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作文里的大世界
2017-04-14 10:58:24    《中国中学生报》 人参与 0评论
○安坤
  【技法指导】
  同学们都是学校、家庭两点一线的生活,阅历也不深,见识也不广,在现实生活中,接触得最多的是一些凡人小事:父母、邻居、亲戚朋友、老师、同学,他们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印在你的记忆里 ;他们做的事、说的话虽不起眼儿,却触动着你的情感,影响着你的思想和生活。这些凡人小事随处可见,这些人和事都是从生活中采撷而来,真情实感会自然流诸笔端。可见,身边的凡人小事是我们作文材料的主体。
  从生活中的小事选取素材,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以小见大” 式选材。它是说选取生活中不易被人关注的一些小事,来揭示一个重大主题的选材。一个不易被人注意的动作或现象,一个小小的微笑,一句深情的问候,一个特别的眼神,一个小小的感悟等,都可选来做文章,而且是反映一个大主题的文章。《米粒——谷粒——血汗》一文是一篇满分作文,写的是作者被同学请去家里吃饭,他吃饭时发现自己碗里有一颗谷粒,便想起父亲强咽谷粒的往事,父亲曾说:“孩子,这谷粒是咱农家的血汗。”他想起父亲的教诲,接着将碗里的谷粒连同米粒一同畅快地咽进肚里。这篇文章的选材是小小的一颗谷粒,却揭示了一个重大的具有教育意义和社会意义的主题——要发扬勤俭节约和爱惜每一粒粮食的传统美德。
  那么我们怎样才能做到以小见大巧选材呢?
  首先要求我们细心观察生活,合理筛选材料。观察是智慧最重要的源泉,尤其要注意生活中的细枝末节,一草一木,从多角度多方面去观察,并用心去感受,从中找到共鸣,找到富有深刻含义的东西。例如:拾到一片落叶,可以发现它背后深藏着春去秋来、岁月匆忙的道理 ;树叶把绿意留给人类,把败叶留给土地的无私奉献的可贵精神。还要善于抓住生活中的小细节,作家贾平凹在长篇随笔《我是农民》中,写到当年家中的贫困状况——家里刚刚有了一点粮食,父亲脸上的皱纹舒展开。看着孩子们吃得饱饱地睡下,父亲慨叹:“看,娃儿们的屁都有臭味儿了!”一句话给读者以“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的感受,这里既有吃不上粮食的辛酸,也有父亲养家糊口的艰难,同时也让人看到一缕凡俗的温暖。
  二是写作时要注意“以小见大”中的“小”的价值,要注意挖掘小材料中的闪光点。有人会问,生活还分有价值、无价值吗?写进文章里就有分别。我曾经布置学生写过一篇以“爱”为话题的文章。一个学生写他扶老太太过马路的事。这是一件地地道道的生活小事,细节、语言、动作描写都十分到位,可我只能给他70 分。为什么?价值太小!小学生写写还可以,作为中学生,
还对“扶老太太过马路”“你借我一根尺子,我还你半块橡皮”之类的“生活”乐此不疲,可想而知,这样的文章能有多深的思想性?同样的话题,另一个学生写的也是一件生活中的小事:“今天晚饭后,我和往常一样在房间里埋头用功。这时,厨房里突然传来碟子被打碎的清脆的响声。我蓦地停下了手中的笔,心头不由一颤:妈妈已经为我刷了十几年的碗了……”接着,他以此为切入点,写妈妈这些年刷近十万次碗是多么浩大的一项工程,最后得出了“原来,爱就是一种深沉的责任”的结论,升华了中心,深化了主题。
  生活中有些事情看似平淡无奇,但它却是整个社会的基础,对这些生活素材进行多方面的思考、深入的开掘,就能够从具体的事物概括出人类普遍的感情和抽象的道理。从平凡中见不平凡,从无奇见有奇,使文章的主题得到升华。
 
  【名家走笔】
  受伤的核桃树
  ○马国福
