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历
2017-08-30 10:49:07    《中国少年文摘》 人参与 0评论

(日)阿部爱美

  “哎哟!怎么回事,这挂历!”美佐子一走进阿惠的房间,不由失声惊叫起来。阿惠禁不住得意地微笑着。(这个开头充满了悬念,挂历为什么让美佐子看见就惊叫,阿惠为什么得意地微笑?这种开头法会让文章具有吸引力,读者也会想继续看下去。

  “奇怪啊!是印错了吧。5月份哪有32日啊。呀!6月、7月,也全都多出一天来!”

  “很有趣吧。是别人放在我的邮箱里的。这挂历很特别,所以我就用了。”

  其实这挂历不是印错的。从挂历送到的时候起,阿惠就开始每个月多出一天“特别”的日子。(简单交代原因,并且以离奇的情节继续吸引读者----挂历不是印错,而是阿惠每个月真的多出了一天,为故事的详细展开作铺垫。

  以前阿惠真的很累。她的工作可以说从早晨8点起就一直站着,晚上很晚才下班,加班是常有的事,有时星期天也要去上班。每次回到家里后,人都累得不想动弹,直接就钻进被窝里。难得休息一天,她要么打扫房间,要么将堆积起来的脏衣物洗掉。阿惠的内心里渐渐有了这样的企盼:如果每个月有一天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就好了,不,只要有半天就可以了……

  正在阿惠这么想的时候,这份日历就送来了。那时,刚刚过完新年,阿惠在邮箱里看到了这个挂历,挂历上没有寄送者的公司名或商店名。她感到有些纳闷,但因为挂在衣橱门上很适合,所以就用了挂历。(故事开始倒叙,并且开始详细讲述前因后果,作者构思的情节虽然离奇,但她用严谨的逻辑叙述让故事开展得合情合理。

  一天早上,阿惠从被窝里起来,一看时钟已经指向8点。闹钟居然没有响,怎么办?上班已经迟到了。总之,先打个电话过去吧!她睡眼蒙胧地抓起电话听筒,心急地按着电话号码。

  “呀?奇怪!”电话里不用说拨号音,就连盲音都没有。“出故障了?这个时候,怎么一点儿声音也没有?总之,赶快去公司吧。”阿惠想着,急忙地换上衣服,跑出屋外。外面的景象让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呆若木鸡。这里真的是我居住的街道吗?怎么变得如此阴沉沉的呢?大白天也看不见太阳呢?而且街上一片寂静,仿佛所有的生物全都消失了。汽车声、人群声、飞机飞过的声音,全都听不见了。只有自己的脚步声,而且传到耳朵里清晰得令人毛骨悚然。好像时间就是为了她而静止不动了。

  好不容易走到车站,阿惠又大吃一惊。地铁车站的卷帘式铁门关着,就像半夜里末班车已经过去了一样,可现在明明是早晨呢。她走到电话亭里再往公司里打电话,电话还是打不通。她又找了几个电话亭试着往公司里打电话,但还是不行。

  “对了。大概出了什么事,电视台会有报道的。”阿惠的头脑里一片混乱。她搔着脑袋回到家里,急忙打开电视机,但电视机里什么也没有。她把各个频道转换了一遍,全都是明晃晃的雪花。“对了,听听收音机。”可是,收音机里也同样收不到任何电台。阿惠想起了以前曾读到过的一篇科幻小说,小说里说所有的人全都消失了,只有主人翁一个人活着。

  “真的会发生这样的事?”阿惠理了理自己的思绪。现在是9点30分。根据天空的亮度,估计是上午。2月1日星期二。想到这里,阿惠看了看那本挂在衣橱上的挂历。挂历还没有翻过去,仍保持着1月份的页面。1月32日。她的目光停留在“32”这个数字上怎么也无法移开。(多出来的那一天是怎样的,看看划线的那些句子,作者写得那样细致,真切,仿佛真的有那么一天似的,这些细节让人信服。)

  难道今天是多出来的一天?不论如何,今天公司是去不成了,阿惠只好调整心态在家里待了一天。

  第二天,早晨醒来,天色还很暗淡,天气冷得有些刺骨,阿惠起床就打开了电视机。“现在是6点钟的新闻。”主持人一如既往地用淡淡的口吻作着报道。从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声音,是和往常一样的早晨。接着,阿惠用颤抖着的手指开始拨电话,呼叫音之后传来了“喂”的一声。

  “喂喂,是美佐子吗?”

  “什么事啊,阿惠?”

  “今天,是几日?”

  “你等等……今天是2月1日呀!”

  “啊,那昨天是1月31日吧?”

