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奶奶
2013-06-04 16:35:51    《知心姐姐》 人参与 0评论

文/小点

  刚吃过晚饭,邻居七叔婆就划拉着她的圆蒲扇来找奶奶聊天了,善童一边不情愿地收拾着碗筷,一边悄悄在心里嘀咕了一番。

   向来懂事的善童,好不容易摆脱了“留守儿童”这个头衔,现在却又要回来陪着被姑姑称作“空巢老人”的奶奶。
 

  因为爸爸妈妈一直在城里打工,善童小学几年一直跟着奶奶在镇上读书,直到升初一了才到城里跟着爸妈一起。现在刚放暑假,姑姑说奶奶一个人在农村太孤单,便跟善童爸爸商量决定让他回去陪陪奶奶。

  一想到城里同学假期的各种精彩,善童就觉得自己很“杯具”。大志一定会在QQ群里组织大家去溜冰;小磊在放假前两周就跟小乐他们约好了每周三、周六下午固定两个小时玩游戏的时间,还要小乐他们按照这约定回去跟爸妈谈判呢;原本邀请他一起看电影的同桌,这个暑假估计能把网上更新的片子都看完了吧。还有善童刚刚学会玩的QQ空间,等他收假后回到城里,都要长草了吧!

  虽然老大不情愿,善童却提也没敢提要留在城里过暑假,奶奶平时最疼他了。

  可是暑假有两个月哎!善童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他托同桌帮他在姑姑送的旧手机里下了500M的歌,又下了一款“三国志无双战”,要不是内存不够,再下他四五个游戏才好,不容易玩腻。

  因为村里的伙伴们放假后都去了不同的城市跟着打工的爸妈,根本没人来找善童玩,他没人说话,只好跟奶奶从头到尾把城里上学的见闻讲了个遍。奶奶呢,总是佝偻着背一边喂鸡或者摘菜一边听善童絮叨。头几天,七叔婆她们来聊天,话题主角也都是善童——善童又长高啦,善童又懂事啦,善童在城里上学变得更洋气啦……虽然平时七叔婆的大嘴巴害得善童的伙伴们没少让家里人责罚,但这大嘴巴夸起人来,也怪让人不好意思的。

  善童把城里的见闻讲完了,七叔婆夸人的话讲完了,这“新鲜期”也就过了,于是善童开始被一个威武的词打败,那就是“无聊”。他这才发现奶奶的生活真是无聊透顶。每天除了喂鸡就是浇菜,而且她的生活慢得可以催眠。因为没力气,奶奶浇菜只能每趟挑两半桶水,就够浇那么几棵菜,然后再回池塘边,再挑两半桶,这么重复来回六七趟。善童看着就心急,抢过奶奶的扁担,把桶里的水加满,吭哧吭哧地往菜地去,奶奶赤着脚跟在后面一路小跑。后来善童干脆就负责挑水,奶奶只需在菜地等着拿瓢浇水就可以了。

  就那短短的浇水间隙,“无聊”也见缝插针。奶奶又开始跟善童聊天,她的话题无非是“你爸命苦……要不是你爷爷去的早,他能继续上学,现在也不至于到处给人打工”,要不就是“你姑姑太要强,一个人做生意赚再多钱有什么用,该找个姑爷了”。而且她总是忘了有些话她已经讲得善童耳朵都要生茧了。善童听着听着就觉得无聊得很,他又不想踩到菜畦上帮她浇水,菜畦上的泥土太松软,脚陷下去把他新买的帆布鞋弄脏了可不行。他只好在粽叶丛里折了两片大叶子垫在田埂上,坐在上面听歌。歌声把奶奶的唠叨都盖过去了。“反正没人听她也能一直说”,善童自我安慰道。当听到周杰伦的《明明就》时,善童忽然看到奶奶挥着水瓢在冲他说话,奶奶一脸笑着,想必一定是好事。善童赶忙摘下耳机,沿着田埂走到近奶奶的那一头去。“这西瓜可以吃了!”奶奶把瓜蒂老的两个摘了下来,“这几个还青些,再翻一次身,晒个三五天,也可以吃了”,奶奶一边说着,一边弯下腰去给西瓜挨个儿翻身。

