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嘟嘟的伤心事
2018-08-08 14:23:56    动物大世界
  
  薄荷糖 文 小雒 画
  
  “小鹉,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周一的早上,我是被台长的电话叫醒的。当我气喘吁吁地赶到台里时,已经迟到了二十分钟。透过台长办公室的玻璃窗,我看到台长正对着一本书,一会儿嘟嘴儿,一会儿吐舌头,一会儿张着大嘴,不时变换着表情。
  
  见我进来,忙把书藏到抽屉里。
  
  “你快去澳大利亚采访个明星。”猩猩台长微笑着对我说。我迟到了二十分钟,它不仅没有对我发脾气,还对着我微笑!台长的心情今天怎么这么好?
  
  “是袋鼠吗?”听到澳大利亚,我脑海里立刻浮现出那位拳击高手。
  
  “袋鼠早就过时了。再说了,那么暴力的拳击手我可不喜欢。”
  
  “那是要我去采访考拉?”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长相呆萌的树袋熊。
  
  “考拉也过时了。我说的这位大明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快乐嘟嘟’。”
  
  快乐嘟嘟是一只短尾矮袋鼠。短尾矮袋鼠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快乐的种类。它们的脸上总是挂着令人难以抗拒的笑容——吃饭时笑,走路时笑,就连睡觉都在笑。而“快乐嘟嘟”则是短尾矮袋鼠家族的明星。它不仅拍电影、电视剧,还出书,可谓是“鼠”气冲天。
  
  “它为什么总是那么开心快乐呢?
  
  你这次去,一定要把它开心快乐的秘诀问出来。”台长说。
  
  其实,我也很想知道“快乐嘟嘟”开心快乐的秘密。所以,根本就不用台长催促,我收拾妥当立马飞去澳大利亚罗的特尼斯岛。
  
  一来到岛上,我就发现,整个岛似乎被“快乐嘟嘟”包围了。商场的大屏幕上播放着嘟嘟的电影,高楼上垂挂着快乐嘟嘟的巨幅写真。
  
  我来到一家杂货店,一眼看到门前的货架上有一本《萌萌哒自拍36计》,封面上的“快乐嘟嘟”正对着我笑。它那胖嘟嘟的小脸,让人忍不住想去捏捏——圆圆的小耳朵,光秃秃的小鼻子,看上去就那么萌;满脸的笑意,让人看了也忍不住嘴角上扬,露出微笑。
  
  “来一本吗?这可是快乐嘟嘟最新出版的。”杂货店的老板对我说。
  
  书中的“快乐嘟嘟”示范着自拍的各种表情——有吐舌头的,有眯眼笑的,有张大嘴笑的,有笑不露齿的,果真很萌。我一下子想起了早上猩猩台长的举动。
  
  “这位小哥,如果不买别把书弄破了。”见我没有要买的意思,杂货店老板白了我一眼。我这才认出它就是当年红极一时的“拳王”袋鼠先生,没想到它开起了杂货店。
  
  “唉,现在的生意不好做呀!人气都被快乐嘟嘟抢走了。”袋鼠先生抱怨道。
  
  “您知道它住在哪里吗?”我指着封面问。
  
  “它住在快乐小区,和考拉太太家相隔一片桉树林。到了桉树林,你寻着吵闹声就能找到它了。”
  
  考拉太太以往也算是大明星,可如今,它的门前静悄悄的。桉树林的另一头则时不时传来吵闹之声。我飞过桉树林,笑声如热浪般扑面而来。
  
  不愧是快乐小区,这里真是热闹。我在人群中一眼便看到了快乐嘟嘟,它正忙着招呼同伴与游客们拍照。
  
  “乔治,你去和那个帅哥拍照!”
  
  “尼娜,你去和那个美女拍合影。”
  
  “喂,那位游客,你可以和我们拍照,但不可以对我们动手动脚。”
  
  这些短尾矮袋鼠十分友善,它们忙前跑后地和兴奋尖叫的游客合影拍照。
  
  终于等到游客走光,嘟嘟才接受了我的采访。
  
  “这里真热啊!我恨不得把羽毛都脱了!难道你们不觉得热?”我一边展开翅膀散热,一边问嘟嘟。
  
  “这点热小意思!我们虽然身穿毛皮大衣,但我们自身的体温调节能力,能够轻松应对44℃的高温。” 它一边说一边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虽然脸上依然挂着标志性的微笑,但看得出它其实十分疲惫。
  
