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流逝的岁月里淘金
2019-01-29 09:36:45    《中国中学生报》

   QQ截图20190129093743.png

  
  ——有关“反思”的语段赏析
  
  时间不会倒流,岁月不可逆 转,但幸运的是人类会反思。反思 我们昔日的所作所为所思所言,反 思我们曾经的陟罚臧否喜怒哀乐。 反思是让我们总结得失,让美景一 遍遍复制,丑恶逃之夭夭;反思是 让我们滤净渣滓,留下精粹,让人 们在最美的地基上建立起梦幻的王 国。因为反思,文人墨客们留下了 一段段智慧的话语、深刻的哲言。 读起它们,促人深思,令人警醒, 让人沉吟。
  
  童话里的爱情
  
  童话里只说灰姑娘和王子从 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但是有没 有人深究过:那幸福是多么的卑 微!没有人问过灰姑娘到底愿不愿 意,好像只要她的脚合适地穿上了 水晶鞋,就理该感激涕零地跟王子 回宫,然后永远在幸福中诚惶诚 恐——如果没有他的拯救,她至今 还会在冰冷的河边浣纱。可是,假 如灰姑娘遇上的是一名普通的渔夫 呢?他们相爱了,然后她脱离后母 的家与他相守,那世界上就没有了 灰姑娘,只有渔夫心目中永远宠爱 的公主……
  
  ——摘自《原来你还在这里》 辛夷坞
  
  【感受】
  
  幸福原本是一种主观感受,可 人们偏偏爱为“幸福”定制出一个 个“客观标准”——比如遇上了王 子,穿上了水晶鞋。而事实上,我 们见惯了后宫里的妃嫔们的明争暗 斗摧毁了多少美丽女子的幸福,我 们也知道外观晶莹剔透的水晶并不 是真正适合做鞋的材料。其实,幸 福就像一双鞋,合适与否不在于外 观上的美与丑,感受全在那双脚。
  
  框框里的孩子
  
  教育者所不自觉的矛盾是: 他们在“智”育上希望学生像野兔 一样往前冲刺(当然也有为人师者 希望学生在智育上也如乌龟),在 所谓“德”育上,却拼命把学生往 后拉扯,用框框套住,以求控制。 这两者绝不可能并存。因为有高压 式的“德”育,就不可能有自由开 放的“智”育。
  
  如果制造“机器人”并不是 我们的长程计划,如果我们想为这 个民族栽培的其实是思考活泼、创 新大胆、勇敢质疑的下一代,那么 这个掐死人的框子就非解开不可。
  
  ——摘自《机器人中学》 龙 应台
  
  【感受】
  
  这则语段来源于龙应台的时评 《机器人中学》。文中批评的对象 是台湾一所欲借“德育框框”来束 缚学生,将学生打造成身不逾矩的 “机器人”的中学。身心被牢牢禁 锢,却指望着智力上健康发展。这 一愿望倘能实现,那必然是教育上 的“奇迹”。
  
  史书外的耆老
  
  日军在二战时期,在台湾北部的金瓜石设置了 俘虏营,关了上千 个盟军俘虏,这些 年轻的俘虏来自澳 洲、新加坡、英国 等地,最后很多人 命丧于此。 曾有个澳洲人 在这里建了个纪念 碑,纪念那些死在 日本人手里的盟 军的年轻士兵。一 年半前,我去金瓜 石访视时,当地耆老很 开心地陪着我走整个村 子,但在走到这个战俘 纪念碑时,我突然感觉 到他们语气里有一种奇特的欲 言又止。坚持追问之下才知, 盟军是政治正确的一方,日本 当然是政治错误的那一方,政 治正确的纪念碑插在金瓜石村 子的心脏地,而当地老一辈村 民的历史情感,是政治错误那 方——他们被时代摆在日军那一 边啊,而且村里还有老人做过 俘虏营守卫。建在村子里的纪 念碑,犹如一个巨大的指控。 这是强烈矛盾、强烈压抑的情 感记忆,不进入个人小叙述, 哪里会被发现呢?
  
  ——摘自《每位国民个人史背 后才是最真诚的国家史》 龙应台
  
  【感受】
  
  在习惯了史书的“宏大叙 事”的特定叙事方式之后,我们头 脑中的历史模式已被深深地“固 化”。事实上,“宏大叙事”的历 史绝不等于“原生态”的历史,因 为这里面少了“国民的记忆库”。 岳飞的《满江红》令我们血脉偾 张、热血沸腾之时,席慕蓉女士 内心里却在隐隐泣血,因为“胡虏 肉”“匈奴血”里也许正有着与她 共同的基因。                      
 
王淦生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