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条鱼,大概不知道自己是条鱼吧
2020-07-15 09:34:09    《儿童文学》
  提起写作就头疼?没有灵感很苦恼?看到作文辅导书就心烦?快来挑战写作通关游戏吧!让你的脑洞来一次大爆炸!在这里,不背字词句段,不讲章法技巧,写作不走寻常路,作文杜绝程式化。在这里,挖掘唐诗的脑洞,激发灵感的爆炸,给你新奇的角度和奇妙的创意。在这里,你会发现:唐诗很有趣,写作真好玩!
  
池上 
 
【唐】白居易
  
小娃撑小艇,
  
偷采白莲回。
  
不解藏踪迹,
  
浮萍一道开。
  
  编 辑 赏 析
  
  《池上》这首诗虽如同大白话,但极富韵味,充满童趣。别以为大白话就缺乏回味哦,如果你细细品读“不解藏踪迹”这一句,会发现其中“不解”两字很是精妙,可谓本诗的“诗眼”,写尽了小娃顽皮、纯真的情态。正是因为不懂掩盖踪迹,而不是蓄意偷盗、老练逃脱,小娃才显得那般天真可爱。通俗的诗并不等于口水诗,即使直白浅显的句子,如果没有深厚的艺术功底,也是很难写就的。
  
  请围绕本期主打诗,尽情开脑洞,创作一个逻辑合理的故事,可以是现实风格,也可以尽情幻想。
 
1.jpg
  
  写作大玩家的脑洞大爆炸
  
经纬交织,纵横巧构思
廖小琴
  
  要打开这首诗的脑洞,可抓住两点,一是视角,二是关系。
  
  写作的视角,可以是诗人的、偷莲娃、白莲的,甚至可以大胆点,以莲上蜻蜓、莲下鱼、一只水鸟,甚至莲上一颗露珠的视角写。选定视角,就像确定一条经线,但要构思出一篇好文尚欠火候,可设定一组密切的关系作为纬线,比如莲和偷莲娃,莲和某个人,莲和她朝夕相处的鱼。偷莲,是打破某种关系,同时又建起一种新的关系,把握住了这一点,文章的张力自然容易呈现。
  
  经线纬线纵横交错构思,再继续将脑洞细节化和具体化——小娃是谁家的,小艇是谁的,莲池又是谁的,娃为何偷采白莲,发生的时间是早晨还是黄昏——如此一路开脑洞下去,一篇好文章就有啦。
  
  写作大玩家摆擂台
  
鱼戏莲叶间
  
廖小琴
  
  “噗噜噜,噗噗噜,噜噜噗。”我仰头,变着花样,在莲间吐着泡泡玩。透过一枚枚绿而圆的浮萍,我看到美丽的莲花姐姐们在清晨绽放。
  
  吐腻泡泡,我又快活地游来游去,一会儿和花瓣粉粉的莲姐姐搭话,一会儿瞧红莲姐姐叶上的露珠,一会儿又游去偷听莲姐姐们的悄悄话。
  
  “真搞不懂,一条鱼不是应该和另外的鱼在一起吗?”一条老鲫鱼慢悠悠地游过,慢悠悠地讲道。
  
  “对哦,他却喜欢和那些莲花玩,大概不知道自己是条鱼吧。”另一条鲫鱼大叔怪腔怪调地附和,也从我身旁游过。
  
  我是一条小鲤鱼。我清楚地很。让我整天都和鱼群在一起,闲闲地游来荡去,顾左右而言他,我可不愿意。我就是喜欢和莲姐姐们一起玩,特别喜欢和小莲在一起。
  
  所有的莲中,小莲最羞涩,白色的花骨朵擎了许多天,也不肯盛开。
  
  “是朵胆小的莲呢。”莲姐姐们笑她。可我从不笑她。我喜欢她。
  
  我喜欢在夏日的午后,偎在她的身边,静静地听蜻蜓飞过的声音、岸边蝉儿们的聒噪,还有水草偶尔发出的咕咚声。在她身边,我就像回到家,有了一个静静的世界。我们在一起时,都很少说话。她想她的心事,我想我的心事。偶尔,我们相看一眼,相视一笑。
  
