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车少年何小武
2014-05-19 09:37:35    《知心姐姐》 人参与 0评论

文/ 陈宇

  何小武早就想要一辆骑起来非常炫目又拉风的山地车了。
   昨天,他跟冯冯去逛单车店,看中了一辆亚利达牌的,红白相间的车架,前后明晃晃的碟刹,在午后的太阳光下反射出七彩的光,酷极了!
   他问老板多少钱,正忙着谈生意的老板扭头瞅了一眼,张口就答:“4500!”
何小武一下子就泄气了!别说4500,就算是打个半价,他这两年辛辛苦苦攒的钱也不够。
   好朋友冯冯看他怏怏不乐的样子,便安慰说,自己的车可随时借他玩。但终归不是自己的车,玩单车都一年多了,结果还得蹭别人的车,太不爽了!何小武心里想着,却没有说出来。
   回到家,天已经黑了,爸妈正等着他吃晚饭。他闷着头坐下来,一声不吭,爸爸见状,轻声问道:“小武,怎么这么不开心,出什么事了?”
“还能出啥事?肯定又跑去看山地车了。”妈妈没好气地说。
   每周日下午去看车,简直成了何小武这几个月来雷打不动的“规矩”。
   “别想什么山地车了!你看咱家现在经济多困难,你爸的工作一直没找好,你外婆年纪大了,身体越来越差……早就跟你说过,等你上高中再买,怎么就那么不懂事呢!”妈妈边吃边抱怨。

  何小武今年才上六年级,距离上高中还有漫长的初中三年。不要说三年了,就连半年他也等不及了。他埋着头一口一口地往嘴里扒拉饭,脑子里却想着怎么样才能自己挣钱买车。
   第二天,何小武很早就起了床,洗脸的时候,他闻到了一股花香,下意识地往窗外扫了一眼,原来马路上的玉兰树开花了,洁白的玉兰花挂满枝头,空气中氤氲着春天的味道。
   他多想在这宽阔的大马路上骑一辆新车撒欢啊!他一定会吹着嘹亮的口哨,撅着屁股,像一阵风似地穿过两排玉兰树,穿过邮局,穿过冯冯家,再穿过一条长长的地下通道,最后来到学校大门口,飞身下车,把自己的新车放在那排同样簇新又昂贵的单车旁边。
   但现实是,他只能推着那辆从爸爸手里淘汰下来的老破车去上学。更倒霉的是,下午放学的时候,刚出校门没多远,他就被几个平日里的死对头给缠住了。他们哈着腰,像作战的骑兵一样匍匐在自己的单车上,仗着刹车性能好,可以急行急停,就挑衅似地不断来挤撞他的那辆老破车。何小武忍无可忍,铆足了劲拼命似地去回击,但终究势单力薄,很快被撞翻在地。那几个死敌一见,都幸灾乐祸地笑开了花,然后一溜烟跑远了。
   他从地上爬起来,真想朝那辆不争气的破车狠狠踩两脚。可要是踩坏了,估计明天他得挤公交车去上学了。想到这儿,他心里别提有多委屈了。

