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笔友是兵哥哥
2007-11-08 09:36:20     人参与 0评论

○ 黄梅香

我的中学时代没有电脑,没有网络,也没有拇指族的心灵碰撞。但是,处在青春期的我们向往外面的世界,渴望走进远方陌生人的心灵世界。

那时,交笔友成了一时的风潮,我也不能免俗地将交友信息刊登在杂志上,希望有天南地北的少男少女热情地来信。当然,我心底还揣着个小小的心愿:希望来信的朋友中有来自军营的兵哥哥,让他聆听我青葱校园里的快乐和烦恼,我也有机会去了解神秘而圣洁的军营生活,

很快,信件如雪花般飘向了我所在的学校,班主任每次抱着那些笔友的来信,总会用一种担心的眼神看着我。我没有“胡子眉毛一把抓”,每月的零花钱不足以支付我成百上千回信的邮资。而我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用在写信上,回信太多若成了累赘,无疑会让交笔友的快乐大打折扣。

最后,我挑了几个感觉不错的笔友回信,其中有一个是来自军营的兵哥哥大芒。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笔友与我的联系淡了,渐渐地彻底断了来往。而大芒却是交往最久的那一个,“笔谈”从来没有停止过。

每次,大芒的来信信封上的“贴邮票处”总有一个三角形的邮戳,我知道是邮政部门免除了军人的邮费。时间长了,看到那个三角形的邮戳,我心底顿时充盈而满足。当然,给我最大快乐和力量的还是大芒信里描述的军营生活。军营里多是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兵哥哥,他们的青春因穿上绿军装而变得庄严,再多的苦,再多的累都变成了军帽下灿烂的笑容。

大芒还告诉我,他的许多战友荣获三等功、二等功甚至一等功,而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兵———有着当将军梦想的小兵。虽然大芒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迹,但是他对英雄主义的向往,还有为了国家而激发的壮志豪情,让我发自内心地尊重与佩服。

每当我被繁重的学习压得喘不过气来,或者被朋友和父母误解时,大芒总是鼓励我积极一些、勇敢一些、乐观一些。而大芒和他军营里的故事也会适时浮现在我脑海,瞬时给我一种无形的力量,让我不再彷徨无助。

有了大芒这个不见面的笔友,我的学习和生活变得丰富多彩起来,我也开始想象和他见面的情形。但是,真正到了见面的时刻,眼前的一切却让我惊呆了:大芒是部队里的英雄副连长,在抗洪中失去了整个左臂……

大芒向我隐瞒了一切,而且他每写一封信都非常地艰难,却依旧那么执著地坚持鼓励我努力学习、快乐地成长。

顿时,我泪流满面,心中澎湃的却是对大芒无限的敬意,还有对军营所有士兵的祝福。

(黄梅香 《中国中学生报》第1519期)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