  “其实,热一点儿还没什么。但让我们这些习惯夜间活动的动物,白天出来工作,还真有点不太习惯。唉,为了生存,我们只能这样。”我听出它语气中的无奈和忧伤。
  
  它不是世界上最快乐开心的动物吗?怎么会忧伤呢?我仔细端详它的脸,发现它似乎比照片上胖了一些。
  
  “不是胖,是肿了。”听我说它胖了,它忙解释道。
  
  “肿了?”我一时没理解它的意思。
  
  “嗯,我的脸肿了。”嘟嘟忧郁地用手捂住了脸。
  
  “怎么回事?”我好奇地问。
  
  “前天我和游客拍照,游客给我了一个软软甜甜的东西,好像那东西叫三明治。我吃了之后,有碎屑卡在了牙缝里,牙龈就发炎了,然后脸就肿了。”
  
  嘟嘟一边解释一边将我带到了它的小庄园——桉树林边的灌木丛里。刚到家,隔壁邻居短尾矮袋鼠夫妇就蹦蹦跳跳地来串门了。
  
  “亲爱的嘟嘟,我们能在你的庄园里住几天吗?”邻居先生问。
  
  “没问题,你们来住吧。愿意住几天就住几天,想吃啥吃啥,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嘟嘟爽快地答应了。
  
  这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据我所知,大多数动物的领土观极强,外来同类根本就不允许踏入自己的地盘。没想到短尾矮袋鼠对自己的同类如此友善。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说完,邻居太太就吃起嘟嘟家庄园里的薄荷叶来,一边吃还一边像牛那样反刍。
  
  “妈咪,我在袋子里找到一枚薄荷叶。”忽然,邻居太太的肚子下面露出一个小脑袋!我这才发现,它的腹部有一个类似袋鼠一样的育儿袋。小宝宝手里举着一枚碧绿的叶子,笑得很开心。我这才想起短尾矮袋鼠也是有袋类动物。
  
  “你和袋鼠、考拉是亲戚吧?”我问嘟嘟。
  
  “嗯,我们都是有袋类一族。”嘟嘟回答道。
  
  “你现在比它们的名气可大多了。”我恭维道。
  
  “唉,如果可以,我宁愿自己没有出名。”这是快乐嘟嘟在我面前的第二次叹气了。
  
  “大家认为我们是世界上最快乐的动物。可事实上,我们并不快乐。你们只看到了我的笑容,却没有看到我内心的忧伤。”嘟嘟又叹了口气。
  
  “啊?为什么?”我不解地问。
  
  “你试想一下,如果,你本来是夜间活动、白天睡觉的
  
  ‘夜猫子’,可为了生计,你要改成白天活动、夜间休息,
  
  你会快乐吗?”嘟嘟反问道。
  
  我摇摇头。
  
  “因为人类的打扰,你的栖息地越来越小,食物也越来越少。为了生存,你只能像浣熊、老鼠一样,到人类居住的地方,偷吃垃圾里的食物。这样,你还会快乐开心吗?”嘟嘟又问道。
  
  我摇摇头。
  
  “本来你是吃薄荷叶、青草的,但现在却要吃人类的食物,从而导致你牙龈发炎,疼痛不已,你会快乐吗?”我再次摇摇头。
  
  “最重要的一点,微笑本来是上天送给你的礼物,但如今却成了你的一种谋生手段。为了换取吃的,你不得不与并不喜欢的人合影,你还会开心快乐吗?”不等我摇头,嘟嘟接着道,“所以说,我很不快乐!我觉得自己就像马戏团里的小丑,脸上戴着微笑的面具,其实内心有无限的忧伤。”
  
  没想到快乐嘟嘟竟然有这么多的忧伤。我不知该如何安慰它,只能静静地听它诉说。
  
  “我多么怀念以前的生活啊!可以白天安心地睡觉,可以在月光下的灌木丛中尽情地奔跑、玩耍;可以畅快地吃新鲜的青草、薄荷叶;可以快乐开心地结婚生子……而现在,一切都变了!而且,我们家族成员的数量也越来越少。我不知道,我们还能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多久……”嘟嘟说着说着,竟然“呜呜呜”地哭起来。
  
  一想到拥有这么可爱笑容的短尾矮袋鼠将会在这个地球上消失,我忽然感觉无比悲伤。我采访不下去了,陪着嘟嘟一起掉眼泪。这是我在采访对象面前第一次失态。
  
  唉,好了,今天的播报就到这里吧!下次播报再见。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