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简的大堡礁笔记
2020-07-03 10:44:59    《我们爱科学》
李鸿鹏 小虎
2.jpg
 
  我叫阿简,是一条自由自在的黄刺尾鱼,整天和伙伴们在大海里东游西逛。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海龟爷爷,它可是个老寿星,已经200岁了。海龟爷爷背着大大的背甲,100条我这样的黄刺尾鱼躺上去都没问题。它看我无所事事的样子,就问我:“阿简啊,你喜欢自己的家乡吗?”
 
  “当然啦!”
 
  “可是,你了解自己的家乡吗?”
 
  “这个······”我有点糊涂了,海龟爷爷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呢?不过,我很快就想明白了:一条不了解自己家乡的鱼不是好鱼!所以,我决定马上开始行动,好好了解一番自己的家乡,并把自己的发现都记录下来。
 
我的家乡名叫大堡礁
 
3.jpg
 
  我的家乡是一个名叫“大堡礁”的地方,它离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海岸不远。来这里游玩的人,总是赞不绝口:“大堡礁果然是世界上最美、最大的珊(shān)瑚(hú)礁群!”
 
  没错,大堡礁的确很大,它长约2600千米,最宽处约160千米,面积将近35万平方千米,相当于7000万个足球场那么大呢!
 
  这里风浪少,海水清澈,水温适宜,食物充足,还有大大小小的洞穴可以藏身。在我看来,这里简直处处是天堂。喜欢这里的动物多着呢,居住在大堡礁的,有5000种软体动物,1800种鱼,30多种鲸和海豚,还有数不清的微小生物,至于过路的就更是多得数不清了。
 
  大堡礁的动物居民们,总是忙个不停,它们要做的事情多着呢,比如,就在我拿着小本子写写画画做记录的时候,就看见不远处的鹦(yīng)鹉(wǔ)鱼在岩石上磨(mó)牙,两只螃(páng)蟹(xiè)挥舞着大钳(qián)子为抢夺藏身之处而大打出手,海鳗(mán)悄悄地躲在礁石缝中等待猎物送上门来,水母舞动着曼(màn)妙的触手捕捉美食······
 
4.jpg
 
俯瞰大堡礁
 
5.jpg
 
大堡礁的美景
 
珊瑚虫建筑师贡献大
 
6.jpg
 
  这一天,天刚蒙蒙亮,我就从洞穴卧室中游了出来,开始继续观察记录我的家乡。真幸运,刚游出没多远,我就遇到了海龟爷爷,我正有个问题想问它呢:“大堡礁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当然不是!”海龟爷爷啃了一口海绵,然后慢条斯理地说,“大堡礁大约有2500万年的历史,它一直都在发展变化之中。建造大堡礁的建筑师,是数也数不清的珊瑚虫。”
 
  “珊瑚虫?”
 
  “没错!那是大约2500万年前,一大群珊瑚虫乘着洋流南下,最后在现在大堡礁的这个位置安了家。小小的珊瑚虫,虽然只有米粒大小,却很能干。它们从海水中吸收碳(tàn)酸钙(gài),变成石灰质外壳。老的珊瑚虫死后留下遗(yí)骸(hái),新的又继续繁(fán)衍(yǎn),它们的遗骸如树木一样不断变高变大,时间久了,就慢慢形成了珊瑚礁、珊瑚岛。”
 
  “珊瑚虫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我更好奇了。
 
  “你看左边,是不是有些‘树枝’?珊瑚虫就生活在这些‘树枝’的顶端,它们有时会缩进‘树枝’躲起来。等它们伸展出来,‘树枝’上就像长出很多小触(chù)手,那是珊瑚虫在捕食微小的浮游生物呢。珊瑚虫的小嘴巴就藏在它的触手当中,与嘴相连的是管状的空腔,用来消化和吸收食物。珊瑚虫的身体就这么简单。”
 
海藻的功劳也不小
 
7.jpg
 
  没想到,小小的珊瑚虫竟然这么了不起,我赶紧把海龟爷爷的话都记在本子上。
 
  突然,我听到肚子里传来咕噜咕噜的叫声,哦,该吃饭啦。旁边珊瑚礁上的海藻(zǎo)正合我的口味,一摆尾巴我便游了过去,用牙一点一点刮着海藻吃。嗯,味道真不错!
 
  吃着吃着,我忽然觉得自己应该记录一些有关海藻的事。要知道,在大堡礁,海藻的功劳可不小,很多动物都靠吃它们为生呢,比如我,还有海龟爷爷。
 
  海龟爷爷告诉我,大堡礁这里的藻类特别多,有仅由一个细胞构成的虫黄藻,有像长飘带一样的海带,有像一条条千足虫一样的褐(hè)藻······
 
  不同种类的海藻,喜欢的住处也同,有的住在珊瑚礁上,有的住在岩石上,有的住在贝壳上,有的住在其他海藻身上,有的干脆就在海水中漂浮着,还有的隐(yǐn)藏在动物身体里。
 
  听海龟爷爷说,它小时候见过一只巨蚌(bàng),足有几百千克重。它不像其他同类那样,靠过滤水中细菌和微生物为食,而是直接养了一些海藻。这些海藻附着在巨蚌的外壳内,形成长长的褐色的线,它们制造的营养,可以直接进入巨蚌的体内。为了让海藻多多制造营养,就得让它们多晒晒太阳,所以巨蚌经常冒着危险张开自己的壳。
 
