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疼爱于小三
2009-11-12 10:02:35    《中学生》 人参与 0评论

    于小三是火烧云燃烧整片天空的黄昏,我抱着刚捡来的熊娃娃坐在街边的一块空地上,经常有男孩子到这里来踢球。看到一个瘦弱的小男孩正被几个男孩狠揍,他们说:“别让我们再看到你,没爸的野种,还敢跟我们抢场子……”我想也没想,顺手拾起身旁的一小块砖头扔。那块砖头准确无误地砸到了最高的男孩子的头,鲜红的血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

    那群男孩子一轰而散,蹲在地上的少年才缓缓抬起头,眼睛亮晶晶地盯着我,说“对不起”。我真的不愿意惹这个麻烦,想到闯祸了,我赶紧拖着熊娃娃回家。他居然偷偷地跟在我身后,我快他便快,我回过头来看他,他便很笨拙地把头扭向旁边,停在原地。

    那天,他掏出身上仅有的两块钱,请我吃了一碗面,我吃得大汗淋漓,他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我把剩下的面汤推给他,他毫不嫌弃端起来就喝。如果我们不做朋友,真是对不起我们各自素昧蒙面的爸爸。

    刚进家门,我就看到被我砸破头的男孩子和他那一脸怒气的妈妈。妈妈颤抖的手一下一下落在我身上,我不躲也不哭。果然,十几分钟之后,那个女人过来拉我妈妈,说:“算了算了,小孩子之间不小心而已,别这样打孩子了。”妈妈高高抬起的右手才缓缓放下。

    我在门缝里看到了于小三难过的眼睛和说“对不起”的嘴形。我朝他笑笑,摆了摆手。在红叶镇里,于小三成了我唯一的朋友。坐在路边的矮墙上,和他一起吃他妈妈做的豆腐干,是童年最美好的事情。只是,看到那些穿得像公主一样的女生走过,我还是会不高兴,因为我只能穿一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又旧又大的衣服。于小三这时就会说:“她们其实都没有你好看,如果你穿上连衣裙,才是真正的公主。”

    我当然不会有连衣裙穿,妈妈用尽所有的钱把我送进了学校。教室的另一头,于小三一脸灿烂地冲我笑,他说:“我求了我妈好久,她才同意送我来上学,这样我们又能在一起了。”

    有于小三这个活宝,还有他带来的豆腐干,我的学校生活有滋有味,没有时间去为我又旧又大的衣服而烦恼。

    六年级春游前,班上的女生私下相约都穿裙子,我也答应了。回家的路上,于小三发现了我的沉默。

    “叮当你怎么了?”我不回答他就不停地问。

    “没什么没什么,告诉你我就能有一条连衣裙了吗?”话刚说出口,我看见于小三眼里的明亮倏忽一灭。

    “叮当,你相信有上帝存在吗?”他轻轻地说,“林叮当,等我们长大了,上帝就会看到我们了,到那时候,我就有钱给你买好看的连衣裙了。”

    那么郑重的表情,那么美好的承诺,我突然很期待我们长大的那一天。

    那天春游,我依旧穿着宽松的旧衬衣,丑小鸭一般被那群女生哄闹着上树取鸟巢。我看着那高高的树细细的干摇头。她们轻蔑地看着我说:“没爸的小孩就是胆子小。”

    “不就是爬树嘛。”我冲上前去,于小三从身后按住我:“我帮她拿。”然后他迅速地爬上了树,树干摇摇晃晃,我有些后悔,为什么非要赌气答应呢。

    当于小三伸手去够鸟巢的瞬间,他像一只翅膀坏掉的小鸟扑通掉了下来,在四周响起的尖叫声中掉了下来。被别人欺负的时候我没有哭过,被妈妈揍的时候我没有哭过,没有连衣裙穿我也没有哭过,但看着于小三在我面前跌落的瞬间,眼泪哗地一下全部涌了出来。

    医生温和地告诉他妈妈,孩子伤着了腿神经,以后走路可能会有点难看,于小三的妈妈就那么晕倒在地。我也晕倒了该多好,那么醒来时,这只是一个噩梦而已。进了病房,于小三虚弱地冲我笑:“叮当,对不起,没帮你拿到鸟窝。”我趴在他床边,眼泪簌簌地流。

    于小三的腿恢复得出奇地好,丝毫没有留下后遗症。而且,在医院捂了几个月,大家才发现,于小三已经是个帅哥了。走在帅哥边上,感觉真好。于小三说:“看,上帝发现我了吧!你多吃点,快点长吧!长到我这么高,上帝也会发现你的。”

    丢掉于小三那天,依旧是浓烈的火烧云蔓延的黄昏。白天在学校没有见到他,放了学我就直接跑去他家。迎面碰上他妈,她满面春风:“叮当,小三的爸爸回来了,我们就要搬走了。”我慌了,那不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吗?上帝只疼爱于小三吗?

    于小三窜到我面前,说:“叮当对不起……”我转过身就跑,不管他在我身后怎么叫,我不想让他看见我的眼泪。

    “叮当,上帝会看见你的努力的,我一定会给你买裙子的。”

    那是我听到于小三说的最后一句话。

    后来,妈妈也带我离开了红叶镇,在城里租了小门面,开了一家馄饨店,生意不错,我暑假也在店里帮忙。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总是盼望着一个叫于小三的男孩会突然出现在面前。我想告诉他,我从没怪过他,尽管他总爱跟我说对不起。我还想告诉他,我长大了,上帝真的看见我了,我考上了市里最好的中学;妈妈要给我买条裙子但我不要,因为他答应过给我买的。

    如果真有上帝的话,我希望他能继续疼爱于小三,让他以后能再遇到一个叫林叮当的女孩,至少要长得像我。

责编/东 东 实习编辑/吴骋骋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