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说“大白话”
2017-04-06 10:54:30    《中国少年报》 人参与 0评论
  “大白话,哈哈,语言也可以有颜色吗?”芝麻兔哈哈大笑。
  妈妈笑眯眯地说:“这大白话,指的是完全口语话的语言,是和书面语相对立的说法。大白话中可以夹杂很多方言,甚至可以有不通顺的句子。还是给你举个例子吧——
  狗儿听了气儿就上来了:“你老人家光知道瞎说,难道让我去偷去抢吗?”刘姥姥忙说:“谁叫去偷去抢了。咱得一块想想办法,不然银子也不会自己长腿跑来呀。”
  这是《红楼梦》中的一段文字,你看,文中‘光知道瞎说’和‘银子不会长腿’,这样的对话非常贴近生活,如闻其声如见其人!鲜活的大白话是表现人物性格的重要途径!”
  “那,我们怎么用好大白话呢?”芝麻兔追问。
  “这个问题提得好,首先咱得仔细听,像录音一样原原本本地记录下对话的原貌,你会发现大白话和书面语有很大的不同。”接下来,妈妈给芝麻兔讲了大白话的三个特点。
  更简单:同样是吃饭,书面语“你吃过饭了吗?”生活中可能简化为“ 吃了没?”暴怒的人发脾气时,就不再说“ 你快给我出去。”可能就变成了“滚!滚!出去!”
  更通俗:在学校里老师会称呼你的学名,而回到家,在妈妈的口中,你可能就变成了幺儿、妞儿、牛牛等饱含感情的爱称了。
  更自由:可以不讲究语序,或许还有语病。例如:“作业都写完了,就差两道不会的了。”
  “ 哦,我明白啦!更简单,更通俗,更自由,这就是大白话!”芝麻兔调皮地掰着手指头数。
  妈妈总结说:“托尔斯泰说,一个正在发怒的人,讲出话来总是断断续续的,一个发怒的、情绪不正常的人,讲话时总是不可能用副词的。仔细聆听,你会发现环境不同,心情不同,对象不同,大白话的表达方式也截然不同。”
田冰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