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有匹马
2013-05-02 11:03:19    《中国少年文摘》 人参与 0评论

  我在讲我学生时代的故事时,没有一个人相信。我今天讲给你听,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讲了。

  我最早生活在西部草原,那里水草丰茂,绿色一眼望不到边。白天,天空是蓝色的,上面飘着朵朵白云;夜晚,天空挂满了星星,就像草原上盛开的花。

  学校离家很远,但我们一点也不怕。一大早,小伙伴们就骑上自己的马,一齐打马扬鞭,来一场赛马,终点就是学校。我天生瘦小,可是,我有一匹好马,除了两只耳朵纯白,浑身都是暗红色,往那里一站,威风凛凛,我叫它“白耳”。只要一赛马,第一准是我。我更引以为骄傲的是,白耳只认我。除了我,谁想骑它,都是妄想。

  那年我才十岁,已经是草原上的赛马王了。

  如果不是那场暴风雪,该多好啊!

  那是一场从没见过的暴风雪,一夜之间卷走了整个村庄。暴风雪前夜,白耳似乎有预感,它挣脱了缰绳,跑出了栅栏。

  我摸黑追赶它,一直追到了很远的地方。我累了,它也累了,我们干脆就倒在地上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一切都消失了。我只能去投奔亲人。

  我骑着白耳,来到这座大城市,投奔我的姑姑。姑姑很乐意接收我,可是,白耳不能要。她说她家住在20层,怎么可能牵一匹马上去呢?

  我苦苦地求她,姑姑是来自草原的,她最终还是理解了我。姑姑租用小区里的一棵树,把白耳系在那里。

  夜深了,白耳看着我和姑姑走进楼房,不安地扬起前蹄。它一定是怕我会消失在楼里。好在姑姑为我安排的房间,窗户正好朝着那棵树。我推开窗,解下头上的红绳子,冲下面使劲挥舞着。白耳看见了红绳子,就安静下来。

  我把红绳子系在窗口,才安心地上床睡觉。

  第二天的事,让姑姑更为难。我要骑马上学。姑姑一看我眼泪汪汪的,心就软了。她跟学校说明了情况,学校同意我把马系在操场旁边的树下。

  我看不见白耳,心里老挂念着它。一下课,我就会飞跑出教室,来到操场边。白耳看见我,也会高兴地嘶叫两声。然后,我就摸着白耳跟它说话,让它要坚强一点,要适应城里的生活。每次我在和白耳说话的时候,就看见有个人远远地躲在墙角向这边张望。我一看,他就闪开了。我无法看清那张脸。

  我有时甚至等不到下课,我就会向老师请假,谎称我要上厕所。出了教室,和白耳一聊天我就忘了上课。老师非常生气:“那匹马又丢不了,你整天惦记它干什么?到这里这么长时间了,你一点也没有融入班级。这样下去,对你不好!”

  我想和他们玩儿,可他们得愿意呀。他们这些城里孩子,个个白白净净,看着我,就像看到了屎壳郎。只有一个人例外,他是个瘸子,坐在最后一排。我每次一回头,就看见他死死地盯着我,好像跟我有仇。

  他也不和其他同学玩,总是独自呆坐在角落里。

  白耳最终还是离开了学校。据说是教育局的人到学校来检查工作,发现树下拴着一匹马,就给下了最后通牒。白耳只能天天拴在小区里。

  我每天放学,就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然后,骑着白耳到江边吃草。白耳吃草的时候,我就躺在草地上,望着天,想着草原,眼泪会止不住流下来。

  有一次,我擦拭着眼泪,站起来,突然发现江堤上站着一个人,是瘸子。他为什么跑到这里来?想看我的笑话吗?

  我气呼呼地冲过去,指着他的鼻子,说:“你想干什么?”

  “我,我只是想看看马。”他指了指在江边吃草的白耳。

  “这是我的马,不让你看!”