  老家院里有几棵核桃树,每年春夏之交,长得枝繁叶茂,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没事的时候我就数树上的花朵,看看今年到底能结多少核桃。数不胜数的花让我心里暖暖的,今年核桃肯定能够大丰收。我望着核桃树,脸上是对丰收的渴盼表情。
  核桃刚成形的时节,邻居家馋嘴的小孩经常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用石块、长棍将我家伸出墙外的核桃树一阵乱打。等我出门时,他们早已跑得无影无踪。看到地上打落的树枝和叶子,我很心疼,毕竟果实还没成熟不能入口啊。再看看被打伤的核桃树,有的树枝被打断了,歪歪斜斜掉了下来;有的枝丫主干被打断了,仅仅连着一点点树皮;有的核桃皮被打烂了,惨不忍睹。我很痛心地叹息道:“完了,今年的核桃肯定减产了!”站在一边的父亲却笑嘻嘻地说:“这是好事啊,这是好事!”我弄不懂,父亲到底是什么意思。父亲说:“等秋天收核桃的时候你就明白了。”语气平和坦然,一点都没有责备人家的意思。
  此后,经常有不懂事的小孩子光顾我家,趁我们不在家或者不注意的时候袭击我家的核桃树。我想出门阻拦时,总被父亲劝住:“由着他们吧,实际上他们在帮我们的忙呢。”父亲如此宽宏大量,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由着性子用石块、棍子和我家的核桃树亲密接触。
  快到秋天收核桃的时节,我发现我家的核桃树受伤了,几乎没有一根完整的树枝。同时,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被小孩子打过的核桃枝上的核桃比没有打过的树枝上结的核桃大多了,而且结的果实也比一般的多。核桃成熟后一尝,果然受伤的核桃比没受伤的核桃可口得多。这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便向父亲请教其中的原因。
  父亲解释说:“核桃树的脾性和一般的果树不一样,越是使它的枝丫受伤,它长得越茂盛,果实越香,而且第二年比第一年更好,尤其是正在结果成形的时候受的惩罚越多越利于结果。”吃了多年核桃,我从没深究过其中的奥秘,父亲的一席话使我恍然大悟。
  第二年,挨打的那些枝丫长势比第一年还茂盛蓬勃,花开得更艳更密。
  我在想,这个植物界的道理同样适合我们。一个人如果在适宜的方式下受到更多的痛苦、灾难、挫折,他生命的枝头结的果实将会比顺境中结出的果实更甜更香些。好比成功不一定要经历失败的过程,但可以肯定,在失败的逆境中,人的潜力比在顺境中发掘得更深,更大。
  于自然界而言,或许命运更喜欢垂青那些伤痕累累却又倔强地迎着灾难和风雨生长的种子;于人生而言,或许命运更喜欢将最丰硕的果实馈赠给那些含着泪微笑的灵魂。
 
  【特色剖析】
  这篇文章写作上的一个鲜明特点就是采用了以小见大的手法,文章以小见大,通过生活中的一件平常事,说明一个深刻的人生道理。作者用一双善于发现生活的眼睛,细心观察事物的发展,闪出智慧的灵光。巧设悬念,对父亲的话语的不解,吸引了读者的阅读兴趣,产生寻求问题答案的动机,引出一个出人意料的结果,受伤的核桃树结出的果实会更多更甜。
 
  【病文展示】
凡人小事
○张敏
  在我上学的路上,有一位修自行车的老人, 大家都叫他“ 歪老头”。其实我也不是太清楚他为何有这样的绰号,但若要仔细观察,也不难发现:在他苍老的面颊下,那双干裂发紫的嘴明显与其他器官不协调。因为嘴是歪的,而且他讲话时也因嘴歪而含糊不清,让人不禁想到初学语言的稚童,但他完全没有那么可爱。(开头一节,作者采用的是落入俗套的记叙文中的“顺叙”写法,不妨采用“倒叙”或“补叙”的写法,这样,开头可以设置悬念,紧扣读者心弦。)
