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恼先生
2014-05-12 14:48:39    《知心姐姐》 人参与 0评论

文/小笋子

  烦恼先生叫阿凡,他在丛林深处有一间小木屋。

  每天,透过小窗户,你都能看到阿凡坐在木头桌子前面,专心致志做着针线活。没错,他是一位出色的刺绣工匠。他绣了一只荷包别在腰间,翠绿的底面冒出了一小朵金色的花,瞧着瞧着,就会让人生出清新的感觉。

  “唉,烦啊!”

  一天,冷不防地,阿凡放下针线,重重叹了一口气。

  栖居在窗檐的麻雀小古怪听后,便飞落窗台向屋里的人问候:“阿凡先生,你还好吗?看看你的荷包,能够把这么一个精致玩意儿挂在身上可真神气。”

  阿凡摇摇头:“可是我太没用了,根本无法让钱币叮叮当当地装满荷包。”

  “这还不容易,请你继续勤快点干活吧!”小古怪拍拍翅膀鼓励他,然后飞远了。它上山下山,又赶往城里城外,去告诉那些认识的朋友:在不远处,有一位手艺很妙的刺绣工匠。

  只隔了一天,阿凡家的小木门就被朋友们敲开了。

  从山上来的大熊说:“我想要一条腰带,像蓝色的河带子那样。”

  从山下来的老婆婆,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我想要一条开满玫瑰花的披肩。”

  来自城里的小孩说:“我想要一件背心,上面爬满春天的斑纹,还有一头独角兽。”

  来自城外的年轻人,脸上带着怀念的笑容:“我需要一双手套,上面落满像小时候妈妈打的蛋花。”

  “好的,没问题!”阿凡第一次接到这么多活,兴奋得不知怎么办才好。他连忙坐到桌前,没日没夜地挥舞着针线。

  很快,阿凡就得到了一笔可观的收入。他离开丛林,到镇上买了一座小房子。

  阿凡在镇上住下了,平日里,除了刺绣,余下的时候,他就把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

  “唉,烦啊!”

  又一天,阿凡托着下巴,缓缓叹了一口气。

  一路追随过来的老朋友——麻雀小古怪(此时它已经迁居在窗外开着白色小花的树上),听到叹息声,便飞到窗口问候:“阿凡先生,你还好吧?看看你的新房子,再也没有别的窝比得上这儿干净、舒适了。”

  阿凡低垂着头:“但是,除了工作和守着房子,我还可以干些什么呢?”

  “或许你需要出门走走,像我们鸟儿一样。”小古怪一心想为阿凡带走烦恼,于是领着他出了门。阿凡先在小镇上逛了逛,认识了周围的邻居,然后又去了远一点的地方旅行。

  等阿凡回到镇上时,整个人已经变得神采奕奕了。只不过,他觉得一个人住的房子确实太清静了。听从了小古怪的提议,他娶了妻子,并在不久后当上了爸爸。

  从此,阿凡不仅要忙着刺绣,还要管教孩子们。孩子们太调皮了,他们把房子墙壁的奶油白弄得黑乌乌的,又整天满街跑,用阿凡的话说就是:小家伙们的脑袋里,装着一群疯狂的蟋蟀,每只蟋蟀都可以产生一箩筐的坏主意。

  “唉,真是烦啊!”

  阿凡终于按耐不住,狠狠叹了一口气。

  老朋友小古怪虽然对阿凡时不时就会叹息的举动感到纳闷,可依旧热心地飞过去问候:“阿凡先生,看看这个被孩子簇拥的家,简直是一座幸福的花园。”

  阿凡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孩子太爱制造麻烦了!”

  “唉,除了制造麻烦,其实孩子也会许多别的东西呀!请你再仔细看看他们吧。”小古怪也不由得跟着叹了一口气。不过,聪明而热心肠的它有了新办法,它建议阿凡搜集了一些可爱的礼物,不断地分配给孩子们。它还建议阿凡先生为孩子们盖了一间小小的书屋,里边装满了许多好看的书。

  蓝衣裳的小孩分到了好多瓶罐,他把瓶罐都变成了山洞、海盗船、风灯、小号;绿衣裳的小孩分到了好多弹珠,他把弹珠都变成了星空、花朵、鱼、葡萄;黄衣裳的小孩是个美丽的小姑娘,她分到的是好多布头,于是把布头都变成了娃娃和口袋屋。

  在小书屋里,孩子们安静下来了,用阿凡的话说就是:他们脑袋里的蟋蟀已被一群温顺的小鹿取代了,每头小鹿正在阳光下漫步……

  故事讲到这里,阿凡先生的烦恼也该结束了吧?可事情却没那么简单。

  阿凡绣了各种样子的荷包——“我得赚多少钱币,才不至于浪费这么多空着的荷包啊?”

  阿凡有了越来越多的收入,荷包一只只被灌满——“不买房子的话,我该怎样花掉这么多的钱啊?”

  阿凡把昂贵的布料、首饰、摆设、花草都搬进家——“万一小偷、强盗来了怎么办?”

  ……

  “唉,真是烦啊!”阿凡独自站在树下,对着落叶叹气。

  年复一年,树上的小古怪——哦不,这时的它已是老古怪了。很早之前,它就挖了一个漂亮的树洞,和麻雀太太、小麻雀在里面生活着。每天,它带着一群小麻雀出去觅食,偶尔全家也会做一次长途飞行,这样的日子它再满意不过了。对于阿凡的叹息声,老古怪始终感到不解:完美的一切他全都拥有了,为什么还是要不停地烦恼、忙碌呢?

  老古怪想啊想,最后,它只有深深地感叹道:“也许,仅仅是我想到了快乐,而这位人类先生却只能想到烦恼吧!”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