  他没说什么,一瘸一拐地走了。

  可是,第二天,他又准时出现在江堤上。这让我很恼火,我们争吵着,不知不觉就扭打成一团。三下五除二,我就把他压在身下,问他服不服。他咬着牙不作声。我就使劲地压他。后来,他就哇地大哭起来。
  我只好起身,我看见他的右腿裤管里露出了一截假肢。

  我的心好像被钢筋扎了一下,蹲下来,轻轻拍着他,说:“对不起,我不该欺负你!”

  我怎么劝,他都不听,直到我说:“我带你骑马。”我把他拉起来带到白耳前面,托他坐上马背。然后,我翻身上马,一直把他送回家。

  一路上,他笑得咯咯的。我敢说,他在学校从来没这样笑过。

  从那以后,他每天放学以后都跑到江堤上来,我就和他一起玩儿。他这才告诉我,他的腿是在一次车祸中失去的。那是一个下雨的晚上,他放学回家,穿过马路的时候,一辆蓝色的小轿车撞倒了他。车没有停,跑掉了。从那以后,他的脸上就再也没有了笑容。  

  我说:“我叫你瘸子,你不生气吗?”

  他摇头,说:“如果是别人叫,我会拼命。可是你叫,我不生气。”

  “为什么?”

  “因为你有一匹马。”

  他在马背上找到了快乐,我也因为有了这样一位朋友感到快乐。

  可是,后来,他又变得不快乐了。每次我们骑马走在大街上,他就会望着川流不息的车辆发呆。他说,他想找到那辆蓝色的轿车,让司机当面给他道个歉。

  我听了哈哈大笑,说:“好主意,为什么不找?等找到他,我还要踩扁他的车,揍他一顿!”

  他一听我愿意跟他一起找,又笑了。那天以后,我们每天骑马回家,就会绕道到他出事的那条街上,他就仔细地看着过往的车辆。   

  没想到他的眼力真好,在不久后的一天,我和他骑在马背上,沿着人行道往回走,他突然就叫了起来:“就在那儿!”他指着一辆蓝色轿车。

  我们追上去,拦住了那辆车。车上下来一位精瘦的中年男子,二话不说,就骂我们是疯子。

  我跳下马,说:“你撞伤了他,现在,你必须向他道歉!”我指着马上的瘸子。

  男子极凶,甩手就给了我俩耳光,还不解气,又用脚踹。路人围上来,指责男子打一个小孩。他赶紧就钻进车里,扬长而去。

  我翻身起来,上了马,问瘸子:“你肯定是他?”

  瘸子点点头,说:“撞了我之后,他还探出头来望了一眼,我忘不了他那张脸。”

  我拍了两下白耳,就向前追去。在一个红灯街口,我们追上了那辆车。我冲车里喊:“出来,给我出来!”

  男子没出来,绿灯一亮,车就向前冲去。我也火了,猛拍白耳,喊:“追!”

  白耳懂,扬蹄猛追,一会儿就追上了。可是,车就是不停。我一夹白耳,白耳突然冲上去,腾空而起,“哐”地踩在轿车顶上。轿车被踩扁了,像只受伤的乌龟,趴在马路中间不动了。

  所有的路人都惊呆了,张大嘴巴望着。男子从车里爬出来,吓得脸色苍白,指着我们,喊:“你,你们……”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小声问瘸子。

  “像他一样,跑!”

  我拍了一下白耳,白耳向前飞奔而去,把男子的号叫甩在身后……

  你不要问以后的事,我知道你关心警察会不会找上门来,我们会不会被学校开除,白耳会不会被带走?但这些都与你无关,我只想问你,我的故事你信吗?

  你点头,我会说你是个傻瓜。你摇头,我会骂你是个笨蛋。

  你睁大眼睛看看我,就会知道,我其实就是那个瘸子。

  摘自《东方少年阅读》

  向小葵 编辑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