  这个“歪老头”,我对他没有什么好感,他给我的印象不过是一个面貌丑陋、言语含糊、并不和善的糟老头。我几乎没有在那修过车,连借气筒也是少之又少。(此处作者可以抓住“修车人”的面部特征细写,突出“修车人”的与众不同。)
  有时我们生活中常常会发生一些意料不到的事,这不也轮到我身上了。那天早晨,我匆匆整理好书包,骑着我那辆“忠诚”的“小毛驴”准备去上学时,不幸发生了:可恶的车胎竟然以“自爆”来回应我对它的信任!我环顾四周,发现平常那些修车的都还没出摊,也是,这么冷的天谁会这么早就出摊呢?想想,我郁闷地甩了甩头。咦?那不是……
  我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只好把自行车推到“歪老头”的修车摊前,不情愿又很无奈地直视他扬起的脸。他没有说什么,将手从黑色的大衣口袋里拿出来,使劲搓了两下,接着拿起身边那些金属工具,开始了他的工作。
  “这鬼天气,真是冷!”我站在一旁,跺着脚,拼命地搓手。我偏过头,没有过多地去在意那张面孔,而是将目光紧紧地锁定在了那双老手上。心,一下子被揪住了……注意到了那双拿着工具、冻得紫黑的手,那些经历风霜的纹理在他的手上纵横开去,让人看了不经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此处作者对“修车人”手的描写不够,请再处理,进行逼真的、细致入微的精雕细刻。)
  这老人修得很仔细,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才缓缓地站起来,揉揉自己的膝盖,然后挥手示意车子修好了。可能是因为他说话含糊,所以习惯用手势代替语言吧。我赶忙掏口袋去找钱,翻遍了几个口袋才找到了两三个硬币,因为以前很少修车子,也不清楚要给他多少钱。
  我心想,他这么早就起来,况且还没有其他修车人,他一定会向我要双倍的价钱。他见我掏钱,手挥动的幅度更大,嘴里含糊地说着什么,我也没有听清楚,以为他嫌少,又从包里找出一张十元的,一并塞给了他。没想到他激动地把钱推了回来,脸变得又红又紫。(让同一细节在文章中多次出现,不仅可以使文章在结构上显得更加完整清晰,一唱三叹、且文且咏的写法还有利于拨动人物的情感之弦。此处,作者应抓住“修车人”的手进行反复迭现的处理。)
  推来推去,他只从我手里拿起一个硬币,从他含糊的言语中我隐约听到:“这姑娘……我这么早出摊不是为赚钱……快上学去吧……要好好学习啊……” 从那以后,每当我经过他的车摊,总会向他微笑、点头,因为在我的心里,他那含糊的言语已化成动听的音符,干枯的双手同时也折射出他美好的心灵。(结尾还仅限于老人的事,作者并没有从这个小事中发掘深刻的主题,也没有小中见大,因此这篇作文的立意显得一般。)
 
  【修改意见】
  这篇文章从生活中选材,选材的角度也较小,小作者选取了生活中一位平凡的人——修车的人;一件普通的小事——修车;刻画了一位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修车人,颇具一定的真情实感。但是文笔还比较稚嫩,文章需要升格修改。
  一是人物形象刻画显得笔力分散,作者没能将描写集中于主题的表达之中,如文章中“修车人”的肖像、神态、言行及“我”的心理刻画不够;二是细节描写不够细,作者仅是抓住脸部的肖像及语言来客观地描写,细节描写还没到位。长这么大了,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人:那张因恼怒而涨紫的面孔,他那双枯朽、了无生气的老手。我看到这些,心,一下子被揪住了……
 
  【升格作文】
凡人小事
○张敏