  “那当然!”

  交谈了几句以后,阿惠挂上了电话。便去看挂历。她看了看桌子,昨天闲得无聊的时候折叠的偶人还放在那里。对阿惠来说,她的确比别人多了一天,有了32日。

  从此以后,阿惠对月底充满期待。虽然临近月底时,工作像打仗一样极其忙碌。但是,这打仗般的日子过去以后,就到了特殊的、唯独她一个人才有的、自由的一天。

  阿惠坐在“禁止入内”的草坪上吃着盒饭或编织衣物,或阅读着以前一直想看的长篇小说,或做着精致的料理。独自一人,让她感到有些寂寞,但如果除去那份寂寞,这一天却也是极其珍贵、非常快乐的一天。

  由于有了一天的调整,阿惠的状态变得越来越好。公司里的同事和朋友都羡慕地对她说:“你近来很精神啊,遇上什么好事了吧?”

  很快就到了12月。阿惠渐渐地开始担心起来。这本挂历结束以后,只属于自己的那一天特殊的日子不就没有了吗?明年的挂历应该快送来了吧?结果挂历还没有送来,直到12月31日。以前,阿惠总是回母亲家过新年,但今年她内心里还牵挂着那本挂历,所以就留在家里独自一人过了。她一边咀嚼着萝卜咸菜,一边眼睛盯着电视节目,脑子里却胡思乱想着。挂历还是没有送来。不,也许马上就会送来了。可是,如果是有人送来的话,那么是谁送来的呢……

  远处寺庙里除旧迎新的钟声响起来了。12月31日快要结束了。明年会是什么样的呢?如果回到以前那样没有特殊一天的日子里,不会发疯吧?阿惠的心里充满着悲痛的时候,电视机的画面突然消失,响起了门铃声。12月32日开始了。(故事如果就是前面那样,真是有些太平淡了,而这个门铃声的响起,则像让人警醒的钟一般开始宣告故事的转折点出现了。这也叫做故事的起伏,这样的故事才会让读者带着好奇心,一直追下去。

  门铃声又响了一下,这是阿惠第一次在这特殊的日子里遇见人。会是谁呢?是送挂历的人?还是……阿惠用颤抖的手一打开房门,门外站着一位身穿黑色夹克衫和灰色长裤的、订报员模样的男人。

  “我是来收款的。”

  听到这没有情感的、瓮声瓮气的声音,阿惠不寒而栗。

  “我来收一年的款。每月1天,共计12天,就是288小时。按理说可以一点一点地还,不过你的情况……”他窥探着阿惠的表情,“有些原因,所以你必须在2月28日之前还清,就是说,每天还5个小时。”男子瓮声瓮气地说到这里,也不等阿惠回答,便转身离去了。

  从第二天起,令人毛骨悚然的日子开始了。阿惠的一天变成只有19个小时。白天和以前一样忙碌,到了夜里刚想睡觉,一眨眼工夫天就亮了。一天的时间非常短。睡觉时间不足5个小时,阿惠的脑袋变得昏昏沉沉的,疲劳郁积起来,浑身关节儿都在疼痛。在那个快乐的一年时间里,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梦幻一般的一天的账单竟然会以这样的形式偿还的。阿惠开始诅咒着那本挂历。

  不过,那样的日子终于快要结束了,从明天起就可以恢复一天24小时的日子了,阿惠长长地舒了口气钻进被窝里。也许是因为太放心了吧,第二天她竟然睡过头了。她慌忙起床换上衣服,骑着自行车拼命地赶往车站。

  就在她拼命地蹬着自行车时——

  “呀!危险!”身后有人在叫喊,从岔道上驶来的黄色汽车瞬间就到了阿惠的眼前……

  “请你不要以为我很坏,你今天将要消失,所以我才急着来催你还债……”传来没有情感的、瓮声瓮气的声音。

“呀!是吗?”她的脑海里掠过这句话,眼前便一片漆黑。(看到这里,如果你还有点没看明白,请回头看加曲线的那句话,那就是作者埋下的伏笔,为什么这个人会让阿惠必须在2月28日前还清,结尾部分真相大白,留给人们深深的思考。这样小小的一句话就起到了如此重要的效果,你也试着在作文里埋个小伏笔,结尾的时候再公诸于众吧!

  小编的话:

  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你之前用时间进行享受了,之后就得还回来。所以时间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也是最公平的财富。相信从小,父母就一定不停地告诉你要珍惜时间吧。你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呢,有没有自己的体会呢,欢迎把自己的“时间故事”写来告诉我们!

 哈罗船长 编辑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