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书念不好才去拍电影的少年
2014-03-07 10:05:53    《知心姐姐》 人参与 0评论

  也许你早就知道李安是谁了。

  没错,他是电影导演。迄今为止,唯一获得过两次奥斯卡小金人的中国电影导演。

  但是你恐怕不知道少年时代的李安,曾因两次高考落榜几乎崩溃。

  大学毕业后的李安,曾因找不到工作待业6年,看孩子、做家务。

  直到37岁那年,他才有机会开拍属于自己的第一部电影。

  希望李安的故事,能给那些成绩不好但始终怀抱梦想的少年,带来一些鼓励和希望。

“竹笋炒肉丝”是李安小学时的家常饭

  李安是那种看起来腼腆害羞的男孩子,不贪玩,话也不多。他的爸爸是中学校长,教子非常严格,对李安的期望也非常高。但是,李安却常常让爸爸感到失望。因为,他实在不是个会念书的孩子。

  小学四年级时,李安从台湾花莲市的花师附小转到台南市的公园小学。李安曾在自传中这样说起转学带给他的冲击。“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感受到文化冲击,十分的戏剧化。我突然地,从一个完全讲国语、美式开放教育、没有体罚打骂的环境,来到一个完全讲闽南语、日式填鸭教育、体罚打骂、注重升学的环境。突来的巨变让我很不适应。我就像离了水的鱼,虽然觉得害怕,但也努力学着适应。”

  进“公园国小”第二天,转学生李安头一次在学校挨了打。这所学校的规矩是,每天下午五点多是老师算总账的时间:考试不佳的同学全体出列到教室外跪成一排,依次挨耳光,被打之后鞠躬说:“谢谢老师!”那一个耳光,打得李安当场就掉下了眼泪。

  到了六年级,李安开始过着科科都挨藤条的日子。挨打最频繁的是数学课,计算题错一题打两下手心,应用题错一题打5下屁股,考不到100分就得挨打。那时候,李安一天要考四五张80多题的考卷,每天从早上7点半到晚上9点不停地考,考完就挨打。李安曾说:“直到现在我对数学仍有恐惧,记得三十多岁时,仍会半夜做噩梦为解不出数学题而被吓醒。”因为粗心,数学老考不好,吃“竹笋炒肉丝”就成了李安的家常便饭,但就算被打到怕,被罚跪算盘,跪油漆桶边,甚至被威胁要带狗牌去女生班,李安还是照错不误。晚上洗澡时,看到李安屁股上一条条的红印及跪算盘跪出整腿的红肿淤血,妈妈常常心疼得流泪。
天天补习,还是落榜!

  十六岁那年,李安升入了台南一中,校长是他爸爸。

  在这所精英荟萃的金牌高中里,李安的成绩越发的不起眼。校长的儿子学习却不好,这让父亲和李安都觉得很丢脸。“在学校里我老躲着父亲。青春期的我行为上倒没什么叛逆,就是喜欢胡思乱想,读书不专心。我一星期补10堂课,给我补习的老师全是中南部的名师,可是我的成绩还是不见起色。”

  尽管这样天天补习,李安还是落榜了。

  第一年考大学,李安以六分之差落榜。第二年,因为紧张,考数学时腹痛头胀,字都看不清楚,李安再度以一分之差落榜。

  看到榜单之后,李安一个人离开了家。他去了离家很远很远的海边,直到夜里才摸黑回去,家人都急疯了。

  二度落榜对李安来说如同世界末日,他根本没想到这样戏剧性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家人不敢刺激李安脆弱的神经,悄悄盯着他怕他想不开。不久,补习老师来家里帮他准备专科考试,却没想到一直以来都斯文、安静的李安突然把桌上的台灯、书本统统摔到地上,冲出了家门。

  在极度伤心和失望之下,李安勉强通过了专科考试,进入艺专影剧专科。从此,也开始了与以往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原来人生不是千篇一律地读书和求学”

  人生不可能重来一次,没有人知道李安当年如果多考一分,上了大学,他是不是还会走上电影这条路,但艺专影剧科确实改变了李安的一生,李安开始了另一种生活。他不再需要用读书与升学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人一下子解放了。他开始演舞台剧、看艺术电影,用超8厘米摄影机拍默片,还去学声乐、跳芭蕾和写短篇小说。音乐、写作、摄影、舞蹈、戏剧……这些以往李安感兴趣却被压制住的东西,都重新被唤醒了。李安找到了真正的自己,感到说不出的喜悦和舒畅,不再六神无主地过日子。