  在我上学的路上,有一位修自行车的老人,大家都叫他“歪老头”。其实我也不是太清楚他为何有这样的绰号,但若要仔细观察,也不难发现:在他苍老的面颊下,那双干裂发紫的嘴明显与其他器官不协调。因为嘴是歪的,他的脸也像是呈现出骇人的“两极分化”,一侧脸被嘴扯得皱纹略少些,而另一侧则密密地布满皱纹。而且他讲话时也因嘴歪的影响,含糊不清,让人不禁想到初学语言的稚童,但他完全没有那么可爱。
  这个“歪老头”,我对他没有什么好感,他给我的印象不过是一个面貌丑陋、言语含糊、面色并不和善的糟老头。我几乎没有在那修过车,连借气筒也是少之又少。
  有时我们生活中常常会发生一些意料不到的事,这不也轮到我身上了。那天早晨,我匆匆整理好书包,骑着我那辆“忠诚”的“小毛驴”准备去上学时,不幸发生了:可恶的车胎竟然以“自爆”来回应我对它的信任!我环顾四周,发现平常那些修车的都还没出摊,也是,这么冷的天谁会这么早就出摊呢?想想,我郁闷地甩了甩头。咦?那不是……
  我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只好把自行车推到“歪老头”的修车摊前,不情愿又很无奈地直视他扬起的脸。他没有说什么,将手从黑色的大衣口袋里抽出来,使劲搓了两下,接着麻利地拿起身边那些隐隐泛着寒气的金属工具,开始了他的工作。我站在一旁,拼命地搓手,对着手哈气,冬天的早晨真是冷!我偏过头,注意到了那双拿着工具、冻得紫黑的手,那些经历风霜的纹理在他的手上纵横开去,深深的口子被黑色的异物填满,让人看了不禁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这老人修得很仔细,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才缓缓地站起来,揉揉自己的膝盖,然后挥手示意车子修好了。可能是因为他说话含糊,所以习惯用手势代替语言吧。我赶忙掏口袋去找钱,翻遍了几个口袋才找到了两三个硬币,因为以前很少修车子,也不清楚要给他多少钱。
  不过看他刚才忙活成那样,这几个钱应该解决不了问题。他见我掏钱,手挥动的幅度更大,嘴里含糊地说着什么,我也没有听清楚,以为他嫌少,又从包里找出一张十元的,一并塞给了他。没想到他激动地把钱推了回来,脸变得又红又紫。我的眼神再一次聚集在他那干枯的双手上,钱被他推回来的瞬间我碰触到了他的手,那是一双怎样的手啊!没有温度、没有血色,仿佛只是个工具,一个他用来为别人付出的工具。那是一双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感觉不到柔软的手,我的内心波涛汹涌……
  我心想,他这么早就起来,况且还没有其他修车人,他一定会向我要双倍的价钱。最终他只收了一个硬币,从他含糊的言语中我隐约听到:“这姑娘……我这么早出摊不是为赚钱……快上学去吧……要好好学习啊……”我眼角有湿润的感觉,好像要结冰了。如果那感动的泪结成冰,能否将那老人善良的内心真实地呈现在我的眼前?从那以后,每当我经过他的车摊,总会向他微笑、点头,因为在我的心里,他那含糊的言语已化成动听的音符,干枯的双手同时也折射出他美好的心灵。这样一个平凡无奇的人物用他的行动向我诠释了什么是——不平凡!
 
  【特点剖析】
  这篇习作经过一番修改,调整了第一节,首先把修车人的手放在篇首,采用了记叙文中“倒叙”的写法,设置了悬念,为下文埋下伏笔;行文中,作者在语言上又做了调整,不仅渲染、刻画了“修车人”的面部表情、动作的细节,而且浓墨重彩地刻画出这双与众不同的手,并使之贯穿全文,同时伴随着作者的心理刻画,使文章有血有肉,富有真情实感。结尾处作者又插入适当的议论、抒情,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成功地
运用了“以小见大”的手法。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