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女汉子”邂逅“萌妹子”
2015-04-07 09:26:01    《知心姐姐》 人参与 0评论

文/小羽毛

  上中学的第一天,我进校门时感觉前面的女孩有点眼熟。一打听才知道,她叫李依阳,和我来自同一所小学。就这样,我们很快成了死党。

(一)

  我爱玩爱闹,爱说爱笑,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汉子”,李依阳却文静得有些腼腆,是典型的“萌妹子”。看到我们俩在一起,好多同学都警告我:“不许欺负人家啊!”其实我比窦娥还冤。我是在家被老妈管着,在学校被她管着。前几天在办公室里,班主任陈老师拉开抽屉,拿出了几块巧克力对我说:“最近教同学做广播操,很辛苦,这是奖励你的。”我捧着巧克力喜滋滋地出了办公室,李依阳迎了上来,脸上写满了同情:“犯什么事被老师批了?”我把巧克力往前一递,差点碰到她鼻子:“看,奖品!”接下来我又纠结了,分给她吃吧,舍不得;不给她吃吧,对不起朋友。干脆从自己兜里掏出一个士力架拍到了她手里,她却摸摸我的额头说:“可怜的孩子,被老师夸晕了,这可比巧克力贵多了!”我说:“老师奖的巧克力,味道不一样哦,你要想吃,要好好努力啊!”李依阳手指并拢做砍刀状,嘴里喝一声:“旋风斩!”我脖子上就挨了一下,她一边逃跑一边撂下一句:“你就嘚瑟吧!”

  李依阳总是这样,在我最高兴的时候打击我,我常常说她对别人是“天使”,独独对我是“恶魔”。我有时候问李依阳:“你是不是看我优秀,觉得羡慕嫉妒恨啊?”她很认真地想了想说:“羡慕,有一点点嫉妒,但是不恨。”

(二)

  不久后的一个星期天,我和李依阳约好去一起公园玩,谁知一见面她却拎着一个大袋子,里面装满了漫画书。原来她是要先去看晨曦。晨曦是李依阳小学时的同班同学,她妈妈得癌症去世了,她的爸爸又组建了新的家庭后,新妈妈不接纳她,她就和姑妈一起生活了。李依阳说晨曦最喜欢看动漫画报了,到她家楼下时,我看到有个报亭,也想给她买几本漫画杂志,李依阳说如果让她感觉到刻意关照她,她心里会不好受啊。我便没有买,跟着她一起上楼了。晨曦见到我们很开心,但是她总是低着头,说话的声音也低低的,像一只受过惊吓的小兔子。我们请她一起去公园玩,她拒绝了,但是告别时她却送了我们好远。

  过了没多久,我们全校到徐州彭祖园春游,李依阳告诉我,晨曦他们学校也组织来这儿了,她正在樱花林等我们。我和李依阳手拉着手,向那一片绯红的树林跑去。李依阳指着公园对面那栋带着红十字的大楼说:“知道吗?那就是中心医院,晨曦妈妈就是在那儿去世的!”我们跑进了樱花林,樱花已经开始凋谢了。微风过处,那粉白的花瓣像雨一样飘落下来,花间的石板路上竟薄薄地落了一层。李依阳告诉我,见到晨曦千万别提妈妈这个词,省得勾起她的伤心事。

  我们终于在樱花林深处看到了晨曦,晨曦也发现了我们,她立刻从长椅上跳起来,朝我们跑过来。晨曦告诉我们,每年这个时候,妈妈总是带着她来这儿看樱花。六年级的时候,妈妈因为化疗反应头发都掉光了,不能出门。妈妈对晨曦说,等到樱花开了,从地上拣一把花瓣给她带到病房里。但是妈妈没有等到樱花开。

  说到这儿,晨曦的眼帘垂了下去,李依阳怕她会哭,忙伸出手轻抚她的头发,我也把手搭在她的肩头。这时她却突然蹲下身,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把石板路上的花瓣拢在一起。我想调节气氛,脱口而出:“干嘛,你要学黛玉葬花啊!”李依阳瞪了我一眼,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正呆呆地想着怎么去补救,晨曦却把满捧的花瓣都塞到了李依阳的脖子里,我们也从地上抓起花瓣反击,一时间花瓣乱飞,我们三个嘻嘻哈哈闹成了一团。我对晨曦说:“我觉得你变了好多啊!”晨曦说:“李依阳劝我了,我现在要快快乐乐地生活,这就是对妈妈最好的思念。”

  “每一朵花开,都是妈妈的微笑!”说完,我把一把花瓣往半空撒过去,红红的夕阳下,又下起了一阵粉白的花瓣雨。李依阳让我给她们拍照,我从相机的取景器看到她和晨曦两个脑袋挨得紧紧的,花瓣打着转儿落到她们的肩头、落到她们的发间,还有几个调皮的,竟然飘到了她们的脸上,像给她们甜蜜的亲吻。阳光从高大的樱花树间探出头来,给她们的发梢镶上了闪亮的金边。在缤纷的花瓣雨中,看到了美好而温暖的友情。

(三)

  那天我正跟同学们神侃间,猛然看见李依阳进教室,我下意识地捂住后脖子。她对我说:“这次放过你了,广播上叫你参加值日呢!”值日生主要是检查校园卫生,制止同学追逐打闹等危险行为。我戴上授带,昂首挺胸,好不神气!转了一圈,校园秩序井然,我那个失望啊,心想怎么也没有个同学违纪一下,让我施展一下口才啊!突然看到初一楼梯口,一个女孩在前面跑,两个男生在后面追,小妹一脚踩空了,我冲上前把她扶住了。我生气地对她说:“你是哪个班的?这样做太危险了!”小妹妹愣了一下,盯着我说:“姐姐,你是那个小作家?”我点了点头问:“你怎么认识我?”她用手比划了一下说:“你那么大的照片挂在画廊里,谁不知道你呀?”当时我被她夸得心花怒放。李依阳问她:“你是哪个班的?追逐打闹要扣你们班分的。”我便网开一面说:“她知道错了,就别扣分了。”我们回教室的路上,李依阳说:“我发现你不是在走路,而是在飘呀!”,我却埋怨她说你把我手攥得那么紧干嘛?骨头都给你捏碎了!”李依阳却说:“我怕一松手,你就飘到天上去了!”可是我的好心情没持续多久。第二节课课间,我又看见了那个妹妹,她正在兴高采烈地和同学说着什么。我忙跑到她身后想和她打个招呼,就听她说:“今天我碰到一个值勤的傻妞,几句话就把她夸晕了……”

  唉!我原来上当了,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把学姐我拍在了沙滩上。从这件事我得到一个教训,飘飘然飞得越高,摔得就越惨!看来就我这疯丫头,没人管还真不行!现在我每当忍不住要嘚瑟的时候总是叫李依阳:“快!给姐来个旋风斩!”

编辑/蔡 岩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