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敏敏
2015-03-31 09:59:20     人参与 0评论

 文/杨慢慢

  长我五岁的小姨敏敏

  敏敏短发瓜子脸,身材精瘦,喜欢穿白,声音脆脆的像在咬黄瓜,看见她总有夏天的感觉——坐在一棵大树下,有微风轻轻拂过你发丝的夏天。大家觉得她像孙燕姿,总叫她“小燕姿”,而我叫她敏敏,虽然她长我五岁,辈分上却是我小姨。

  敏敏是三好学生,从幼儿园到小学再到初中,一直被大家喜欢着。敏敏画画很棒,我喜欢的卡通人物她都会栩栩如生地一个个画给我。除此之外,她还会弹钢琴,最爱弹《致爱丽丝》,她的英文名也叫Alice(爱丽丝)。每次聚会,大家还会叫她唱歌,她一点也不扭捏,大大方方地唱,然后大家都夸她乖,我总会忘了嫉妒她,因为她的确值得大家的赞美,只是,感觉她好得不真实。

  我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敏敏已经是个高中生了,她不怎么和我们这群小屁孩玩,但我总爱粘着她。每个周末都会跑到她家楼下去叫她:“敏敏!敏敏!”很快她就会拉开窗,把头伸出窗外,装作生气地骂我:“没大没小的!”如果是夏天的话,会从二楼扔一个雪糕下来给我,让我先在楼下等着。

  我就坐在楼下的一棵大树下,边舔雪糕边等她——她总是要写完作业才会下来。然后敏敏就带我去公园里玩抓娃娃,一个硬币抓一次,是我童年最美好的回忆。敏敏第一次抓到的一只绿色小乌龟,现在还在我床上摆着。我们还会一起去吃糍粑,甜水面,酸辣粉,辣到嘴巴红通通,涨到肚子圆鼓鼓才会罢休。

   就要你陪我玩

  当然,我也有和敏敏闹别扭的时候。
  有一次敏敏在卧室弹钢琴,我在客厅看多啦A梦。看完后,我兴冲冲地去找她说话,问她最想要百宝袋里的什么工具。敏敏没有停下弹奏的手指,让我先自己玩。我当然不愿意了,故意用双手在琴键上乱拍,她终于停了下来,很无奈地看着我,而我很得意。她说她想要隐身斗篷,这样就能让我找不到她了。我一听更不爽啦,于是更加用力地在她琴键上乱拍,她无奈又无语地拖开我,假装威胁我:“你再这样我就把你送回家咯。”“哼,有本事你就送呀!我就不走!”我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这样子自己会更有气势一些。她叹了口气,摸摸我的头:“好啦,乖啦,我练完琴陪你去吃蛋糕好不好?”我瘪瘪嘴:“不好,我就要你现在陪我玩。”
  我看敏敏没有一点打算离开钢琴的意思,开始死皮赖脸地拖她走,而这一次她也很强硬,怎么也不肯站起来。我觉得很没面子,急得手脚并用地打她,她大概是没办法了吧,给我妈打了个电话。虽然我妈来接我的时候,她一再强调是我想回家了,但是我妈那么聪明,怎么可能相信。回家我就被揍了一顿,但是我心里一点也不怪敏敏,觉得自己又羞愧又委屈,好怕敏敏以后再也不理我了。心里超想超想拥有遗忘药水,能让敏敏忘记这件事。
  敏敏自然没有忘记这件事,只是每次我生气时,都会调侃我:“小猴子,你是不是又要打我了?”
  再后来呢,我渐渐失去了和敏敏打闹的机会。
  我读了你的学校
  我小升初那年,敏敏在学校的走廊晕倒,之后送进医院就再也没能回学校上课。
  因为种种原因,我只去医院见过两次敏敏。
  第一次去的时候,大人们告诉我敏敏患了一种叫“白血病”的病,让我一定要多和敏敏说些开心的事。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紧张,紧张到我一看见敏敏就问她有没有看过《蓝色生死恋》,我记得那部片子里的女主角也是得的“白血病”,我说你现在也成了女主角了呢。刚说完,就被我妈狠狠地在背上拧了一把,疼得我眼泪都快掉出来了。而敏敏转移了话题,问我打算考哪所中学,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聊了一下午,临走时敏敏取下帽子,我才发现她剃光了头发。
  后来回到家,我才想起来那个女主角最后死了,我又想到敏敏的光头,心里难受极了,好怕她也死掉,好怕再也听不到她弹《致爱丽丝》,再也不能和她一起吃吃喝喝玩玩闹闹了。
  第二次去见敏敏,我已经考上了初中,十分开心地告诉她我以后就是她的校友了。这一次依然被我妈瞪了一眼,看到敏敏有些黯然的眼神,我第一次真正地意识到,再也回不到以前了。那时候的敏敏已经不是我印象中的她了——因为水肿,她变得很胖;瓜子脸消失了;头发没有了;因为牙龈出血连说话也说不清楚了,我的心像陷入了沼泽地,越动越不能呼吸。
  那天我们没怎么说话,临走的时候,她握着我的手,说开学了一定要去看看学校食堂外的花,九月份的时候最美了。我点头,莫名其妙地叫了她一声小姨,说改天还来看她。
  可是没有改天了,没过多久,敏敏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其实到现在,我都觉得她只是穿上了隐身斗篷,让我们谁也找不到她,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在某个地方呆着。
  我去听了孙燕姿的演唱会
  我从来没有因为她的离去而哭过,只是喉咙像是有什么东西堵着,眼睛也涩涩的,看着她为我画的飞天小女警和送我的小乌龟时,总会有这种感觉。有时候路过她家,我还会情不自禁地想叫她,好像她还在,还会拉开窗扔一个雪糕下来。
  后来开学了,我去食堂外看花,却发现根本没有一株花,听食堂的阿姨讲,才知道为了迎接新生,学校重新修整了绿化,这一带的树都移走了,变成了草坪。
  现在我已经从敏敏所在的那所高中毕业了,有时候我妈还会问我,你记得你小姨吗?她当时也在这里读书。我当然记得,不然我为什么会那么努力地考进来呢?我记得有部电影里,小女生问老师,为什么要隐瞒班上一个男孩子生病的事,老师说,你们还小,很快就会忘记现在的事的。我妈妈和这些大人一样,他们都以为小孩子很幼稚,不上心,却不知道小孩子的记忆最深刻。只要存在于我们生命中的,都是珍贵的。就算长大了,也忘不了。
  后来的后来,孙燕姿在我读书的城市开演唱会,我去了。当我挥舞着那只小乌龟,开心地笑着时,朋友问我,你怎么哭了呢?
 
                                  编辑/陈瑶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