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描写离别情
2016-12-07 09:55:04     人参与 0评论

  离别情,难分舍。该怎么在日记中表达离别情呢?离别情的写法有很多,可以回忆一下离别的场景,写自己离别前和离别后的感受,用具体的事例来展现离别情,也可以开门见山,直接描写依依惜别的场景。下面,我们就以著名作家魏巍的《依依惜别的深情》和中国台湾作家龙应台的《目送》为例,学习如何描写离别时的情感吧。 

1.下笔点出离别情。      

  《依依惜别的深情》记录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百姓依依惜别的历史镜头,热情歌颂了当年中朝两国人民用鲜血凝成的伟大友谊。  

  魏巍先写朝鲜百姓的离别情:       

  他们可以承担一个浩大的战争,可以承担重建家园的种种艰辛,可是却承担不了如此沉重的离情。

   然后写志愿军战士的离别情:       

  远离祖国八年,对祖国时时想,时时念,但是一旦要离开,却又无限地依恋。        

  如此话分两头说,通过比较衬托,离别情的深度得到了很好的表露。读者可以从中领会到,因为离别情植根于志愿军与朝鲜百姓“生死友谊”的土壤中,所以才牵动人心,令人难以承担。  

2.渲染离情,景随情移。       

  龙应台在《目送》里写她送儿子上小学时,就用细腻的笔触描写了周围的景物:              

  华安上小学第一天,我和他手牵着手,穿过好几条街,到维多利亚小学。九月初,家家户户院子里的苹果和梨树都缀满了拳头大小的果子,枝丫因为负重而沉沉下垂,越出了树篱,勾到过路行人的头发。               

  铃声一响,顿时人影错杂,奔往不同方向,但是在那么多穿梭纷乱的人群里,我无比清楚地看着自己孩子的背影──就好像在一百个婴儿同时哭声大作时,你仍旧能够准确听出自己那一个的位置。华安背着一个五颜六色的书包往前走,但是他不断地回头;好像穿越一条无边无际的时空长河,他的视线和我凝望的眼光隔空交会。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龙应台的这段话直抵我们内心最柔软的部分,闪耀着爱的光辉。在阅读这段话时,读者的视角仿佛跟作者儿子的背影一起移动,这种情景转换的方式自然流畅,读者可以从中体会到作者倾注在儿子身上的无限关爱,令人感动。这种写法比起直接抒写离别伤感的方式,是不是更能勾起我们的遐思,更富有诗意呢?  

 

3.细节描写,情景交融。     

  感情不是具体的事物,但内涵却特别丰富,怎样才能充分展现感情,引起读者的共鸣呢?  

  魏巍在《依依惜别的深情》里写道:        

  如果哪个战士到了他们家里,阿妈妮们就会端出一铜碗一铜碗的栗子,再不就从鸡窝里慌张地抓出发热的鸡蛋,向你怀里乱塞。他们还把熟识的战士请到家里,杀鸡,买酒,眼看着你吃到肚里,仿佛才能宽舒一下他们的离情……战士们激动地说:“如果美帝敢再动手,就是我活到八十岁,胡子三尺长,我也要带着儿孙们来抗美援朝!”朝鲜人民的深情厚意,就是这样叫人终生难忘。        

  “一铜碗一铜碗的栗子”“慌张地抓出发热的鸡蛋”“向你怀里乱塞”等一系列细节描写,充分体现出了朝鲜人民对志愿军战士的深厚感情。有了这些细节描写,感情变得真实具体,触手可及。  志愿军和朝鲜百姓离别时的场景更让人感动:        在这送行的泪雨中,中国战士们也个个垂泪,一小时已经过去了,还没有走出二里路。这时候,在送行人的行列里,不知是谁在喊:"不要哭了,替他们背背包呵!"人们才像忽然醒转过来,擦擦泪,去夺战士们的背包,小孩子也抢过来背在肩上,妇女们把夺过的背包,高高顶在头上,飘行在战士的身边。这时的队伍,已经不分行列,不分军民,不分男女,错错落落,五光十色,互相搀着扶着,边说边哭,边哭边走。这是什么队伍呵!也许这不像队伍吧,可是这确是世界上最强有力的队伍,这是心连着心、肩并着肩的友谊的巨流!        

  朝鲜百姓在送别志愿军时,纷纷去“夺”志愿军战士们的背包,孩子们把背包“抢过来背在肩上”,这些细节描写简洁有力,形象地描绘出了志愿军战士与朝鲜百姓争着背背包的场景,双方感情之深可见一斑。此外,作者描写了志愿军战士和朝鲜百姓走在一起时的场景,“不分行列,不分军民,不分男女,错错落,五光十色”,这种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描写,恰到好处地写出了志愿军战士与朝鲜百姓难分难舍的惜别之情。        

  大家看,描写离别的方法不是孤立的,往往需要综合运用其中的几种,才能更好地表达出离别时的各种滋味。   

4.古诗词中的离别情。 离别之情,感人至深。       

  李白在黄鹤楼目送他的好朋友孟浩然乘舟远去时的伤感与寂寞,在“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中表现得淋漓尽致。滔滔东去的长江,是诗人无尽的伤感与思念,与挚友的离别,是怎样的一种悲伤与无奈呀!        

  骆宾王在《于易水送人》中写道:“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虽然这句诗未指明要送别的人物,也未直接描写离别时的心情,但我们仍能从中感受到彻骨的悲凉与锥心的思念。也正因为如此,这首诗成为了脍炙人口的离别诗佳作。       

  在唐宋两朝,描写离别的诗词大多数写的是朋友间的分离。在这些诗篇中,很多诗人喜欢用周围的景物渲染离别的气氛,而且经常提到柳树。如唐代王维《送元二使安西》中的“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宋代柳永《雨霖铃》中的“杨柳岸晓风残月”等。为何诗人们在离别时总喜欢写柳呢?这是因为“柳”与“留”是谐音。用柳这个意象,可以形象地表现出不想对方离开的心理活动。        

  除了表达不舍之情,古人送别时还会表达一些祝愿,例如祝福对方前程似锦,希望朋友保重身体等。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表达出王维劝友人珍惜眼前相聚的时光,过了今朝,恐怕以后再难相会;“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写出了王勃对友人的高度评价,远离分不开知己,只要同在四海之内,就是天涯海角也如同近邻一样;“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诗人王昌龄将自己对洛阳亲友的感情比作从澄澈见底的玉壶中捧出的一颗晶亮纯洁的冰心,以此来告慰友人。

  最新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