  我愿这样的日子久久长长。
  
  “是花都会凋谢,现在是荷月,到巧月时,这满湖的花就都枯萎咯。”月夜,老鲫鱼游过时,对正看着小莲的我幽幽讲道。
  
  是吗?那……在这之前,我更要好好地去喜欢。可是——
  
  “哗啦啦,哗啦啦。”这天清晨,一阵罕有的声音传来。
  
  “是人,快逃!”伙伴们嚷着,吓得四处逃窜,螃蟹啊虾啊,也纷纷朝石缝藏,朝淤泥钻。我也害怕,也想逃,可我更好奇——来的什么人?来干什么?
  
  我探出脑袋。
  
  是个梳着俩抓髻,穿着绿裤红肚兜的小男孩!他撑着一只小船,紧张地东瞧西看。想干什么?瞧他抿嘴窃笑的样,准没安好心。
  
  他的船闯入莲花丛中,俩眼珠骨碌碌地转着,从这朵莲花姐姐跳到那朵莲花姐姐。然后,他眼睛一亮,看住了——小莲。
  
  不好!他咧开嘴,笑嘻嘻地朝小莲伸出手。
  
  “喂,你干什么?”我大喊。可他什么都听不见,“啪”地一声,小莲已被他握在小手。
  
  “可恶!”我跃出水面,大喊。他不理睬,将船忙掉头,准备离开。
  
  不可以。
  
  浮萍被船撞出一条明晃晃的水路,我顺着,奋力追去。
  
  “小鲤鱼疯了!”身后,老鲫鱼叹道。
  
  “疯了!疯了!他居然去追人了!”群鱼喧哗。
  
  我不管。小莲是属于这池塘的,是在巧月才凋谢的,不,她还没来得及绽放呢。
  
  我从不知自己能游得这么猛、这么快。
  
  “咦,有条小鲤鱼。”那男孩发现了我。
  
  他弯腰,一伸手,将我捞起。我和他面对面了。他冲我乐呵呵地笑。没门牙的家伙,笑得真难看,我生气地想。
  
  他将我放进小木桶。桶里有清清亮亮的水,还有小莲。她羞涩地看着我。
  
  “你不害怕吗?”我问她。
  
  “刚才很害怕,看到你——不怕了。”
  
  哦。我也不害怕了。
  
  “小萍加泛泛,初蒲正离离。红鲤二三寸,白莲八九枝。绕水欲成径,护堤方插篱。已被山中客,呼作白家池。”小男孩欢喜地轻轻唱。
  
  “阿龟,你又淘气了。”一位头发胡须灰白的老人,站在岸边嗔怪。
  
  “伯父,我给你采了最美的一朵莲,还捉到一条最好看的鱼!”
  
  小男孩将小木桶捧给老人。清清的水里,倒映入一张饱经沧桑的脸。
  
  “你们好啊,我是白居易!”他说。我和小莲都不吭声,只望向他那双明亮的眼。那是一双令人安心的眼。
  
  蓝天在水中行,白云在水里飘,我和小莲静静地依偎。一股淡香飘,小莲绽放了。
  
  写作小笔头来挑战
  
  小笔头:遐依
  
  五天前,盛开的三丫被前村的小女孩采去了。二白和三丫一同在池塘里长大,那时候,二白还没有完全盛开,但已经在满池浮萍的见证下和三丫约定,要一直在一起。三丫先被摘走了,二白焦急地生长,日夜不停,终于将自己开得和三丫一样好,可它等啊等,那个女孩却没有再来池塘,它只等来那天和女孩一同站在船上的男孩。女孩生病了,男孩替她来采莲。男孩想,女孩多么喜欢荷花呀,看到新鲜的荷花,病一定会马上好起来。他撑船划进荷塘,一眼就看到翘首以盼、开得正盛的二白,赶紧摘下它护在怀里,启程返回。“二白再见啦!你一定会顺利找到三丫的!”男孩听不见满池的浮萍对二白的祝福和道别,只见碧波之上的青萍迅速在小船两侧分开,让出一条道来。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