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可能
2015-01-26 10:15:06    《知心姐姐》 人参与 0评论

文/橘久

  我敢打赌,全班同学第一个认识的人都是她。

  她张扬,机敏,漂亮,像金庸笔下的郭襄,却比郭襄多了些匪气——我第一次用“匪气”形容一个女生。初次见面时,我挺怕她的,那是初一开学时。

  当时班主任在上面讲话,她时不时地就在下面提问,大家回头看她,她乐呵呵地笑——她像一块磁铁似的吸引着我们的注意力,以至于我们都将班主任的话当耳边风了,只想看看她什么时候又向班主任提问。开学第一天,她就成为了焦点。

  我很喜欢这样的女生,像一坛烈酒,可是我又有点畏惧这样的女生,她们喜欢过界,而我没有勇气打破为大多数人定下的规则。我只在角落里默默注视她,不敢和她正面打交道。

  可是阴差阳错,初二时我们成为了前后桌,我们仍然不怎么说话。那时候我是学习委员,每次收作业她都不会交。她心情好时,给我一颗阿尔卑斯糖,让我不要记她的名字,心情不好时,一下课人就不见了,直到上课才回来。可是和她那些短暂的接触让我很开心,因为我很清楚我不可能成为她那种人,所以格外地羡慕她。

  我以为在她们的世界里,不会有作业、家长的管教,也不会在乎考试与排名,只有逛街、逃课、谈恋爱甚至打架,我果然只是个局外人,用她的话说——“你把我们的生活想象得太美好了。”

  她对我说这句话是在初二下学期的时候。那时候市中学生篮球赛在我们学校举行,她很想去看,但是班主任下了命令,说谁敢逃课就请家长,我们都知道这句话是说给她听的。上历史课时,她突然递了一张纸条给我:“你装胃疼,我陪你去校医院好不好。拜托拜托。”后面还画了一个小人在玩球,我明白她的意思了。我竟然按照她的意思做了。我们下楼后,她依然挽着我的胳膊,笑呵呵地说:“你看老师有多偏心,从来不会怀疑你们这些好学生。我如果请个假,肯定要跟着我去才相信。”我问她:“什么是好学生?”她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说:“就是成绩好呗,听老师话呗。”说完,她看见了不远处的篮球场,兴奋地拉着我奔过去。

  我们站在场边,她兴奋地挤过人群观看比赛,还不时地冲着其中一个男生吹口哨,大家都把目光投在她身上,站在她身边,我有点不好意思,她好像也注意到这一点了,撒娇似地对我说:“不好意思啦,你可不能先回去呀。你回去了,我就死定了。我们再看一会儿好不好?”我只能点头。

  后来直到中场休息,我怕老师怀疑,才硬拉着她回去,她有点不爽,但还是乖乖地跟我回去了。回到教室没多久,班主任就来点名了,发现班上有几个男生偷偷跑去看球赛了,大发雷霆。她戳了戳我的背,有些后怕地说:“幸好你拉着我回来了。你真是我的福星。”

  大概就是从那天起,她偶尔也会和我一起上厕所,一起吃饭,有时候还会问我数学题怎么写。有时候别班的同学来找她,让她逃课出去玩,她都会问我该不该去,我反问她,为什么要问我。她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回答:“你是我的福星呀。”

  那时候我的好朋友会问我:“为什么你跟她走那么近啊?她这种女生……”我知道我和她不是同一种类型的人,可是在我和她不多的接触里,我发现她和我一样,也会担心考试,也会担心家长的坏脾气,也想考个好高中。只是她比我更贪玩,管不住自己,而且觉得自己努力已经来不及了——她习惯了玩乐的日子。

  后来初三,我忙着中考,她忙着睡觉。她说她爸妈只要求她这一年不惹事,高中会想办法让她去读的。她笑得有些无奈:“你们好学生就是安逸,家长老师都喜欢你们,不过,嘿嘿,我也喜欢你。”

  后来毕业,她去了当地一所普通高中,她在QQ上对我说:“我不想用我爸妈的钱去读重点高中,现在这个高中也还好啦了,很适合我。”我觉得其实她也是好学生,善良又懂事。

  在我的同学录上,她给我留言:“说真的,我挺不喜欢和你们这些好学生接触的,因为我知道我是哪一种人。但在和你的接触中,我发现了另一种可能性,我们是能成为朋友的,因为我们其实都差不多(你比我还花痴),只是你学习比我好而已。希望你不要成为我讨厌的书呆子,作为我的福星, 一定要开心哟!”

  我希望现在的她,仍然是开心的。

编辑/陈瑶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