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金丝猴
2018-06-06 08:55:43    中少总社阅读魔方 人参与
  彩云之南的西北,云岭峭拔入云,江河宛若苍龙;在金沙江和澜沧江之间的莽莽原始冷杉林中,有着最像人类的的灵长类动物——滇金丝猴。它们长臂舒卷,弹跳荡飞,倏忽如林间哨风,飘渺似山巅幻云!
  滇金丝猴,灵长类中唯一一种红唇的猴子!它非常像人,粉红的面庞光滑洁润没有毛发。无论谁第一眼看到滇金丝猴的照片都会情不自禁地惊叹,不仅是它的红唇,还有它清澈的眼眸,安详澄净如深潭静波。而它复杂而富有传奇色彩的身世,跌宕起伏、一波三折的命运让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扼腕叹息!
  20世纪80年代昆明动物研究所先后有20多人经历千辛万苦,走访考察了大理剑川、云龙、丽江、兰坪,直至德钦维西、中旬,西藏的芒康等数十个县,足迹遍及云岭的龙马山、老君山、白马雪山2万多平方千米的高山峡谷。从南到北所有滇金丝猴的栖息地都处在金沙江(东)和澜沧江(西)之间的云岭山脉中,并且大多是栖息在3800~4200米的冷杉林中,是世界上栖息海拔最高的灵长类动物。
 
  白马雪山的滇金丝猴活动在海拔4000米左右的冷杉林里,就是在冬天积雪期间也不向下做垂直的迁移,依然活动在森林上限,全年几乎都以松萝——一种树挂地衣为主要食物,是世界上栖居最高的灵长类。
 
  在温带亚高山极端的生态环境下,滇金丝猴选择了地衣作为食物,成为地球上灵长类中绝无仅有的纯粹“食地衣者”。它们取食松萝的时间占全部取食时间的90%左右。雄性滇金丝猴因为身体比雌性滇金丝猴大得多,所以取食松萝的时间也要比它们长得多。而且滇金丝猴对生境破碎有一定的适应能力,因为在开阔地带也有相当数量的粪便分布。研究者经常是一连几个月跋涉于莽莽的冷杉林中也见不到滇金丝猴的踪影,大多时候是靠洒落在地面的粪便来判断滇金丝猴的活动地点和活动范围。
 
  滇金丝猴各猴群之间几乎没有任何交流,“与世隔绝”静悄悄地生存于自己的领地。这倒不是因为滇金丝猴天生就是孤僻的动物,群与群之间老死不相往来,而是因为人类大面积地砍伐森林阻断了猴群之间彼此联络的通道。它们各自残存于孤立的“森林岛”上,失去了基因交流的机会,整个滇金丝猴种群的前景变得十分不妙。
 
滇金丝猴
5.jpg
  1995年,滇金丝猴的地理分布和种群数量的科研调查结果公布。滇金丝猴恶劣的生存环境、屡被围捕猎杀的惨剧如沉浮的冰山浮现在世人面前。全中国,甚至全世界都为之震惊,每一个与滇金丝猴相关的人——科学家、摄影师、保护区工作人员……为之忧心如焚!
 
  在白马雪山北段的德钦和芒康,滇金丝猴栖息在海拔3800~4200米的冷杉林中,偶尔也会到4200米以上的高山草甸和流石滩上活动,滇金丝猴的食物几乎全部是松萝。虽然都是处在同一个山脉,白马雪山南端维西的滇金丝猴栖息在2800~3200米的针阔混交林和冷杉林中,一年之中更多的时间是在海拔2800米左右的针阔混交林活动觅食,取食的植物非常丰富,尤其在春天和夏天,滇金丝猴的食物有几十种之多,包括各种菌类、虫蛹、蕨类、植物的嫩叶浆果以及草芽、竹笋等等。跟川金丝猴一样,它们只是在冬天食物匮乏之即才采食地衣。科研考察证实了科学家的猜测:在生境好的情况下,滇金丝猴并不是纯粹的“食地衣者”。生活在白马雪山北段高海拔的滇金丝猴只吃松萝也是环境逼迫,因为在高寒针叶林里只有松萝是最容易获得的食物。
  2000年,响谷箐成了举世闻名的滇金丝猴国家森林公园,世界各地的人都来深山观赏滇金丝猴了,为此丽江到中旬的国道从塔城乡响谷箐通过。黑色的水泥路,往北通往香格里拉县,往南通往丽江。
 
  坐落在白马雪山的北面的响古箐,是一个僳僳族聚居的深山村落,总共不到40户人家,沿着山路由下而上依次为下村、中村,在山路的尽头,海拔2600米,是上村的16户人家,也是当地人居的最上限。滇金丝猴不仅为响谷箐的居民铺垫了一条通向城市的国道,为村民打开了一扇了解外面世界的窗户,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傈僳族原住民的生活方式,原来种地、打猎的傈僳族原住民现在成了“放猴人”。
 
  在萨马阁林区东南角不到100平方千米的地方,滇金丝猴的数量占到整个种群数量的四分之一以上,响谷箐一群600多只,格花箐一群400多只。它们中间隔着一片砍过的林子——过去许多年大量的商业采伐几乎都是在暗针叶林内,与响谷箐、格花箐的猴群也有高山牧场、高山村寨和采矿点隔离。滇金丝猴生境丧失和破碎,成为残存的滇金丝猴群之间基因交流的障碍。因此在这里迁移高山村寨、植树造林、拓宽滇金丝猴的栖息地和恢复滇金丝猴的生境走廊尤为迫切!

最新评论

  • 验证码: