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难让我更坚强
2008-05-20 10:12:36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挺起90后的脊梁

  曾几何时,人们一提起“90后”就会摇头晃脑,甚至唏嘘不已。原因是“90后”生长在温室里、呵护中,没有父辈的艰辛和经历,他们带着叛逆,吃洋餐、听洋歌、说洋话,在富足物质条件下长大。他们大多是独生子女、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小皇帝,崇尚自我,个性张扬,他们的团队合作精神也很差。然而,事实已经证明,这只是一小部分“90后”的弱点,面对突然袭来的灾难,面临生与死的洗礼,很多像梁强一样的少年勇敢地站起来,坚强地面对震痛,并做出自己力所能及的努力。

  正像梁强所说的:不是要让每个同学都像我一样冲到救灾前线,生命只有一次,我们的臂膀还很羸弱,我们的羽翼还未丰满,但只要我们有颗坚毅勇敢的心,我们可以大声说: “90后”,挺起我们的脊梁,未来我们就是祖国的栋梁,任何磨难和艰险都不能打跨我们!

  ——编者

  灾难让我们更坚强

  5月12日,四川汶川特大地震震动了全国人民的心,本报记者刘浩在地震第二天就出发前往灾区采访,在都江堰向峨乡中学,记者采访了一系列感人的故事。

  本报记者赶到地震现场的时候,抢救工作已经进行了整整48个小时,一块块混凝土预制板被搬开,一具具遇难学生的遗体不时从废墟中挖出,被抬到附近的操场上。每当这时,周围几百名焦急等待的家长便纷拥上前,辨认是否是自家的孩子。在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传出后,其他更多的人则静静地散开,继续默默地等待。

  “请家长们来辨认一下遗体,如果是您的孩子,请告诉我姓名和班级!”一个沙哑又带着点稚嫩的声音响起。寻声望去,一个略显单薄的背影映入眼帘,他一边帮着整理遗体,安慰悲痛欲绝的家长,一边一丝不苟地履行他的“职责”——核实、登记遇难学生的信息。他的名字叫做梁强。面对灾难,这名16岁的少年眼中充满了刚毅,他向记者说——

  我要去救他们

  梁强,16岁,2007年毕业于向峨中学,现在都江堰中学读高一。

  “你更应该去采访那些抢险的解放军叔叔。”摘下口罩,这是梁强对记者说的第一句话。“他们前天(5月12日)晚上就赶到了,开始的时候没有吊车,他们就用手刨,已经救活了好几个同学了。”

  5月12日下午地震发生时,梁强和同学们及时撤离到了都江堰中学的操场上。虽然暂时安全了,但梁强放心不下家里的父母和两个姐姐,在征得老师同意后,他从都江堰市区步行近4个小时,赶回了向峨乡的家中。家里的房子已经完全垮塌,幸运的是父母和姐姐们都还安然无恙。

  “我要回学校看看李老师。”帮父母匆匆搭建起一个简易棚子后,梁强扔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向山坡下的母校向峨中学跑去。昔日美丽母校成为一片废墟,梁强顾不上惊愕和难过,立即和闻讯赶来的乡亲们投入到了救援当中,48个小时中只回家过1次。

  “开始的时候我和乡亲们一起刨,我拿一根木棒在那些水泥板上敲,一边敲一边喊,下面活着的同学听到以后就会求救。”梁强说,“很快,解放军叔叔赶来了,尽管我极力坚持,叔叔们却不让我在摇摇欲坠的废墟上救人了。我就开始主动承担登记遇难同学名单的工作,解放军叔叔们已经连续抢救了两天两夜了,他们真得更辛苦!”

  我当时也很害怕

  梁强说,他第一次觉得害怕是在从都江堰走回向峨乡的路上。“我一边走一边想,如果我的爸爸妈妈、大姐二姐死了,我该怎么办?父母都已经快60岁了,两个姐姐对我也特别好,家里没有钱,她们就不上学,赚钱供我一个人念书,她们的成绩都比我好……如果他们不在了,我该怎么办?”

  “等快到家的时候我就不怕了,”梁强说,“我想好了,如果他们都不在了,我会好好的收葬他们,然后自己也要好好活下去。”

  梁强说,他第二次觉得害怕是在从家里往向峨中学跑的路上。“我一边跑,脑袋里就像放电影一样,电视上、报纸上看过的那些死人的画面飞快地闪过,”梁强说,“我那时候想,死人一定很吓人,我也许还会吐出来。”

  “等真正看到遇难同学的时候我就不害怕了。”梁强说,“看他们年纪那么小就不在了,我只觉得他们特别可怜,更重要的是,废墟里已经开始传出断断续续的哭喊声,我要去救助他们!”

  现在,我不哭

  梁强之所以会承担登记遇难者名单的任务,除了开始时救援人员不足的原因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曾经是向峨中学学生会的主席,是当地小伙伴的领袖。“因为都是附近村子的同学,学校里差不多一半的人我都认识。”梁强说。

  “我最爱的李轩老师已经不在了,”梁强说,“李老师是我初中时候的班主任,她对我特别好,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我。她被压在了那边的教师宿舍下面,还有她刚刚满7个月的儿子。”

  “我最好的玩伴王杰也不在了,解放军叔叔把他抬出来的时候,我看衣服像他,又看到他腿上的那道疤痕,我就确认是他了。”梁强说,“当时我想,再也没有人陪我去水田里抓鳝鱼了。”

  “四姨家的小表妹也不在了,”梁强说,“看到四姨哭得很厉害,我只好安慰她,骗她说遇难的人数还没有统计完,小表妹也许还有生还的希望……”

  梁强说,他们村与他同龄的十几个小伙伴基本都已经不在了。“但这两天我一直忍着没有哭过,因为我如果哭的话就不能好好地统计了。”梁强说,“我还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所以也许过一阵子我会哭,但,现在,我不哭。”

  我已经是“大人”了

  采访过程中,梁强拿出了一碗方便面,由于没有热水,他只能吃干的方便面。

  看到这里,记者忍不住说:“梁强,你不要再吃方便面了。”然后准备掏出随身携带的大块巧克力送给他。谁知梁强却误会了我的意思,他立刻放下了手里的方便面,然后特别诚恳地说:“对不起,我从昨天到现在2天了还没有吃东西,实在是太饿了。我知道跟人交谈时吃东西是不礼貌的,实在对不起。”在这种环境下,面对这样一种质朴,记者被深深地震撼了。

  梁强坚持不收巧克力,他说他是“大人”了,吃干的方便面就可以,把巧克力送给更小的孩子吧,他们更需要……

  后记:截至2008年5月15日14时,向峨中学从废墟中挖出353人,其中14人生还,还有58人仍被埋在废墟中,救援工作还在继续,梁强也仍在履行着他的职责……

  本报记者 刘浩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