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不是我的错
2009-11-28 11:05:08    《中学生》 人参与 0评论

    突然要退学的乖乖女

    星期二的早晨,茜雯雯的妈妈正准备锁门去上班,手机突然响起。

    “您好!是茜雯雯的妈妈吗?我是茜雯雯的班主任刘老师。”

    “哦,刘老师,您好!”

    “您女儿为什么昨天和今天都没有来上课呢?”

    女儿竟然两天没有去上学,那她到哪里去了呢?顾不得考虑太多,妈妈急匆匆地赶到了学校。原来,上周五第二节课后,茜雯雯就到办公室,对老师说有点头疼恶心,想请假回家。因为换季,班里很多学生都患了感冒,老师也没在意。接下来就是双休日,可是周一茜雯雯还是没有来上学,今天早晨老师去班里也没看见她,即使还在生病,也应该补假条呀。

    听了老师的描述,妈妈更觉得不对劲了,她上周五回家后并没有听女儿说身体不舒服啊,双休日两天,茜雯雯都是起个大早,吃了早餐后就出去了,说是找同学一起复习。周日全家人到奶奶家聚会,茜雯雯也没有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女儿一直很乖,从小到大都不曾出现过欺骗家长逃学的情况呀!

    考虑到女儿平时性格内向,也不喜欢结交陌生人,妈妈决定沉住气等女儿回家后再问个究竟。那天下午,茜雯雯像往常一样六点半左右到了家,妈妈明显感觉到女儿的憔悴,而看到妈妈看自己的眼神,茜雯雯似乎知道了什么。她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哭着对妈妈说她不想上学了。可是,当妈妈问为什么时,茜雯雯却什么也不肯说。

    “如果你不愿意跟妈妈说,我们找个信得过、能帮助你的人说说好吗?”妈妈带着女儿来到了心理咨询室。

    被出卖的情书

    坐在咨询室的沙发上,茜雯雯显得很局促,不停地摆弄着一只小发卡。

    “你不想上学一定有原因,你愿意和我说说吗?或许我能帮得上你。”咨询师说道。

    听了咨询师的话,茜雯雯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过了一会儿,她一边擦眼泪,一边哽咽地说:“我没脸进教室,没脸见人……”

    在咨询师的引导下,茜雯雯讲了事情的经过。

    我其实特别羡慕那些能和男生说说笑笑的女生,她们好像很受男孩子欢迎,不像我,不漂亮,也不活泼……

    上初中不久,我的好友菲菲神秘兮兮地给我看了一封信,是一个男孩写给她的,对她大加赞美之后,提出想和她交朋友的要求。菲菲不喜欢这个男生,但还是看得出她很开心。菲菲常常能收到男孩子的信。不过,菲菲至始至终都没有和谁做朋友,用她的话说,只有骄傲得像公主的女孩子,才会被人喜欢。

    而我不是一个骄傲的女孩子,是最最普通的那一类,所以,一直没有哪个男孩子喜欢我。真的有男生接近我了,我很激动,但后来我发现,他们的目的都是想通过我接近菲菲。渐渐地,我对那些男生有了一种厌恶的感觉,觉得他们轻浮、爱利用人。我在想,难道我给他们的感觉真的那么傻那么容易被利用吗?渐渐地,我和菲菲的关系也疏远了很多。

    其实从小学到初中,菲菲算是我惟一称得上朋友的人了,和菲菲疏远后,我有时候感觉很寂寞很没意思。

    赵海就是在这时候转到我们班的,他就坐在我后面,是那种性格爽朗的男生,特别爱讲笑话,我常常被他逗乐。他常常问我问题,每次很都是很专注很认真的样子,还开玩笑叫我“题师”。只要他先到了班里,都要帮我擦桌子,好像挺关心我的。有一次,我听到他和旁边的一个男生说,他喜欢安静内向型的的女孩子,我觉得他这话是故意讲给我听的,他一定是喜欢我的。

