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校服的稻草人
2015-04-15 10:34:48     人参与 0评论

  整齐地散开在院落里,让稻草吸收阳光的温暖,翻动时似乎还可以嗅到稻子的清香,直到晒至稻草拢起来时会有“喳、喳”的响声,直到每一根稻草有着太阳一样的颜色。筱禾也因此自豪——我可是用最金黄的稻草扎成的稻草人!

  起初,筱禾非常自豪,但日复一日单调而乏味的工作消磨了她最初的喜悦与自豪,她开始对村庄外的世界产生向往——尤其在那三个孩子来这里玩之后……

  那天午后,太阳慵懒地洒下午后柔和而细碎的阳光。乌云缓缓从东方飘来,刚才明媚的光线被遮住。乌云停留在了向日葵花田的上空,天空落下细长而透明的雨丝,落在花瓣上后变成了滚动的“宝石”。筱禾隔着雨丝和淡淡的雨雾注视着向日葵,金黄色在这烟雨淡淡中是炫目而抢眼的一笔, 给冷落寂寥的雨景加上了不轻不重的暖色调。筱禾望着花田痴迷了,没有察觉到有人到来。

  “雨丝连成线,牵出几世缘,回眸有多远,指间已过千年……”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赤足走在因吸了雨水而泥土颜色变深的田埂,她耳畔戴着一朵淡蓝色的矢车菊。

  等筱禾意识到有人来时,矢车菊少女已经赤足站在筱禾面前,正抬头看着她。

  女孩踮起脚,想把耳畔后的矢车菊取下,装饰在筱禾的草帽上,可她不够高,只能把花插在筱禾的脖子上,看起来像是稻草人戴了一个花朵领结。

  “小妹——别乱跑,快过来!”

  筱禾循声望去,两个比较大的男孩子在田埂上跑得气喘吁吁。

  “哥——快过来看,这个稻草人可真好看。”女孩兴奋地冲着两个男孩招手。

  “嗯,好看。毛线球做好了,给。”哥哥从背篓里拿出一个五颜六色的毛线球,五彩斑斓的颜色像是将彩虹揉碎后、星星点点地散落在毛线球上。

  “好漂亮啊!谢谢哥哥。”女孩接过球后,轻晃了一下,一声清脆的铃铛声从球里传出,女孩抱着球更加爱不释手。

  “当然了,这可是我和阿山挨家挨户讨来的毛线,很多种颜色呢。”男孩自豪地说。

  “谢谢阿山哥!”女孩把球抛向天空,又连忙接住。

     “别在这里玩,等会儿掉在地上弄脏了。”另一个叫阿山的男孩温和地笑着。
   “不嘛,哥,你和阿山哥陪我玩吧。”两个男孩拗不过女孩,只好陪她玩毛线球。筱禾静静地看着他们,感觉心里暖暖的,然后幸福地笑了。
    雨停了,乌云在天边画下一抹淡淡的彩虹。夕阳下,火烧云燃烧了彩虹的尽头,然后天空被星辰占领,三个人也飞奔在回家的路上,奔跑溅起的水珠迅速落下,然后一切回归平静。
    天空经过雨露的洗刷变得清澈明亮,借着清幽但明亮的月光,筱禾看见阿山的背篓被落下了。背篓中有一件衣服,上面印着“花田小学”——哦,是一件校服。
    咔嚓。一阵风吹来,筱禾突然感觉到自己动了一下,又是一声咔嚓——哦,原来我是可以动的。筱禾低下头,才发现自己的一条腿被风吹弯了一点。
    不能再动了,不然会失去自己的腿吧,筱禾害怕地想将腿挪成原来笔直的样子,她试着轻轻地一动,啪,自己又动了一下。莫名地,筱禾喜欢起这种活动的感觉了。
    好像每天都在同一个地方重复着同样的工作,该做一些改变了吧。穿上这件校服就可以到处看看了。想到这里,筱禾更加拼命地摇动着身体,努力地使自己动起来,触碰到校服。
    “呼。”筱禾终于拿到了校服,喘了一口气。
    筱禾感到很新奇,她高兴地穿起校服,看着水坑中自己的倒影——“哇,第一次穿校服感觉好棒啊!”筱禾看见背篓下还放着一些灰色的毛线,那可能是做毛线球剩下的。她轻轻将毛线挽成一团,一个灰色的毛线球做好了。虽然没有刚才那位女孩的毛线球那么漂亮,也没有铃铛,但筱禾非常喜欢。
    筱禾用宽大的校服遮住自己的稻草身体,将那朵矢车菊插在草帽上,然后离开了这个她生活了两年的小村庄。
    筱禾走在城市里的大街小巷,总会碰见一群孩子在街头或巷尾玩耍,这时她就会加入他们之中,分享自己的毛线球。直到孩子们散伙回家时,她也会离开,寻找下一群快乐的孩子。
    她总是穿着校服,抱着灰色的毛线球,穿梭在市井小巷。
    你见过她吗?对了,如果见到她,请替我问问她,还记不记得那段在向日葵田的日子。
    如果有一天玩累了,那儿随时都欢迎她回家……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