形色色的人漂移般在她脑海里走过。

早上起床精神恍惚,不清楚是做梦还是生活。看到桔黄色男孩,一阵心跳供应的热血让安可清醒多了。情书!是不是这时候给他?四周没有认识的人,可这样会不会不够矜持?

她机械地去翻书包,天啊!信呢?她拼命翻,几乎要把书包翻破了。她手心出汗,而此时男孩就站在她面前。安可顾不及男孩,她极有可能把信忘在桌上了,妈妈一定会看到的!她一整天都像丢了魂,脑海里不停重复:“信!信!”

晚上回家,安可发现信放在书本之间,已经封好。她哭笑不得,有些侥幸。

此后几天安可有点失落地看着男孩。忽然一天安可没再见到男孩。

运动会时,男孩参加了三千米长跑,原来他是高二的,是小弟弟。一个女孩在场外喊:“白启文加油!”安可觉得像被别人施舍了一个名字。

回家后,她撕开信封,拿出没有称呼的信,然而还滑落出另一封。

你好,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知道你一定很优秀。安可临近高考,她不能克制自己的感情。你们在一起后,我希望你能好好对她,如果可以,希望你能督促她学习。祝你们不虚度年华,多做些有意义的事。

一位母亲

安可惊呆了。妈妈的信足以证明她看到情书了。安可颤抖着手写下“白启文”,一封信终于完整了。还有十来天高考,现在送出去有意义么?安可只想哭。她哭了,妈抱着她:“没事,分就分了吧!”妈无知又最知。

安可平静地高考,被录取到南方一所重点大学。青春充满太多怀疑和冲动,最可悲的是在自己的心中走得太远。

安可坐在火车上,含着泪撕开信封扔了那两封信,像随手放飞的蝴蝶。

火车缓缓南去,信也缓缓地飞,越来越远,终于留在了原地。

黑龙江鸡西一中 鲁雨洲

(鲁雨洲 《中国中学生报》第1520期)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