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下时光
2013-08-16 14:33:34    《知心姐姐》 人参与 0评论

  又是下雨天。

英语班放学啦,细细密密的雨帘垂落至窗外。还好,来的时候我带了一把伞,旋转在手中,一片淡蓝色的明媚。

家里距英语老师家近,可以走路回去。我便按下伞柄的黑底黄字按钮,伞裙便缓缓地绽开。

“噗嗤——”锐利的一声响,如气球破碎。

      我急忙躲在屋下檐角,往后边张望。其他同学应该很快就能做完作业,到时候就能结伴回家了。

  雨丝徘徊在眼前,细细密密,悠然而轻盈,眼前一片朦胧……

  “走这儿,爷爷!你怎么停下呢?”也是这样的雨季,我披着长至地面的雨衣,袖子在风中轻轻挥动。   

   爷爷摆摆手:“阿航,你的雨衣那么长,不用买把雨伞?”

“雨伞?”我瞥瞥四周,每个孩子的手中都攥着一把伞,在阴暗的天空下,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它们如季节的舞裙,在T台上旋转出一片属于自己的盎然诗意。

我如果拥有这样一把伞,那是多么欢悦的事情!家中也有伞,只不过都是老掉牙的黑色伞,沉寂得如同缄默的暗夜。

爷爷走到装雨伞的筐子前,步伐快得我都跟不上了。

     他从筐子里拿出一把雨伞,拍拍外边的包装,撇撇嘴,便把它放下了。再捧起一把,褪去伞套,看看伞的图样,又摇摇头放下。绸伞、纸伞、黑布伞、折叠伞、格子伞、铅笔伞……他都逐一试过,一遍一遍,不厌其烦。

  “这把,你看怎样?”他终于满意地拿起一把。淡蓝色的雨伞,上面绘制着冰凌,一排幽寂的冷色调,清辉的洁白,冰冻的霜雪。

这颜色、这图样,并不是我心中的最喜欢,但我还是满脸微笑地举起小手:“爷爷,我就要这把!”心里的感激及感动是绵绵不绝的吧,如蝴蝶的彩翼轻轻拂过我暖暖的心。

回家的路上,爷爷为我撑着伞。他穿着一件大大的雨衣,我也穿着一件大大的雨衣,又共同撑着一把蓝色的雨伞。在这双重保护之下,我的世界里少了呼呼的风声和紧锣密鼓的雨点,只有仰头就看得见的那一方小小的蓝天。

  从此,小小的我每天都“抬”伞去上学,每次,我都把伞柄靠在肩上,微微地倾斜着角度,让伞在面前翻转着。天蓝色的伞,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说实在太大了,它还时不时会顽皮地遮住我的视线。

  后来,爷爷渐渐地就让我一个人去上学了。那时候的家离学校很近,步行几分钟就到了。但那几分钟却是我最开心的时光,没有爷爷在后边的督促,我就可以看看身边的风景,抚摸落在地上的光影重叠,街道上的每一个人就是我眼中的风景。

  那是一个雨天,雨下个不停,我倒是学会了把伞举起来,尽管不高,但也不会再遮住视线。一路上都让自己的伞如风车旋转,灿烂的光芒折射出我眼底的笑意。突然,有个人影从眼前闪过,来不及躲闪,我的伞撞上了她。

“小妹妹,别急别急,走路小心!”她俯下身看看我。我惊讶地发现她的手中有一把和我完全相同的伞,蓝色的冰凌,淡淡的光影。

  呵,这是一件多么让人开心的事啊。

  那天回家,我兴高采烈地告诉爷爷,一个脾气温和的姐姐有一把和我一样的伞!可爷爷却没有跟随我眉飞色舞,还没听完我长长的叙述,他便抓过我的伞,忙活了半个小时。

  第二天起床依旧下了雨,我提起伞出门时,发现伞上竟多了一条粉红色的带子。

     “这样一来,才好标识!”他笑眯眯地冲我点头。

   学校里像我一样的伞倒是越来越多,难免会有人认错,但我永远都不会拿错伞,每天都会骄傲地炫耀伞的标志——那条粉红色的带子。

一年级上完后,爷爷没再陪着我待在县城里,他回了老家,但那把天蓝色的伞却随我度过了六年。从呼哧呼哧地扛着伞,到能够自如地单手挥舞伞,再到最后能高高举起伞,爷爷也从未再见到过。那条粉红色的带子也不知在什么时候不翼而飞,没有人再帮我缠上。

这一切,这点点滴滴的时光以及过往,爷爷知道吗?还记得吗?我想,他一定能感受到这些生命中最温存的片段。因为深爱,所以珍爱。

 

 

                                                     编辑/高佳雁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