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饭碗里的鸡毛蒜皮
2017-12-19 12:34:13    《中国少年文摘》 人参与 0评论

   每个语文老师都会要求同学们写日记,可交上来的日记本里,几乎跟作文一样,总是套话、大话居多,排比句一串串,形容词满天飞,却基本上没有什么鲜活的内容。

  每次一留作业,全班起码有80%以上的同学都在哀求:老师,少布置些作业,特别是日记和作文,求求您了!每次一听到布置的作业里有写日记,教室里总是一片鬼哭狼嚎。
  “写日记真的这么难呀?”我同情地问。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写什么呀?”一位同学嚷嚷着。
  这总是同学们拒绝写日记最直接的理由。
  发生?这是个很美好的词语。什么才是发生呢?
  春游?运动会?联欢会?总之,难道一定要有“大事”才算“发生”吗?
  同学们是不是都偏执地认为,平平淡淡的日子没有任何意义呢?我开始启发大家:“这两天,真的没有发生什么事吗?”
  “没有。”所有人都直着脖子,认真回答。
  “真的没有?”我瞪大眼睛追问。
  “就是没有!”他们肯定地点头。
  于是我打开自己的教育手记文档,翻给大家看。虽然才几天,我已经记录了不少班上发生的事,几千字是有了。这在作文要求“500字”的同学们眼里,简直太长了。我把其中一小部分放大,让大家慢慢读。
新学期,接了一个新的班级。走进教室,我自我介绍说:“我姓王,至于名嘛,和‘王’的意思大概相同。大家猜猜,我叫什么?”教室里立马炸了锅。王帝、王皇、王龙、王朕、王虎、王君……大家七嘴八舌地猜着。
  我说,我是女的,如果叫“王虎”什么的不太合适吧?全班同学哈哈大笑。
  经过商量讨论,同学们一致认为我叫“王君”。于是,皆大欢喜……
  同学们一边读,一边笑。这都是他们刚刚经历的故事,新鲜出炉,还“热腾腾”的呢。
  我问:“有‘发生’吗?”
  一位同学很惊奇地说:“这也算‘发生’?”
  我懂他的疑虑。这些芝麻大的小事,也能算“发生”?也算有“意义”?
  “你们读老师的文字,觉得有意思吗?”我特意把“有意义”换成了“有意思”。事实上,写得有意思,就是有意义。
  “有意思,好真实啊。”
  “王老师是一个有意思的老师,您的自我介绍很有意思。”
  “我们闹得也很有意思,被老师写得活灵活现的。”
  “我开始没有什么感觉,但是读了您写的内容后,发现真的很有意思。”
  同学们叽叽喳喳的,那些没有说话的也若有所思。我想,这大概是第一次,一个老师用自己的文字告诉同学们,鸡毛蒜皮的生活小事也是“发生”,把“鸡毛蒜皮”记录下来,也可以算作文。
  如果你仔细回忆,最伟大的文学作品之一《红楼梦》,其实也就是记录鸡毛蒜皮的生活细节。大家熟悉的《哈利·波特》,除掉幻想的神奇,仔细看,也全是生活中的鸡毛蒜皮呢……
  我问:“谁的生活中没有‘鸡毛蒜皮’?”
  当然没有人吱声。
  于是我追问:“那为什么要守着金饭碗却说没饭吃呢?你们天天都在经历着各种‘鸡毛蒜皮’—上学或者放学、吃饭或者玩耍。就以《上学路上》或《放学路上》为题目,写篇日记吧,400字就可以。看到什么就写什么,想到什么就写什么。欢迎所有‘鸡毛蒜皮’,不欢迎‘惊天动地’。”
  于是,我就读到了一篇篇超级精彩的文字,比如这篇—
上学路上
文:邱灿融
  如果你每天清晨6:45左右在上地佳园南门附近走动,就会看见一辆自行车从大门那儿一路“冲”到大街上;如果你每天早上6:52左右在体育大学慢跑,就会看见一辆自行车从你身边“呼”的一声“飞”过去,然后把你远远地“甩”在后面……这辆自行车的后座上有一个正向四周张望的、穿着校服的女孩—那就是我,而这辆自行车的“司机”就是我那以锻炼身体为由、天天骑车送我上学的爸爸。
  以上都是我每天上学路上必经的场景,而接下来会更加有趣。在体育大学,有时还能听到校园里的“大喇叭”正在播放《中国之声》,这样我直接就能知道今天的新闻,比看早报还省事呢;出了体育大学,要过一座桥,桥的两侧有很多正忙碌着卖早点的大叔,还有悠哉游哉的垂钓者,以及牵着巨大的狗散步的老爷爷。
  接着,我们会进入一个小区。许多三四年级的同学也同样奔波在“上学路上”。有时看着他们,也会想起自己以前和同学打打闹闹一起走路上学的情景,而现在我们都长大了……
  如果你每天7:03来到我们学校门口,会看见一辆自行车稳稳当当地停下,一个女孩背着书包跳下车,朝一片洒满金色阳光的地方走去……
  
  老师点评:
  当你把视线投向凡俗人生的时候,文字便有了柴米油盐的味道。知道吗?那是最好的味道啊!
  其实,写作真的太简单了。我们每一个人都守着一个金饭碗。因为,我们都活着。只要活着,就会发生,只要发生,文字就能成长。
摘自《课堂内外》(2014.06)
捏小欠 编辑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