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那些事儿
2019-11-12 09:15:40    《中国中学生报》
  我初中的时候, 就读于偏僻农村一个 “戴帽子”的学校。 所谓“戴帽子”学 校,实际就是一个村 办小学,由于教育的 需要,又临时办起了 初中班,教师多数是 回乡种地的高中生, 被请来做代课老师。
  
  那个时代物质匮乏,围绕课本的辅导材料也十分 稀少。我的父亲是标准式农民,大字不识一个,有次 从外地回来,在客船上给我买了一套初三数理化试题 集。说是书,实际就是油印的讲义材料,翻开来并没 有书所特有的墨香味,而有一股刺鼻的煤油味道。可 正是那套材料,让我中考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被县一 中录取。开学去县城的路上,我瞄了一眼给我背行李 的父亲,得意和满足都写在了他的脸上,碰见认识的 或是不认识的人,他都冲人家乐呵呵的……我在脑子 里反复想象着,父亲当时如何踌躇和掂量,最后狠下 心来,掏出了口袋里那点儿羞涩的钱币。他肯定想: 哪怕少吃一顿饭,也不能不让娃读书啊!
  
  最近读《天下第一好事,还是读书》一书,知道 了我国文学大师季羡林的父亲,虽然识字不多,但他 老人家通过自学,成了能诗、善书、会篆刻的奇人。 在大明湖畔的正谊中学,为了使喜爱钓虾、钓蛤蟆的 季羡林爱上读书,他特意给季羡林讲课,选了一本 《课侄选文》。季羡林在后来的回忆录里写道:“他 严而慈,对我影响极大。我今天勉强学得了一些东 西,都出于他之赐,我 永远不会忘记。”
  
  回想起我年少时, 有年寒假闹地震,人心 惶惶的。当时家里建不 起抗震房子,父亲就把 猪圈的水泥地面打扫干 净,再买块塑料雨布当 房顶,每晚把我“赶 进”猪圈里睡觉。就在 那段寂寞的猪圈时光里,我有幸在煤油灯下,囫囵吞枣地读完了从邻居 家借来的四大名著。
  
  对于我来说,正如冰心所言:“我永远感到 读书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快乐!从读书中我还得到了 做人处世的‘独立思考’的大道理,这都是从‘修 身’课本中所得不到的。”
  
  张新文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