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猪草的春天
2008-03-18 11:09:51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春天来了。母亲说,青儿,打猪草去吧,它就是你的学费了。母亲指指猪圈里那头呆得可爱的猪。

  从此放学后,青儿就拿起了镰刀。初春的风呼出青草的气息,挠散了青儿十四岁的额发。

  后来,青儿看见了三娃。三娃也在割草,背对青儿蹲着,宽宽的脊梁像一座坚实的塔。青儿看着看着,心突然乱起来。

  一声响亮的喷嚏,把凝神的青儿吓了一跳。三娃猛回过头说,青儿准是你想俺了!青儿一愣,说,谁想你了,不害臊。三娃说,那俺怎么打喷嚏了?就是你想俺嘛。青儿伶牙俐齿地辩道,小狗才想你。三娃说,你自己说的,你是小狗你是小狗。青儿急得小脸上有了泪珠,跺着脚,扔了镰刀,抓起一把草扬过去。三娃蹦跳着跑远,后面撒下青儿开心的笑……

  青儿住村西,三娃住村东。十五岁的三娃已经像条汉子了。俩人一起打猪草有些日子了。这天,青儿篓子里的草都水一样漫上来了,三娃还没来。青儿割着割着,觉得镰刀又笨又拙,青儿恼了,一下扔了镰刀,心里没着没落。青儿想,俺这是怎么了?

  你的镰刀该磨了!三娃的声音从青儿背后钻出来。青儿说,你吓死俺了。三娃大声说,青儿青儿!青儿说,哎哎,你喊啥呢?三娃大笑着说,你这不是没死吗?青儿知道上了当,对着三娃一阵拳头的轰炸。

  三娃说,我在坡那边割草。青儿看着三娃满满一篓青草,想哭,转身去拣镰刀。三娃说,哎哎,这些都是你的,俺的兔子吃不下这么多草!

  青儿说,我的镰刀真的钝了。三娃用手试试刀刃,说,磨磨呗,磨刀不误砍柴工。三娃沾着水,在磨刀石上来回扯动镰刀,嚓嚓地响,响得青儿的心事忽近忽远,飘飘悠悠。青儿说,三娃,你手真巧。三娃不说话。青儿又说,要是你托生成女的,绣的花准最出名。三娃还不说话。青儿说,你说话啊。三娃说,那俺说了。俺不能托生成女的。青儿说,为啥?三娃说,谁给你磨刀呢?

  磨过的刀刃在阳光下发亮。三娃在青儿的身边,青儿能嗅出青草外的另一种味道。青儿心里骂,你个破三娃臭三娃,扰人乱的三娃……

  草儿越来越茂。一天三娃说,俺的兔子都卖了。青儿微微蹙眉,那,那你不割草了?三娃说,不啦,又一顿,改口说,俺家又买了猪娃呢。青儿掩住嘴笑起来……

  黄昏,浑圆的太阳把两个少年的影子拽拉出诗意的悠长。两人背着草篓,里面是深深的春。

  女孩说,俺的镰刀又钝了。

  男孩说,有俺呢。

  女孩说,明天俺就不打猪草了。

  男孩说,猪卖了?

  女孩点点头。

  长长的沉默,长长的风,长长的黄昏。

  女孩说,你的猪也长膘了吧?

  男孩说,俺家根本没养猪哩。

  女孩说,那……

  男孩说,咋啦?俺愿意陪你打一辈子猪草呢……

  胡明宝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