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抹不去的伤痛
2008-01-25 15:45:52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语涵父亲早逝,母亲除了种地,还去县里的小煤矿做工,一个人把她和弟弟拉扯大。

  18岁那年,语涵面临高考。当她在学校拼命复习时,突然收到家里的信和一张汇款单。信是母亲写的,说给她找了个做生意的老板做继父,现汇去200元,望安心学习。

  晚上,语涵拿着信和汇款单,想起以前贫困的生活,泪水打湿了被角。但想到母亲终于有了依靠,心中又涌起一股暖流。

  走出高考考场,语涵迫不及待坐上回家的车,她想快点见到久别的母亲和从未见面的继父。

  “老耿,涵涵回来了。”随着母亲的呼唤,一个60多岁的老人从屋里走出来,穿着一身旧衣服。语涵吃了一惊,这难道就是……

  “长这么大了,快进来。”那人满脸堆笑。

  夜里,语涵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总是那个人的影子。

  第二天,只有她和母亲在家。

  “妈,你不是说继父是个大老板吗?”语涵再也忍不住了。

  “不是。”母亲像被刺了一下,“你老耿叔是煤矿上的工人,老伴因没钱治病去世了。他人很好,为了不让你分心才让我骗你的。为了你们能上学,他没日没夜在矿上干活,天没亮就走了。”

  继父3天才回来一次,每次都买好多吃的。

  “咱们涵涵将来要上大学,要多吃点增加营养。”每次吃饭继父都给语涵加菜。

  后来,继父一两个星期才回来一次,每次回来,身体都显得很虚弱。

  两个月后,语涵被北京的一所高校录取,本应该高兴,可一年五千元的学费让她傻了眼。

  第二天,继父和母亲四处借钱。然而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借遍了,还是不够。

  晚上,一家人坐在院子里,默默无语。

  “爸,妈,我想好了,我在家里干活,供弟弟上学。”语涵打破了沉寂,声音有些抽泣。

  “不行!”继父斩钉截铁。

  夜很深了,父母的屋里面还亮着灯,偶尔传来了母亲的几声抽泣……

  继父又到矿上上班了,这一次却再没回来。

  快开学前的一天夜里,一个在矿上的邻居从县里赶回来,告诉母亲,继父出事了,小煤矿因防护设施不全坍塌了……

  母亲在继父的坟前搂着语涵,轻轻地说:“你爸为了你的学费,去县里卖血,他不让我告诉你,因为钱还没凑够,他在矿上没日没夜地干。现在学费够了,可他人却走了……”

  一阵轻风吹来,继父新坟上的衰草在微风中摇曳……

  语涵跪倒在继父坟前许久没有起来?熏如有万把钢针刺着她的心,成了她一生永远的伤痛。

  报到那天,语涵坐在列车上,望着家乡的大山,默默自语:“爸,妈,孩儿一定做个有出息的人,报答你们的恩情。”不觉间,泪水打湿了脸颊……

  黄永奎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