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文要详略得当
2017-12-27 10:36:50    《中国少年文摘》 人参与 0评论
  名师档案:
  马士钧,作家、语文教学名师,长期从事儿童文学创作和作文研究指导相关工作。
1.jpg
 
  大家都知道,大头儿子有个小头爸爸,还有个围裙妈妈,可打哪儿又冒出个“糊涂妈妈”呢?
 
  我说的这个“大头儿子”,可不是动画片里的,而是同学们作文中的。这个“糊涂妈妈”,说的不是别人,也许就是你呀!
 
  有些同学缺乏耐性。他们写作文时,开头特别卖力气,写得细致入微,可是写着写着就坚持不下去了,只能寥寥几笔,草草收兵。于是,作文就变得脑袋大、身子细。
 
  而有的同学耐性特别好。他们写作文时,无论大事小事,只要是跟这篇作文沾点儿边的事,就一网打尽,全都收进作文里。结果,作文本上又多出来一个全身胖乎乎的,净是多余脂肪的家伙。
 
  不管是有耐性还是没有耐性,这些同学写作文都犯了一个共同的毛病:主次不分,详略不当。下面我们来看一位“糊涂妈妈”生出的“大头儿子”,题目叫《一次快乐的春游》:
 
  星期五的早晨,我们全校师生乘车去植物园春游。在车上,我观赏着窗外的景色,马路两旁商店的橱窗布置得五光十色,琳琅满目;小商品市场里人流如潮,热闹非凡……这时,我想起妈妈给我带的午餐—香辣鸡腿汉堡包,我忍不住把手伸向了背包。忽然,我想起妈妈的叮嘱:“汉堡包只能留到中午再吃!”我咽了咽口水,缩回了手。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大客车在植物园门口停下了,我们下了车,兴冲冲地向集合地点跑去。
 
  在植物园入口处的广场上,我们的校旗迎风招展,“育才小学”4个鲜红的大字特别引人注目。体育组的张老师正用手提喇叭高声喊道:“各班集合,迅速汇报人数!”这时,我们班的“慢吞吞”李冰才从车上不慌不忙地下来,我们赶忙喊:“李冰,快点儿!”她总算加快了步伐,没影响我们班的速度。
 
  进了植物园,我们玩了许多有趣的游戏。我最喜欢过浮桥,惊险又刺激。老师还组织我们举行了一场联欢会,同学们分别表演了拿手的节目,植物园里充满了我们的欢声笑语。
 
  这次春游活动,给我们带来了无穷的快乐。
 
  这位“糊涂妈妈”本来是要表现春游的快乐,应从游玩植物园写起,还要紧扣“快乐”这个主题选择材料。然而,“她”太糊涂,写了不少游园前无关紧要的杂事,如在车上观赏街景、想吃汉堡包、集合排队的情景等,这些内容跟主题没有一点儿关系,“她”却写了300多字,作文还没进入正题。而当真正开始快乐地春游时,才写了简单几句话就结束了“战斗”。
 
  所以要做到详略得当,一定要围绕主题选材。凡是与主题无关的,即使再生动、再新鲜的材料,我们也要忍痛割爱、毫不可惜,否则就要诞生“大头儿子”了。
 
  我还认识一位“聪明妈妈”,“她”在作文本上创造的“孩子”,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体形匀称。不信,我们就来“瞧瞧”这篇《一件令人气愤的事》——
 
  我得意扬扬地走回教室。
 
  上堂课,老师让我们把自己最喜欢的礼物介绍给大家。我拿出了被我视为珍宝,一直舍不得用的日记本,我介绍得既有条理又具体,老师和同学们纷纷为我鼓掌。
 
  但是一回到教室,我立刻呆住了:书包里的日记本被拿到了桌子上,更可气的是,本子已经散架了,仅剩的几页上也沾满了黑手印。
 
  “啊?!”我心痛地望着心爱的日记本。它好像奄奄一息,正有气无力地呻吟着。我气得都要发疯了。这是表哥从国外特意给我寄来的,多有纪念意义啊!我再也忍不住了,“呜呜”地哭了起来。
 
  “到底是谁弄坏了我的本子?!”我气得脸都绿了。
 
  教室里静静的,没有人回答。
 
  碰巧,老师来了,我便到老师面前,向这位公正的“大法官”诉说冤情。
 
  “下课谁到张宇座位旁边玩他的日记本了?自己站起来!”老师生气地命令道。
 
  教室里更静了。结果,一位同学低着头站了起来,又一位……整整13个人,其中竟有我的好朋友!
 
  虽然他们受到了严厉批评,也向我道了歉,但我心里的伤痕却久久不能痊愈。
 
  这位“聪明妈妈”抓住了情绪最激动的一幕,把自己的气愤刻画得活灵活现。乱动别人的东西,给别人造成的伤害有多么深,通过“我”的爆发和痛哭,把“气愤”表现得淋漓尽致。至于“我”上课时怎样展示日记本、大家反应如何等与主题关系不大的内容,只是一笔带过。这样写,就做到了重点突出、详略分明。
 
  从这篇作文里,那些“糊涂妈妈”也许能得到些启示:详写的内容就是重点的内容。无论是写整篇作文还是某一段落,首先要根据主题确定重点。抓住了重点,才能使作文详略分明。但愿我们身边多一些“聪明妈妈”,少一些“大头儿子”;少一些“糊涂妈妈”,多一些“健康宝宝”。
 
摘自《新少年》(2005.1)
依伊 编辑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