  爸爸曾问李安要不要考虑重考大学,李安很认真地拒绝了。他说:“我觉得我是属于这方面的!” 虽然对儿子没能考上理想大学、光宗耀祖而耿耿于怀,但爸爸还是尊重了李安的选择。

  在种种艺术学科中,李安最终选择了电影,并选择去纽约大学继续深造。

  李安这样形容自己的选择有多么正确:“我一读电影这个专业就知道自己走对了路!拍片时,我从摄影机的观景窗望出去,我就知道我有拍电影的天分。因为那个世界跟我平常经验到的世界是不一样的,我可以只选择有意思的东西。在那个世界里,我可以尽情挥洒,并让梦想显影,留下。”

  李安最愉快、最充实的日子,就是1980年到1983年在纽约大学的求学时光。他只要一拍片就感到很快乐,还会想很多点子来做实验。在这里,李安第一次为放假感到惋惜,因为他心里想学、想知道的东西太多了,一不上课就觉得是种损失。若是以往,上学放假对李安来讲是最高兴不过的事啊。

  “我真的只会当导演,做其他事都不灵光”

  李安的毕业作品《分界线》在纽约大学影展中得了最佳影片与最佳导演奖,这鼓舞他在美国留下来,寻找机会发展电影事业。但是这一等待,就是整整6年。 

  每次带着剧本去电影公司洽谈,李安都充满了希望。有人建议剧本的某部分加以修改,两个月后再去,又要再改,就这样来来回回改下去,从没有付过费用。除了洽谈剧本,李安大多数时间呆在家里,负责接送孩子、做饭、干家务。而家里的收入基本都靠李安的太太来赚得。当年李安的大儿子学用“why”造句。儿子写的句子是:“为什么我爸爸是个艺术家,却每天呆在家里。”

  李安偶尔也去帮别人拍片,看看器材、帮剪接师做点事,当当剧务等,但都做得很笨拙。李安后来回忆起那一段经历,曾笑着说:“有一次我去帮忙挡围观的观众,有个非裔女人见我来挡就凶我:‘敢挡?我找人揍你!’我连忙走开,闹了很多笑话。后来我只好去做些出力气的事,拿沙袋、扛东西,其他机灵的事由别人去做。我真的只会当导演,做其他事都不灵光。”

  就这样耗了6年,一事无成,心碎无数,李安却还是怀着拍电影的希望努力着,一直没有转行。

  当李安的银行存折里只剩下43块美金的时候,37岁的李安对电影的坚持终于有了回报。他6年待业期间写成的剧本《推手》和《喜宴》,一举获得了台湾“新闻局”第一届优良剧本奖的头等奖和二等奖,电影公司终于下定决心,请李安执导拍片。

  《推手》作为李安“父亲三部曲”的首部电影,一炮而红,才有了接下来的《喜宴》、《饮食男女》、《卧虎藏龙》等等叫好又叫座的优秀电影,这些电影帮助李安一步步走向事业的巅峰。这个曾经辜负了父亲期望、书念不好才去拍电影的男孩,终于成长为人人敬仰的电影大师。

  关于李安,你也许还有兴趣了解:

  ★李安的电影风格

  李安的作品,总是带着中国传统文化温文尔雅的气质,虽然中庸却很现实,其表现手法也同样质朴自然,继承了台湾电影生活味道浓厚的传统。而得益于西方电影和文化的,则是抓住人物对白在自然中别有风趣的幽默品格。二者的融合,形成既富东方格调,又有强烈电影感的风格。

  ★李安的话

  “电影,是我将思绪表达在纸张、胶卷、音符等媒体上的一抹留痕!”

  “电影比人生理想,也比人生简单,这是它的魅力。”

  “每次拍电影,我都是拼命去做,尽最大的努力,毫无保留。总觉得唯有个人的奋斗意志到位,才对得起大家,我才能够坦然。”

  “我觉得,人生就是一连串的周旋协调,人没有绝对的自由,每过一条路、翻一座山,我便要去克服或绕道。”

编辑/李源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