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党换鞋记
2015-04-02 09:10:29    《中国少年文摘》 人参与 0评论
文:周锐  图:点大王
 
 
1
        吴佳娜有两个死党,一个是朱凌,还有一个是汤芸芸。汤芸芸虽然也是死党,但没有朱凌那么“铁”。应该说朱凌是吴佳娜的第一死党,汤芸芸是第二死党。当然,人都有上进心,第二死党总在争取成为第一死党。
        这天早上,方果子听见汤芸芸对吴佳娜说:“你知不知道,两个女孩子想让人家知道她们最要好,最时髦的做法是什么?”
        吴佳娜猜到:“她们两个人手拉手?”
        汤芸芸撇撇嘴:“这也太没有创意啦。”
        “那,她俩唱同一首歌,追同一个明星?”
        汤芸芸叹了一口气,只好公布谜底了:“最时髦的做法是,她俩各脱下自己的一只鞋,让对方穿上。”
        “啊……”吴佳娜睁大眼睛,想象着这动人的情景。
        汤芸芸还想说什么时,上课铃响了。
        等这节课上完,大家从黑板上收回的目光立刻集中到了吴佳娜和朱凌的脚上—吴佳娜本来穿了一双白色的鞋,朱凌本来穿了一双红色的鞋。可现在,吴佳娜脚上一白一红,朱凌脚上一红一白!
        从没见过鞋子可以这样穿,大家颇为吃惊。
        最吃惊的是汤芸芸。
 
2
        吴佳娜和朱凌平时到校挺早的,可是第二天她俩最迟出现在教室门口。
        方果子对瓜哥说:“这是为了让所有人注意她们。”
        瓜哥说:“也许她们绕了路,让更多的人看她们的鞋。”
        “不过你发现没有,”方果子提醒瓜哥,“朱凌穿白鞋的那只脚有点儿不大对劲。”
        瓜哥说:“一定是穿别人的鞋子不习惯。”
        方果子问朱凌:“吴佳娜的鞋子是不是小了一点儿?”
        朱凌看看身旁的吴佳娜,然后回答方果子说:“根本没这回事,你别想挑拨我和吴佳娜的关系。”
        吴佳娜也说:“我们俩的鞋子差不多大小,我穿朱凌的鞋子就挺舒服的。”
        方果子悄悄对瓜哥说:“吴佳娜穿朱凌的鞋舒服,不等于朱凌穿吴佳娜的鞋也舒服。吴佳娜讲的是真话,不等于朱凌讲的也是真话。我们可以试一试。”
        瓜哥问:“怎么试?”
        “你把朱凌的书包抢走。”
        “我要朱凌的书包干吗?”
        “能够得到鞋子的真相。”
        瓜哥不明白书包与鞋子有什么关系,但他还是答应了方果子。
        趁朱凌不备,瓜哥夺过她的书包跑出教室。
        朱凌惊叫一声,急忙去追。
        吴佳娜哪肯让死党受屈,她拦住朱凌:“交给我了!”
        吴佳娜紧追瓜哥在操场上跑了两圈,跑到第三圈时,方果子向瓜哥招招手,瓜哥扔过书包,方果子接住,还给了朱凌。
        瓜哥问方果子:“真相出来了吗?”
        “出来了。”方果子说,“朱凌刚才追你时,有点儿一瘸一拐,这说明鞋子太紧,把她弄疼了。”
        瓜哥又问:“那吴佳娜为什么没有一瘸一拐?”
        方果子耐心解释道:“吴佳娜的脚应该比朱凌的脚小一点儿,所以她穿朱凌的鞋不会不舒服。而朱凌穿了吴佳娜的小鞋可就吃苦头了。”
        瓜哥想了想:“可是,朱凌为什么不承认鞋子小,不承认吃苦头?”
        “友情为重啊,她情愿吃点儿苦头,也不愿讲出来妨碍她跟吴佳娜的友情。再说,她穿了吴佳娜的鞋子,还有人羡慕她呢。”
        “汤芸芸羡慕她?”
        “是啊。”
        “她只好把这只让她吃苦头又让她被人羡慕的鞋子一直穿下去?”
        “看来是这样了。”
        瓜哥觉得朱凌挺可怜的。
 
3
        上课了。
        六老师的声音和仪态很有吸引力,但不知怎么搞的,方果子的视线从六老师身上滑到别处去了。
        他的视线停在走道对面的课桌底下。
        那张课桌底下有一只白色的鞋子,它被脱下了。朱凌趁上课的时候让她的脚解放片刻。
        方果子顿时动了侠义心肠。
        趁众人专心听课,方果子悄悄伸出一条腿……
        这条腿越过走道,将那只白鞋钩了过来。
        方果子打算把白鞋踢到吴佳娜脚下,让吴佳娜把红鞋还给朱凌。
        但方果子的座位离吴佳娜太远,传鞋容易失误,而瓜哥的位置居于方、吴之间。
        方果子先将白鞋从左脚倒到右脚,然后用足弓轻轻一拨,鞋子便穿过两张课桌到了瓜哥身边。
        瓜哥接到鞋后,朝来鞋的方向扭头张望,方果子做个手势,瓜哥立即会意,看准目标用足尖捅射,说时迟那时快—
        这只鞋飞速滑行,眼看要击中吴佳娜的左脚跟,却在她的椅子腿上弹了一下,改变了方向,最后停在六老师跟前。
        六老师正拿着教鞭讲课。
        她中止了讲课,用教鞭挑起这只鞋子。
        她问:“是谁的?”
        鞋子的原主人吴佳娜吃惊地去看教室另一角落的朱凌,朱凌吃惊地看课桌下面……
        六老师等待着。
        两秒钟过去了,无人应声。
        第三秒钟,吴佳娜正要开口,已经有人抢答。
        “是我的鞋子。”
        众人循声看去,却是汤芸芸挺身而出。
        众人再朝下看,汤芸芸的一只脚只穿着袜子没穿鞋。
        只有方果子看清楚了—在刚才的两秒钟里,汤芸芸脱下自己的鞋子踢给了朱凌。
        六老师说了所有的老师在这种情况下都会说的话:“汤芸芸,下课以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4
        下课了。
        六老师提着那只白色的鞋子走出教室。
        只穿着一只鞋子的汤芸芸就一跳一跳地前往教师办公室。
        看着一跳一跳的汤芸芸,瓜哥问方果子:“她为什么要说鞋子是她的?”
        方果子说:“她没看见你传鞋失误,以为是朱凌干的吧。”
        “她是要帮朱凌吗?”
        “应该是吧。”
        “她为什么要帮朱凌?”
        “汤芸芸跟吴佳娜是死党,吴佳娜跟朱凌是死党,朱凌跟汤芸芸也应该算死党吧。死党不帮死党,那就不叫死党了。”
        汤芸芸走出办公室时,两只脚都穿着鞋子,善良的六老师没让汤芸芸一跳一跳地回家去。
        放学后,大家看见汤芸芸穿着吴佳娜的一只白鞋,吴佳娜穿着朱凌的一只红鞋,朱凌穿着汤芸芸的一只黄鞋,她们3个亲密无间地走出校门。
        方果子和瓜哥走在她们后面,没走多远发现汤芸芸停住了脚步。
        “不行,”汤芸芸脱下那只白鞋对吴佳娜说,“小了一点儿,我还是穿自己的鞋子吧。”
 
摘自《故事作文》(2012.06)
蓝叨叨 编辑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