    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想象着,他会不会写信给我呢?就像那些男生给菲菲写信一样。有一次,他借了我的习题集,再还回来的时候,我看到他在书页空白处写了我的名字。那一晚上,我都没有睡着。从那以后,只要过了他手的东西,我都会仔细地检查。

    不过,他始终都没有给我写过信,而我却已经给他写了不下十封信了,只不过,都没有给出去。上个星期,是他的生日,我就鼓足勇气给他写了封信,含蓄地表白了我对他的好感,然后,偷偷地塞到了他的书包里。我忐忑不安地等待着他的回复。可是,我一直没有等到。而且,他不再理我,也不再问我问题,我开始后悔给他写信。我想自己一定是自作多情了,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周五那天中午,我进教室的时候,看着他和几个男生站在走廊里,正在谈论着什么。看到我过来,他一下子不说话了,而周围的几个男生故意叫他的名字,还‘噢!噢’地叫,很明显是冲着我的。我确信,他一定是把我写信的事告诉了这些男生。我的脸一下子烧得火辣辣的,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真没想到,他是这种人。我收拾了书包就给老师请假了,我一直待在学校旁边的小公园里。越想越后悔。现在一定很多人都知道了我给他写信的事情,我不知道大会怎么议论……我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像菲菲那样,做个骄傲的公主呢?

    一想到大家在背后议论我、讥笑我,我就觉得无地自容。我真的没有勇气再跨进学校了……

    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

    “你是一个心思很细腻的女孩子。”听了茜雯雯的叙述,咨询师说道。

    茜雯雯摇摇头说:“反正我是不好意思再走进教室了!”

    咨询师拿出一张白纸和一支笔递给了茜雯雯,让她写下这件事可能会带来的后果。茜雯雯拿起笔,很快地写了下来——“他会在心里看不起我;同学们会嘲笑我被人拒绝了;老师知道了会觉得我是一个坏学生;我给他写信这件事是事实,永远都改变不了了……”

    看了茜雯雯写下的结果,咨询师把一支铅笔放到了一个装满水的杯子里,问茜雯雯看到了什么。茜雯雯说:“筷子变粗了!”

    “是的,和我们的眼睛一样,我们对事物的假设也常常会被夸大,越是我们在乎的事情,我们就倾向于把他们看得很严重。”

    “您是说我把这件事想严重了?”

    咨询师没有说话,微笑地看着茜雯雯。

    “也许是吧,可是这真的是一件丢人的事情。”茜雯雯嘟囔着说。

    “假如你觉得有一盆花很美,你很喜欢它,你觉得难为情吗?”

    “那当然不会啦!”

    “其实对于人也一样,对一个人有好感,是因为我们内心有美好的感受,这种感受,比敌意、嫉妒、排斥要好得多,这不是坏事,更不可耻。如果有人认为是可耻的,是对方有问题,而不是我们有问题。”咨询师说道。

    “我没有错?” 茜雯雯抬头直面咨询师。

    咨询师肯定地点点头。

    “那我可不可以再给他写封信,或者直接告诉他,我表达的是我内心的美好感受,如果他能够尊重,我会感激他;如果他不尊重,那是他的问题。”

    这次,咨询师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成长的力量实际上一直存在于每个人心中,只不过它蒙了尘,需要有人去协助擦净而已。就像茜雯雯,其实不需要别人告诉她怎么做,答案已经在她的心中了。

   

    咨询师手记: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很在乎异性的评价,并有意无意地作为自己是否有魅力,是否招人喜欢的标准。茜雯雯性格比较内向,不是很善于与男生交往。再加上与菲菲的对比,让她陷入了自卑当中。而对赵海的好感,有来自于对赵海的欣赏,其实也是在验证自己是可爱的,可以被喜欢的。赵海的态度让她感觉到自尊受了伤害,在青春期敏感的个性基础上,这种伤害很容易被主观夸大,导致更大的心理痛苦。

责编 / 东 冬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