  浇菜后回来吃晚饭,奶奶又开始了她“给你妈带一些去”的固定句式。善童夸家里炖猪蹄的大豆香极了,她便说“今年大豆种得好,你回城上学的时候给你妈带几斤去”;善童说要把芭蕉全摘了一次闷熟,奶奶不让,说留一挂,等他回城之前十天再摘,刚好闷十天熟了,“给你爸妈带一挂去”。善童忍不住提高了声调说她:“奶奶!城里啥都有,这带来带去的多麻烦啊,他们想吃可以买的。”奶奶这才停了话头,过了一会儿,她又不服气地说:“城里的是城里的,奶奶种的可不一样。”

   七叔婆她们就是那时候到的,院里一下就变得七嘴八舌起来。在灶台洗完碗,善童再也听不下去了,他打开电视,这才发现奶奶一个人在家根本没有缴闭路电视的钱,把遥控器摁了个遍,就只有广西卫视可以看!晚饭吃得早,这才六点,估计还有个把钟头太阳才落山,漫漫长夜,难道就要这么度过?善童给镇上的小学同学巫志平发了个短信:“哥们儿,在不在家,无聊啊,求解救”。一分钟后,善童听到了美妙的短信回复声——“来吧,英雄联盟,等你。”

   一开始善童还为晚上回来要走那二十几分钟的夜路犹豫了一下,但是,既然他被“无聊”打败了,就要勇敢地战胜“恐惧”。于是善童拿着奶奶的手电筒,迎着落日一路欢快地走到镇上巫志平家。他们不知杀了几个回合英雄联盟,巫爸爸上楼催他们睡觉的时候,已经十点了。善童心想,坏了,再晚那段夜路怕是更恐怖了。赶紧谢了留他过夜的巫爸爸,便匆匆赶路。

  月色很好,又有手电筒那一小片光保护着,偶尔还有赶路的货车闪着大灯经过,善童觉得没有想象的那么恐怖。于是他大胆地把目光投向夜色远处。原来夜里的田野那么美!远处绵延的山脉在月色中展示着伟岸的轮廓,夜色衬托着如雪的萤火虫与如水的月光呼应。宁静让偶尔传来的猫头鹰的叫声更加辽远。

  刚从英雄联盟的游戏界面退出来的善童,忽然觉得这一切美得那么陌生。但这恰恰应该是他最熟悉的啊,小学的假期,常常和伙伴们一起沿着公路去捕萤火虫,放到洗干净的玻璃墨水瓶,做成萤火灯。这熟悉的田野的味道,如何就被一些方方框框的界面,电脑界面,手机界面,给淹没了呢。善童有点失落,但他不知为何。

  到了家门口,善童怕吵着奶奶睡觉,蹑手蹑脚地开了门,天井旁的人影吓了他一跳。奶奶背对着门坐在天井旁打盹,月亮越过围墙照在她身上,地上孤单的那个影子一样是佝偻着背。她大概是招呼七叔婆她们吃了西瓜,丢了一竹筐的西瓜皮在旁边。脚边的水桶里还泡着一个。听到有人进来,奶奶醒过来,拿起蒲扇扇了扇蚊子,问善童:“现在几点了,我怎么就睡着了呢?”接着动作迟缓地起身,把西瓜皮倒在沼气池里。然后又缓缓地把水桶里泡着的那个捞起来,对善童说:“你爱吃冰凉的,我用井水泡了一会,尝尝看够凉吗?”善童一边去灶房拿刀一边埋怨:“我都说了您先睡,别等我,在这儿打盹着凉了怎么办?”

  奶奶喃喃地辩解道:“她们也才刚散不久……”善童更是埋怨:“那您让她们上别家聊天嘛,天天陪着她们,有这时间用来睡觉多好。”

  奶奶继续说:“这么早睡也睡不着的,人老了也睡不踏实,才刚睡着,天又亮了。你七叔婆她们虽然说话没客气,但有人说说话总是好一些……”

  善童听着奶奶的话越说越小声,心里有些小小难过,他放下手中还来不及吃的西瓜,过去扶着奶奶,一边进屋一边兴奋地说:“奶奶,我跟您说,我刚回来的路上又看见萤火虫了,还有……”

  奶奶呢,就乐呵呵地笑着。

 编辑/陈瑶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