  几天后,冯冯神秘兮兮地跑来说他有了一个好主意。原来,冯冯爸爸的一个朋友新开了家单车行,为宣传自己的店面,要举办一次花样单车大赛,奖金非常丰厚。冯冯极力鼓动何小武去参加,说最低三等奖也有几千块钱呢,万一获个奖,不就……
何小武又是兴奋又是疑惑地看着他,心想能行吗?现在自己连辆车都没有,怎么练习?怎么比赛?
   “没事,相信自己的技术嘛,离比赛还有两个月呢,我的车可以借你,咱们每天放学就去练!”
何小武那颗已经擦出小火苗的心被彻底点燃了。此后几乎每天放学后,附近的广场上都可以看到两个少年在满头大汗地踩单车。为了更快地掌握技巧和编排出赏心悦目的连接动作,冯冯还特意托爸爸请来了一位专业教练。
   每次训练完,何小武也总要把脸和手洗得干干净净才回家,他不想让爸妈知道。有一次,爸妈问何小武为什么最近身上总是有伤,他从容地回答说学校办运动会,自己报了跳高,练习时不小心受的伤。父母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很快,比赛那天到了,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星期天。广场上早早就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几名看起来颇有点专业派头的评委坐在最前面的一溜桌子前,据说里面有两个人还是全省冠军。
   比赛首先进行的是成人组,选手们炫目又惊险的动作看得在后台等待的冯冯和何小武也不时发出阵阵欢呼。
   接着,就是少年组。何小武屏住呼吸,越看神色越凝重。冯冯也有点着急,没想到,前面出场的几个选手水平都那么高,何小武要想获奖,恐怕只得靠超常发挥了!
   何小武倒数第二个出场。冯冯在后面轻轻拍了他一下,想说话却什么也没说出口。何小武明白他的意思,只点了点头,就跳上冯冯那辆新车,从后台冲了出去。
   冯冯紧张得手心都出了汗,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何小武在广场上表演,定车、兔跳、踩跳、后轮站立、侧跳……每个动作,何小武都完成得舒展到位,围观的人群中不时爆发出阵阵掌声。几个评委也忍不住交头接耳。
   规定动作完成之后,到了自选环节。何小武完成得也不错,毕竟有专业教练的悉心编排,但突然地,他定住单车,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哈着腰,猛地冲了出去,车子像一头猎豹一样越过下面几层台阶,在空中转体180度……
啊!他要完成这么高难度的动作,这完全是专业选手级别的!冯冯心头一紧,有种不详的预感,这动作何小武还没怎么练熟,教练赛前叮嘱他,如果没有百分百把握,就不要轻易尝试。看来,他这次一定是豁出去了!
   可惜,幸运女神没有因此就特别眷顾何小武。在勉强完成空中转体后,他的身体失去了平衡,落地时没落稳,连人带车被甩出去几米远。旁边的工作人员急忙跑过去救援。冯冯因为不能进场,只能在警戒线外焦急地看。就见没一会儿,何小武就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他弯着腰,脸色痛苦,一条胳膊耷拉着,看起来像是骨折了。
   何小武被送到了医院。冯冯内疚极了,一直陪在他身边,直到何小武的爸妈急匆匆赶来。冯冯低着头,想说明原委,却被何小武的爸爸摆手阻止了:“没事,孩子,这不是你的错,刚才你的爸爸在电话里都告诉我了。”
何小武的妈妈一下子扑到床边,抱着儿子连哭带埋怨地叫起来:“你怎么这么傻啊,瞒着我们去参加比赛!还做那么危险的动作,幸好只是伤了胳膊,万一摔着了脑袋怎么办?不就是一辆单车吗?我们给你买!以后可别再吓我们了!”
看到妈妈又急又伤心的模样,何小武再也忍不住了,几个月来的委屈和练车的辛苦,都化作滚烫的泪水夺眶而出。
   出院后的一天,何小武在床上偷听到了爸妈的谈话。妈妈说,等他伤完全好了,就给他买单车,她不想孩子再这么受委屈。
    “可是小武外婆那边怎么办?咱们现在手头就几千块钱,这个月的生活费还没给她寄呢!”爸爸为难地说。
    “咱妈昨天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她说身体不要紧,用不了那么多钱,先给小武买车!”
    “好,就这么办……”
听着听着,何小武在被窝里再一次流下了眼泪。爸爸妈妈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现在,他有机会得到一辆朝思暮想的单车了!可不知为何,他又忍不住想哭,后来他就噙着眼泪睡着了。在梦里,他看到一个黑发飞扬的少年,骑着一辆耀眼的单车,在两排高大的玉兰树间穿行。那时正是五月,有明媚的阳光和清香的空气,当少年冲刺过后,张开双臂,做出一个拥抱蓝天的潇洒姿势时,所有路上的行人,包括他,都不由自主地停下来为那少年欢呼喝彩。

编辑/高佳雁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