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失踪的“龙骨”
2020-07-28 09:13:52    《我们爱科学》
林晓歌
 
1.jpg
 
  20世纪初,有个传闻在北京西南周口店的采石工里传得沸沸扬扬,据说,在周口店的西边,有座埋着巨龙的龙骨山,山里有很多龙骨,那些龙骨是一种珍贵的药材,可以拿到药材铺去换钱。
 
01
洞穴里的惊世发现
 
  龙骨,不就是古生物化石吗?听到这个传闻后,考古学家坐不住了——如果传闻是真的,那龙骨山肯定是个非常有价值的考古遗址。
 
  果然,考古学家在龙骨山里收获颇丰,先是在1923年找到了两枚古人类牙齿化石,接着在1927年又找到了一枚保存极好的古人类臼齿。更令人惊喜的是,在1929年12月2日,我国考古学家裴文中在一个洞穴里发现了第一块古人类头盖骨化石,震惊了世界。
 
3.jpg
 
发掘出的人牙▲
 
  为什么这块古人类头盖骨化石会震惊世界呢?因为这个发现不仅确立了一个全新的古人类种属—中国猿人北京种(俗称“北京人”),还确认了直立人的存在,基本明确了人类进化的过程,为“从猿到人”的理论提供了有力证据。
 
4.jpg
 
“北京人”头盖骨(左)和现代人头盖骨(右)▲
 
02
战争下的秘密转移
 
  1935年,考古学家贾兰坡接替裴文中主持周口店的发掘工作。之后的两年里,考古队在龙骨山上又找到了四块“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以及大量史前石器和饰物。
 
  然而,好景不长。抗日战争爆发后,周口店的发掘工作被迫暂停了。研究人员担心这些珍贵的化石会被日本侵略者抢走,于是辗转多地,最后与美国达成协议:先把存放在北京协和医学院的化石秘密运送到美国,由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代为保管,等国内稳定了再还回来。
 
6.jpg
 
  1941年11月底,古人类学家胡承志把五件“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精心包裹好,分装到两个木箱中,紧急移送到位于北京的美国公使馆。按计划,这些化石会被伪装成行李,随美国海军陆战队一起搭乘火车到秦皇岛,然后在12月8日从秦皇岛登上“哈德逊总统”号班轮,前往美国。
 
  风云突变。就在“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登船的前一天清晨,日本偷袭美国的珍珠港,美国随即对日本宣战,太平洋战争爆发。侵华日军迅速占领了美国驻华机构,“哈德逊总统”号也被日军缴获,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都被俘虏了。
 
  藏在美国士兵行李箱中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从此下落不明。
 
03
日本侦探之死
 
  那些化石一定是落到日本人手里了。然而,日方的反应却出乎大家意料:他们也在寻找化石。
 
  日方先在报纸上声称化石在协和医学院被窃,似乎想表明日军并没有在秦皇岛发现化石。随后,他们又派侦探锭者繁晴负责搜寻工作,几乎所有参与周口店发掘工作的人员都受到日方的审问,却一无所获。1943年,没能完成使命的锭者繁晴在北京自杀。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我国作为战胜国,开始向日方追讨战争期间被抢走的文物,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便是“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然而,经过两年多的搜寻,调查人员还是没能在日本找到化石的下落。
 
8.jpg
 
北京协和医院旧址

04
美国军医的回忆
 
  这些珍贵的头盖骨化石究竟在哪里呢?
 
  1971年,一位关键人物出现了,他就是威廉·弗利。他曾经是美国海军陆战队随行军医,也是运送“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出境的负责人。
 
  弗利回忆说,当时化石曾经辗转到了驻天津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兵营。在他准备带着化石离开中国时,忽然被日军俘虏了,还被禁止离开天津。为了稳妥起见,他迅速将一部分化石寄存在天津的一家仓库和研究所里,另一部分则交给了他最信任的两位中国朋友。
 
10.jpg
 
裴文中拍摄的现场挖掘图
 
  听闻这个消息后,调查人员迅速询问了仓库和研究所的所有老职工,得到的结论是:没有人见过那位美国军医和“北京人”头盖骨化石。
 
  弗利所说的两位中国朋友也被找到。战后他们一人去了四川,一人去了上海,此后再无来往。专案组分别问询了两人,他们的叙述相当吻合:当年弗利确实托付给他们两个箱子,其中一个箱子里装的是医疗器械,另一个箱子里装的是私人衣物、古董瓷器和五百美元,绝对没有任何与化石相关的东西。
 
  这条线索断了,“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又没了消息。
 
05
老兵的临终遗言
 
11.png
 
位于北京市周口店龙骨山北京人遗址顶部的山顶洞▲
 
  1996年,事情似乎出现了转机——日本的一个老兵在临终前透露,是他亲手将那些头盖骨化石埋在了北京地下。根据这个老兵的回忆,日美开战后,“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很快就被日本截获,并继续保存在协和医学院,而他正是这些化石的守护人。在1942年的一个晚上,他把这些化石秘密埋藏在协和医学院正东2000米,一个有很多古树的地方。而且,他还在埋藏点临近的一棵古松树上割下了约1米长的树皮,作为标记。
 
13.jpg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日坛公园
 
14.jpg
 
现在的北京协和医学院
 
  这个消息令调查人员兴奋极了。他们立刻在协和医学院附近展开调查,发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日坛公园很有可能就是老兵所说的“协和医学院正东2000米”“有很多古树”的地方。令人兴奋的是,日坛公园的北边正好有一棵被刮过皮且痕迹老旧的古松树。
 
  调查人员立即对这棵古松树周围的地面进行探测,发现信号有异常。下面会藏有化石吗?1996年6月3日,兴奋又期待的考古人员对那个区域进行了发掘,下挖了近3米。遗憾的是,他们始终没有发现任何化石的踪迹——之前探测信号的异常可能是土壤里碳酸钙含量过多引起的。
 
  找到“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希望再次破灭。
 
06
静待国宝归来
 
17.jpg
 
裴文中抱着经石膏加固后包裹好的头骨准备运往北京
 
16.jpg
 
考古学家裴文中
 
  新中国成立后,暂停了12年的周口店考古发掘工作重新开始了。令人欣慰的是,1966年,又有一块相对完整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出土了,但遗憾始终压在人们心头—抗战时丢失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至今仍未找回。
 
  如今,老一辈的考古学家裴文中、贾兰坡已相继离世,他们被安葬在自己付出一生心血的龙骨山上,守望着这片50万年前“北京人”的家园,静静等待着国宝的归来。
 
19.jpg
 
古人类学家胡承志
 
18.jpg
 
贾兰坡在周口店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