  当然了,不是所有的海藻都那么招人喜欢。记得有一次我正和一条虾虎鱼结伴游玩时,它忽然急匆匆地跑掉了。后来,它才告诉我,它是跑去帮珊瑚虫清理海藻啦。那些珊瑚虫很讨厌漂到它们身边的海藻,就放出气味召唤虾虎鱼,让它帮忙清理掉讨厌的海藻。
 
8.jpg
 
不同形态的海藻
 
9.jpg
 
虫黄藻显微照片
 
吃饭姿态各不同
 
10.jpg
 
  大堡礁的动物居民很多,它们每天花费时间最多的事,就是吃饭。我开始记录自己的家乡以后,对这些动物居民开始格外留意起来。我发现,它们吃饭的姿(zī)态真是千奇百怪。
 
  比如鹦嘴鱼。这家伙长着鹦鹉嘴一样的嘴巴,它也因此而得名。鹦嘴鱼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用坚硬的门牙大啃特啃珊瑚礁上的藻类,当然,难免会啃进去一些珊瑚礁。别替它担心,鹦嘴鱼的喉部还有一套更坚硬的咽(yān)喉齿,可以用来研磨吞进去的珊瑚礁。当然,就算被磨碎了,珊瑚礁也没办法被消化吸收,等它们被排出来时,就变成了好看的珊瑚砂。
 
  棘冠海星的吃相更奇特,它们会把腹(fù)腔吐出来贴在珊瑚礁上,以便消化掉珊瑚。所以棘冠海星家族成员剧增时,是珊瑚礁最倒霉的时候,严重时,它们可以把整片珊瑚礁吃得干干净净。因此,棘冠海星还被评为大堡礁社区“最讨鱼厌的家伙”。
 
  像我这样的刺尾鱼,吃相倒是很斯文。我们都是素食者,最爱一点一点地啃吃藻类。粗皮鲷(diāo)、雀鲷、兰勃舵(duò)鱼、臭都鱼等,也和我有着相同的爱好。
 
11.jpg
 
鹦嘴鱼
 
12.jpg
 
大堡礁的美景
 
  知识小卡片
 
海底好搭档
 
13.jpg
 
  大堡礁社区生活着一种色彩艳丽的小鱼——小丑鱼,它们最喜欢和海葵做搭档。海葵会用触腕(wàn)上带毒液的刺细胞保护小丑鱼,小丑鱼则会为海葵提供方便食用的食物残渣(zhā)。
 
令鱼恐惧的用毒高手
 
14.jpg
 
  来大堡礁游玩的人,都觉得大堡礁一片安宁,非常美。其实,我的家乡可不像人们看起来的那么安宁。对于我这样的小鱼来说,危险更是无处不在。可怕的蓝环章鱼就是我最大的敌人之一。
 
  蓝环章鱼总喜欢闪着蓝色的亮斑,在珊瑚礁间穿梭(suō),看起来很悠闲很可爱,可我知道,它有毒,而且很凶狠。就在它8只腕足的会合处,具有毒性很强的毒素。这种毒素是由章鱼唾液腺(xiàn)内的细菌制造出来的。
 
  蓝环章鱼常常悄悄藏起来,一旦有猎物靠近,便毫不客气地猛扑过去,用腕足缠(chán)住猎物,把它拉到嘴边。猎物一旦被咬住,就会被注入毒素!可怜的家伙,很快就动弹不得,成了蓝环章鱼的美餐(cān)。
 
  当然,蓝环章鱼也不是无敌的,海龟爷爷告诉过我,蓝环章鱼有个天敌是长着尖利牙齿、身体细长的海鳗。海鳗喜欢潜(qián)伏在猎物喜欢经过的地方,耐心等待······通常,它不会等很久就会伏击到猎物。我们黄刺尾鱼也是它喜爱的猎物,我的一些兄弟姐妹,就是被海鳗吃掉的,呜呜呜呜······
 
  总而言之,在大堡礁这里,没有永远的胜利者,每一种动物都必须小心再小心,否则后果不堪(kān)设想啊!
 
大堡礁中大顶级猎手
 
15.jpg
 
  说起大堡礁社区的厉害角色,真是说上两天两夜也说不完。不过,要说最令我们这些小不点恐惧的,还是鲨鱼,尤其是可怕的大白鲨。就连历尽风险活了200年的海龟爷爷,也险些被鲨鱼咬死呢。这是海龟爷爷有一次在路上碰到我的时候,讲给我听的。
 
  那天,我正在赶路,要去参加一个家族成员的婚礼。路上,刚好碰到了海龟爷爷。它知道我要游上很长一段路才能赶到婚礼现场,就语重心长地叮嘱(zhǔ)我:“一定要小心虎鲨和大白鲨!它们是大堡礁最顶级的猎食者,各种各样的鱼、海狮、海豹,甚至鲸都会成为它们的猎物。要是被它们盯上了,你的小命可就保不住了!”说着,海龟爷爷向我展示了它的后腿,
 
  好了,我的大堡礁笔记暂(zàn)时就写到这里,以后,我还会继续记录发生在大堡礁的故事,有机会继续讲给大家听哦。
 
16.jpg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